2021年11月29日 (星期一)
POSTECH从下个月开始实施“游戏关机制”引发争议
상태바
POSTECH从下个月开始实施“游戏关机制”引发争议
  • 来源:《中央SUNDAY》
  • 上传 2015.02.09 17:31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POSTECH(前浦项工大)从下个月1日开始在校内居住地区实施“游戏深夜关机制”(shutdown),计划对宿舍、研究生院公寓、研究员宿舍每天从凌晨2点到7点切断五个小时游戏网络连接。大学方面最近将学费通知书和包含这一内容的公文寄到学生家里。  

学生得知校方要实施“深夜关机制”是在上个月22日,当天,总学生会在POSTECH网络信息系统“povis”的自由布告栏上公布了学校的这一通知。现在布告栏上陆续上传了学生反对“深夜关机制”的帖子。以青少年为对象的“深夜关机制”是否适用于成年学生,是否连在科学教育现场也将游戏视为有害行为等引起争议。总学生会也进行了积极应对。

“要保障室友的睡眠权”

学校方面在去年11月初通过校刊公开居住地区的网络游戏使用现况后,同年12月首次通报实施“深夜关机制”。POSTECH信息技术支援组统计了之前9月一个月网络游戏使用的流量(traffic),还对占到所有游戏流量65%以上的“英雄联盟(LOL)”使用时间较多的10位用户的使用状况进行了分析。他们的日均使用时间为6小时42分,玩游戏时间最长的用户使用时间为11小时24分。校方表示,一个月19天,222个小时玩儿游戏,这是严重沉迷于游戏行为。

学校不到一个月就提出纠正方案,趁放假通报实施。一开始提出的链接切断时间是从晚上11点开始到第二天晚上9点,每天22个小时。但因学生反对非常激烈,切断时间缩减为五个小时。即便如此,学生还是要求废除制度。POSTECH总学生会长李元钟(音)表示“国家针对青少年实施的‘深夜关机制’现在也引起实效性争议,现在培养理工界国际人才的POSTECH没必要学习这种失败的政策”。

校方对实施“游戏深夜关机制”提出三个理由。即,“随着过于沉迷游戏而来的学业和生活问题”、“凌晨时间段玩游戏妨碍室友睡眠”、“将作为学校公用资产的数据流量用于消耗性游戏”。POSTECH学术信息处表示“现在是试行,之后还可修改,因此现在不太适合发言”,未表达具体的态度。  

但可以通过上个月28日学术信息处长(电脑工程系)金大振(音)等负责人和学生代表举行的会议确认校方立场。据通过“povis”公开的回忆录称,金处长表示“我认为,(深夜关机制)不是限制学生的政策,而是保护学生的政策”。“如果在家通宵玩儿游戏,父母会不管吗?谁保护住宿学生?”他还表示“有数据显示,有的学生每天玩游戏超过十个小时,非常过分”,“指导学生中有三人因未取得学分被退学,其中两人主要是因为过度沉迷于游戏”。校方还表示,有学生在布告栏上传 “甚至有杀掉凌晨玩游戏的室友冲动”的帖子也包含在制定该规定的原因中。

“工大生,阻止也没用”

在2月2日召开的紧急全体学生代表大会上,全体一致通过反对该规定,声称“深夜关机制”违反了自律权,而且决策过程也是单方面的。学生表示,要考虑到POSTECH全校学生都住宿舍的特殊情况。因为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学校,所以宿舍就像是家,在宿舍限制私人生活侵害了基本权利。部分学生还主张要向国家人权委员会申诉。教授主张“既然过宿舍生活,那么学校也要偶尔起到父母的作用”和学生主张“成年人要自己负责”的意见分歧是冲突最大的部分。

