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益于中国资金和地下经济 朝鲜连续三年呈正增长
상태바
得益于中国资金和地下经济 朝鲜连续三年呈正增长
  • 高寿锡 《中央日报》统一文化研究所研究委员
  • 上传 2014.12.23 09:10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在金正恩执政后的过去三年间,平壤大同江周边迅速进驻了许多公寓。照片为2014年大同江周边,小照片是2003年的情景。(照片来源于《劳动新闻》)

“时隔四年之后参观平壤市内,发现竖起了不少公寓。这些公寓在我眼中就是钱,觉得现在就是开始事业的最佳时期。”

今年10月中旬从平壤回来的华侨企业家李长江(67岁)甚至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最近只是听说了朝鲜的变化,但亲自去平壤确认后真是难以置信。他做床等家具生意,连续13年都在跟朝鲜负责人联系。他自信地预测称“我认为平壤公寓就是市场。而且有能力住这种公寓的人一般都有些收入,他们也许会需要床等高级家具”。

在平壤的部分党干部和富裕层之间,从几年前就开始出现通过公寓来炫耀权势的风潮。在公寓里布置人造大理石、原木地板、双重窗框和高级窗帘等室内装饰的现象开始流行起来。受此影响,各机关和工厂建筑部门为赚钱而争相进驻室内装饰业。而且平壤市内住宅室内装饰需求剧增,中国企业为进军平壤还进行了现场调查。他说“在平壤见到的朝鲜企业家,他们的脑海里钱就是所有价值的基准”。

朝鲜在2006年第一轮核试验之后一直呈现负增长,但从2011年开始呈现正增长(韩国央行资料)。国防委员会第一委员长金正恩2011年12月17日从父亲金正日去世后继位一直延续着这种基调。

核试验以后虽遭受联合国制裁,但景气还算不错

由此,朝鲜经济逐渐复苏。虽然核试验以后被强化的联合国制裁还未解开,但朝鲜的经济没有想象的那么糟。对朝消息灵通人士和朝鲜经济专家一致认为,外部有中国的资金进来,内部有非正式经济扩大,由此引领着经济正增长。

中国资金分正式和非正式两个渠道涌入朝鲜。发展成为G2(两国集团)的中国,其经济发展迅速,还会从朝鲜进口自己不足的地下资源。朝鲜去年包括地下资源在内向中国出口了29亿美元,进口了36亿原油和机械类(KOTRA《2013年朝鲜对外贸易动向》)。仅从这一数字来看,朝鲜对华贸易是赔本的生意。而结论是,未反映到统计上的非正式中国资金也对发展朝鲜经济做出了贡献。中国从去年开始就进行了反腐斗争,这样有些需要隐藏的非法资金就流入了朝鲜。

朝鲜当局者违背给对朝实业家的承诺,还引起了不满。但朝鲜被切断与外部的金融交易,很难追踪资金,这样一来就非常适合隐藏秘密资金。一位对朝消息灵通人士透露,“当中国政府不同于过去,对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等重量级人物因涉嫌受贿进行调查的消息一经传开,中国资金就逐渐流向朝鲜”。他自信地说道“这些是与中国权力层勾结或躲避反腐斗争向朝鲜投资的钱,大部分都以对朝投资的名义进入朝鲜”。据悉,中国朝鲜族同胞和华侨商人最近正向平壤的新住宅园区和豪华公寓投入大笔资金,这对朝鲜来说就是“天降财运”。

金正恩执政以后,非正式部门开始活跃

金正恩执政的三年间,朝鲜非正式经济开始逐渐活跃。市场的部分允许和限制性的经济改革措施给朝鲜经济注入了活力。非正式经济是指以现金进行交易,不向国家上报的一种地下经济。具有代表性的就是开垦宅旁地和梯田以及集市等。朝鲜国民现在为生活努力工作和做生意。随着“苦难的行军”(1995~1997)以后配给网崩溃,朝鲜国民明白了只能相信自己,要自力更生。除合作农场以外,还开垦个人用小规模宅旁地和梯田等,以此来增加个人收入。随着过去三年形成了流通市场,资金开始周转,经济逐渐复苏。公安机关-国家安全保卫部和人民保安部偶尔也会管制逐渐扩大的集市,但并不能消除集市,因为从集市上流入的贿赂对他们来说是一大收入来源。

朝鲜当局批准了400多个集市并收取“场地费(柜台使用费)”,大约为300~500朝元(一公斤大米=2000朝元)。统一研究院研究委员金昔珍说“朝鲜部分允许集市等非正式经济,以在那里收取的税金来填补不足的国家财政”。而且朝鲜将国营企业的部分区域租给个体户并收取使用费。随着场费和国营企业租赁费成为正式经济,国家的经济状况开始逐渐好转。

这里值得注意的是手机的供给。手机让朝鲜居民可以互通信息,成为发展流通业的导火索。流通业的发展最终推进了集市的发展。据韩统一部推算,截至2014年,朝鲜的手机增加到240万部左右。金研究委员分析称“随着朝鲜也开始关注流通、运输和饮食住宿业等服务领域,生活水平开始逐渐提高”。庆南大学教授林乙出(音)展望称“明年可能会通过对其间一直试行的各种经济改变措施(‘6·28’和‘5·30’等措施)的评价和补充,将以此作为经济方针推出或将实际执行时需要的措施法制化并公式化”。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