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1月31日 (周二)
韩国国家举重队涉嫌性骚扰,教练称“只是按摩目的的治疗”造选手反驳
상태바
韩国国家举重队涉嫌性骚扰,教练称“只是按摩目的的治疗”造选手反驳
  • 金智汉(音) 记者
  • 上传 2013.08.02 15:49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对女子举重的黑马A某(18岁)进行性骚扰的事件爆出后,大韩举重联盟对此事的不成熟反应引起了人们的争议。

涉嫌对国家举重代表队选手A某进行性骚扰的举重队教练吴承佑8月1日在首尔芳荑洞奥林匹克酒店举行记者招待会,表示“A受伤了,需要按摩,当时其他教练都不在,我只是出于治疗的目的帮她按摩而已,我不觉得这样的行为有什么羞愧,但如果选手为此感到羞耻,那么我承认自己有做错的地方,并明确表示道歉”。

此前,A某称“吴教练以按摩为由趁机进行性骚扰,摸我的臀部和耻骨,还撑开了我的双腿,让我深感羞耻”,于7月23日向大韩举重联盟讲述了事情的经过。

举重联盟在收到陈情书的8天后,直到该事件被媒体披露,才成立调查委员会,而且调查委员会由只有5名男性组成,没有女性成员。

吴教练表示,在7月31日媒体发出报道时,自己曾试图打电话给A某道歉。吴教练说“自己在电话中说‘如果(对性骚扰)存在误会,就应该早说嘛’,A回答说‘没想到事情闹得这么大,感到很抱歉’”。但是有人指出,在性骚扰嫌疑发生后,处于优势地位的施害者主动联系处于弱势地位的被害者,这一行为本身就存在问题。

举重联盟正在观察舆论反应。举重联盟的相关人士坦言“大韩体育会选手权益保护组正在制定相关的性暴力手册。联盟内部确实没能深刻认识到性暴力问题,也没有相关的规定”。代表队的选手们没有受到预防性暴力教育的事实也被披露了出来。大韩体育会表示“将先等待举重联盟的调查情况,再做决定”。

另一方面,被害者A选手在吴教练的记者招待会结束后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他说的话一点都不可信”,并对吴教练的话进行了逐条反驳。下面是通话内容。

-听说您的母亲很受打击,是吗?

“母亲正在住院,医生说可能大脑血管会破裂,我们正在等结果。”

-昨天(7月31日)您和吴教练通话了,是吗?

“刚开始因为害怕没接电话,但记者建议我打电话看看,我就打了。教练说在电话里和我聊得很好,并让我好好照顾母亲,但事实上,我从来没那样说过,只是他问什么,我说‘是,是’而已,后来我想挂断电话,于是就说‘教练,我得去照顾妈妈了’,但是他不管我在说什么,就不停说自己的话,说‘在泰陵见’,后来才挂了电话。”

-您写陈情书的动机是什么?

“我觉得不能再让其他选手受到这种伤害,于是把吴教练给我做按摩的事情告诉了其他教练,他们说‘xx啊,那不是按摩,以后再要给你做的话,你就别再答应了’。但是第二天,吴教练又走过来搭着我的肩膀说‘我给你做的按摩好吗?想不想再做’?我说‘不用了’,从那天开始我就觉得别扭了。(哭腔)”

-吴教练做的按摩是举重选手们通常做的按摩吗?

“训练师们从来没有给我们做过那种按摩。”

-吴教练在记者会上的说法,有没有您难以理解的部分?

“吴教练还说平时和我互发短信,相处和睦,并公开了短信,但那只是选手向教练进行的例行报告而已。上周五发的短信是群发的,在杨口发的短信中有‘呵呵’字样,也只是在报告时出于礼貌才写的。”

-您希望这件事怎么解决?

“希望把吴教练开除,希望我可以舒舒服服地运动,也希望在其他选手身上不要再发生类似的事情。”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