此外学生还将非民主的决定过程视为问题。在校方主张的“学生在政策制定时不是伙伴”,“这是信念,不能撤除”发言公开后,认为这是无视学生意见的舆论迅速扩散。在紧急全体学生代表大会上也指出“学生是学校的成员,竟然不被视为一起商议的对象”。硕博连读第九学期学生A某主张“学校拘泥于教授-学生的结构,将已是成人的学生当成孩子”。

此外,制度的实效性也成为讨论的焦点,这无法从根本上解决学生过于沉迷于游戏的问题。因为“深夜关机制”只限制网络游戏,但这种制度只局限于线上游戏,很多线下游戏可以自由玩,只要有心被拦截的网络都是可以破解的。实际上,在网络环境还不太好的20世纪90年代,POSTECH学生直接在宿舍房间铺设LAN线玩儿星际争霸(StarCraft)。校方自然也知道此事。由此,学生表示“学校似乎不打算拯救痴迷于游戏的学生”。

还有人指出理工特色大学POSTECH不应称游戏是“消耗性”活动。去年10月,在POSTECH还举办了“2014年韩国游戏Jam”大赛。作为POSTECH创意IT融合工程系的融合人才教育的一环,这是学校举行的游戏创作大赛。在学校批准的校内社团中也有“G-POS”游戏制作社团。总学生会长李元钟主张称“游戏制作得好会颁奖,但学校却通过‘深夜关机制度’限制游戏”,“这助长了对游戏的消极认识”。

学生表示“如果想要防止公用财产数据流量用于消耗性活动,比起游戏更应阻止P2P网站或流式服务(streaming)”。

此外,总学生会提出了解决侵害室友睡眠权问题的方案。为减少因游戏、吸烟、生活方式差异带来的矛盾,允许在学期中换房间。而且还对部分过于沉迷游戏的学生提出通过校内商谈中心的项目培养自制力等方案。但校方主张强制实施规定,并同时实施学生提案,六个月后看结果如何。  

现在学生正式开始应对。在紧急大委员会中对于是否要制作大字报、开展签名运动、示威和表演等进行投票,并已经通过。POSTECH全部本科生只有1400多人,学生人数少,学业负担重,几乎没有团体行动。李元钟总学生会长表示“学生要求进行强硬应对的呼声很高”,“我们要为废除‘深夜关机制’继续努力”。

KAIST也曾限制一段时间后废除

此次并不是大学首次限制游戏的争议。在2000年初,在首尔大上学的某KAIST(韩国科学技术院)教授表示“我上学时,星际争霸非常火爆,我经常在学校电脑房和研究室玩游戏”,“虽然在学校不允许链接游戏网络,但我们都想方设法穿破阻碍连接上”。但在作为生活空间的宿舍里设立特别规定的学校则基本上没有。忠南大学和岭南大学则曾为防止流量增加带来的网速过慢甚至断开连接等现象,曾切断P2P网络。  

KAIST也曾像POSTECH这样引起争议。作为理工领域竞争对手的两所大学,共同点是全体住宿舍。虽然现在没有限制,但KAIST也曾几度研究、推进、撤除“深夜关机制”,2009年还曾亲自制定规定。从凌晨2点到7点切断魔兽争霸(Warcraft)3和天堂(Lineage)等游戏。主要理由是“学生因游戏中毒,学业严重受影响,不应将用国民税金建设的校内网络基础设施用于玩游戏”。这时也不断有人反对称“不只是限制游戏中毒的学生,还限制全体学生,这侵害了人权”,“这不符合学校打造文化技术研究生院的宗旨”。

此外还有一个让当时KAIST和现在POSTECH的学生感到惋惜之处。即,学校要认真思考为何学生要用游戏来缓解压力。学生声称校方要理解学校位置和学业特性上闲暇活动受限较多这一现实状况。KAIST的一位教授表示“两所大学的学生都在学业负担较重和受限制的空间生活,比较容易的业余活动就是游戏”,“为解决学生沉迷游戏这一问题,学校要支持开展其他闲暇活动”。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