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5月17日 (星期一)
敌军墓地和梵鱼寺
상태바
敌军墓地和梵鱼寺
  • 刘尚哲 中国专门记者
  • 上传 2013.07.24 08:24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不久前,笔者来到了敌军墓地。这里安葬着367具中国军人遗骸,因朴槿惠总统上个月访华时向中国表示了送还之意而备受关注。该墓地埋葬着在韩国战争中战死的朝鲜军人和中国军人遗骸,官方名称为“朝军·中国军墓地”。

墓地并不远,位于京畿道坡州市积城面沓谷里山55号。难道是怀念人们的脚步吗?墓地就在37号国道边上。在分为1号陵区和2号陵区的小片土地上,蔬菜受雨水的滋润长势喜人,与普通田园的风景没什么不同。

但好像是哪个部队在进行训练,从远处传来大炮的声音,这让人感觉前线并不遥远。当笔者走到中国军人遗骸所在的2号陵区时,一个白花环映入眼帘。这个花环就放在在江原道春川市西面发现的294号无名中国军人墓前。

本月中旬,三位中国军人出身,曾参加韩国战争的中国老人受韩中文化协会邀请首次来韩参拜该墓地,这或许是他们放下的。他们焚香献花,表示“韩国战争是不该爆发的战争”。

可以感觉到,这与中国部分人士将韩国战争称为“正义之战”的态度有很大差异。在报道他们访韩消息的本报中文网站新闻上,有中国人跟帖称“太感谢了”。

上周,由韩国国际交流财团和中国人民外交学会共同主办的第18届韩中未来论坛在首尔举行。研讨会结束后,中国代表团10多人专门抽出一天时间访问了釜山梵鱼寺。

很好奇他们为什么会去韩国寺庙,而且还是梵鱼寺。中国代表团只是表示“交流而已”。他们解释称,这样中国可以提高对韩国佛教的理解,而梵鱼寺也可以通过与中国代表团的交流更了解中国。

但笔者却想起了因西藏分裂独立问题而与中国政府产生摩擦的达赖喇嘛。因为三年前在日本召开的达赖喇嘛和韩国佛教信徒的会见中,梵鱼寺曾起到过一定作用。中国可能判断认为,互相沟通比不沟通要好。

韩中文化协会邀请在韩国战争时曾扛着枪跋涉到坡州的中国老兵到敌军墓地,以及参加韩中未来论坛的中国代表团集体访问梵鱼寺,这两件事里贯穿着一个趋势。

那就是开展公共外交。公共外交就是利用魅力和文化等软实力收买对方国家的民心,最终影响该国对外政策的外交。这与基于真实但也会加入谎言的宣传(propaganda)有所区别。

本月初,韩国外交部邀请了中国10位权威微博博主。如果考虑到在中国与其互粉人士多达9000万人,就可以推测出他们对中国民心的影响力。并且从7月22日开始,中国具有代表性的公共外交机构领导正在韩访问。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会长李小林是前中国国家主席李先念的女儿,因与现国家主席习近平关系匪浅而为外界所知,她今天在首尔的一所大学向韩国青年介绍“中国梦”。

最近,朴总统积极推动韩中两国公共外交的激烈竞争,可以说朴总统上个月的访华本身就是公共外交的典型。

朴总统在访华期间适时援引的成语以及得体的着装等,就是在为收买中国民心展开的形式多样而又精致的公共外交。

在西安参观兵马俑时,发现朴总统的中国人还挥手欢呼,这充分显示出了朴总统成功获得了中国人的心,政治领袖获得了比韩流明星更高的人气。赢得中国人的好感被认为是朴总统访华的最大成果之一。

朴总统和习近平主席协商新设“韩中公共外交论坛”,并将该内容写入《联合声明》。今后为收买对方民心,两国会展开激烈的公共外交竞争,不,现在已经开始了。

令人担忧的是,韩国的公共外交准备还落后于中国。中国以2008年北京奥运会火炬护送队遭遇西方反华示威为契机,深切认识到了公共外交的必要性,2009年成立了专门研究公共外交的察哈尔学会。

同年,中国外交部公共外交处升级为公共外交办公室。之后,中国的两大名校——北大和清华全都开设了公共外交中心。相反,韩国外交通商部2011年首次任命公共外交大使,直到2012年才成立公共外交政策课。

在足球中曾流行过全攻全守(total soccer)。就是不拘于位置,全员攻击和全员防守,而外交也正在摆脱外交官全权负责的时代。现在所有国民都是外交官,以符合国格的言行向全世界宣扬我们的魅力。在21世纪公共外交时代,我们都是外交官。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