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次前往朝鲜的《世界报》驻东京记者菲利普•庞斯
상태바
13次前往朝鲜的《世界报》驻东京记者菲利普•庞斯
  • 全秀珍 记者
  • 上传 2012.11.19 13:41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法国《世界报》驻东京记者菲利普·庞斯(Philippe Pons,70岁,如照片)是亲眼见证了最近40年亚洲当代史变迁的法国记者。他曾在现场见证了从70年代初的越南战争到韩国5·18光州民主化运动等激烈的亚洲社会变动。他为研究“歌舞伎”和“能”的文化于1971年首次前往日本,但越南战争改变了他的人生。他从1973年开始以自由投稿人身份报道了两年的越南战争,后来在1976年干脆进入法国《世界报(Le Monde)》,成为了一名记者。

此后他一直以驻东京记者的身份进行活动,从日本江户到东京等,阅读了大量日本历史书籍。他活跃在亚洲全境,并曾数次前往朝鲜。然而,他最近最为关注的问题却是韩国的总统选举。因为超越了对此次谁参加大选、谁会胜利的关心,更加关注此次总统选举的历史性的意义。记者于11日15日见到了正在首尔进行韩国大选报道的菲利普·庞斯。

-在此次韩国大选中关注的方面是?

“我个人认为,安哲秀候选人是这次大选最重要的变数。他以无党派候选人的身份登场,打破了传统总统竞选中‘左派与右派’的理念对立,形成了一个新的局面。虽然合并单一候选人的谈判结果还未见分晓,但安候选人的登场本身就非常有意义,因为他的出现能够促使韩国人去寻找自己真正需要的是什么?我们在关注这次大选时,不应该仅仅关注谁会获胜这一微观的选举问题,还有必要关注对既存政治感到厌恶的青年人的诉求和期待等选举的宏观意义。”

-您觉得各位候选人在政策上有什么区别?

“三位候选人提出的政治理念虽然各不相同,但都提到了经济民主化的问题,这一点非常有意思。传统上代表保守和进步的两个阵营都在主张经济民主化,这说明韩国社会的两极化问题已经非常严重。韩国的经济发展速度比日本还要快,但过快的经济增长也会带来很多阴影。社会两极化带来的不平等现象逐渐加剧,民众的不满日益高涨,社会连带意识的危害愈来愈大。而且,增长不会永远持续下去,现在的韩国还笼罩着增长放缓带来的失望感。韩国是时候从物质增长中走出来,开始将目光转向分配和福利了。我认为,候选人纷纷作出经济民主化的承诺,就是出自这样的社会背景。”

-您对各位候选人有什么评价?

“问题是我无从做出具体评价。大家都提出了经济民主化政策,这固然是值得肯定的,但却没有一个人拿出一个具体的数值或者具有可行性的方法论,感觉都只是在进行口头承诺一样,感觉有些民粹主义(Populist)的倾向,每个候选人都只挑选民喜欢的话说。韩国选民也应该成熟起来,如果期待换了总统之后,明天马上就会变得很美好,那时幼稚的表现。即使换了总统,社会问题还是依旧存在。就像法国民众虽然因为厌恶萨科奇(Nicolas Sarkozy)而不得已选择了奥朗德(Francois Hollande),但并不意味着法国问题得到了解决。”

-您如何评价各位候选人的对朝政策?

“三位候选人都表示会采取不同于李明博总统的对朝政策,这一点值得瞩目。这意味着,不管谁当选总统,对朝政策都会与现在有所不同,这是值得肯定的。我个人认为,李明博政府的对朝政策是一个失败的作品,相反,倒是金大中和卢武铉政府的对朝包容政策更为实用。”

-在现任政府时期的天安舰和延坪岛事件中,甚至出现了民间人的伤亡,您怎么看?

“站在韩国政府的立场上,不管是天安舰事件还是延坪岛炮击事件,当然都是无法接受的。但如果因此而执着于要求朝鲜道歉,那就是在进行一次必输的游戏。去做一件看不到结果的事情,本身就是非常愚蠢的。李明博政府自己为自己画了个圈,却成全了中国,把与朝鲜进行谈判的主导权拱手让给了中国。”

-您在朝鲜报道的过程中有什么感受?

“我去过平壤、咸兴和新义州等多个朝鲜城市。我在80年代首次访问朝鲜,最近一次是在今年4月15日纪念金日成诞辰的太阳节时去平壤进行报道采访。我是去了不少次了。在这次申请签证的时候,朝鲜工作人员问我说‘你都去过12次了,还去干什么?’90年代在朝鲜苦难的行军时期,我曾报道过脱北者因为无法忍受饥饿而逃离朝鲜国境的事情,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都被拒绝签发签证,直到2004年才重新拿到签证。虽然当时有一个自称‘导游’的外务省官员一直跟着我,但只要不说国家体制的问题,朝鲜人也很爱跟我开玩笑,很好相处。这让我越来越感觉到,韩国与朝鲜本质上确实同属一个民族。”

-您认为金正恩时代的朝鲜会有什么变化?

“最近几年间朝鲜出现了许多新的餐厅和市场,这意味着,朝鲜社会已经很自然地接受了有钱人存在的事实。在以前的朝鲜,虽然也存在精英阶层与平民的区别,但与现在完全不是一个概念。而且,金正恩这位年轻领导人曾有过西方社会生活经验,这一点是不能忽视的。朝鲜的变化会越来越快,而下届韩国政府的对朝政策也会变得更加重要。”

-美国外交专业杂志《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曾主张韩国正在走日本的老路,您怎么看?

“日本和韩国现在都走出增长的阶段,走向了成熟的时代。比起经济停滞,我更倾向于说两国从成长一边倒走向了多变化的阶段。最近在日本,虽然工资低下,但选择加入非政府组织(NGO)或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自由生活的年轻人正在逐渐增多。这意味着,日本人的目光正转向除物质增长之外的其他方面。我认为,长期来看,韩国也会经历这样的变化。另外,我想补充的是,韩国没有必要对西方傲慢的指责表现得过于谦虚恭顺。美国和欧洲总喜欢拿自己的标准来评价亚洲国家,但亚洲有自己的历史和背景。民主主义与资本主义并非西方国家的专利。比如说,有西方学者认为日本只实现过一次政权交替,就以此为借口对日本民主主义大加质疑。但日本自民党是一个规模庞大的政党,而且党内也存在很好的民主主义因素,不能仅通过政权交替的次数来做出片面的评判。”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