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驻华大使黄秉泰:应关注中国式国家资本主义
상태바
前任驻华大使黄秉泰:应关注中国式国家资本主义
  • 张世政 记者
  • 上传 2012.11.08 07:35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美国式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因为‘赌场资本主义’而患上了‘自闭症’,而中国式国家资本主义可以作为另一种选择,值得关注。”

这不是一个彻底的社会主义者对资本主义作出的批判,而是前任韩国驻华大使黄秉泰(77岁)在即将于年内出版的新书《资本主义经济学与资本主义经济(副题为:过去、现在、未来)》对美国式华尔街资本主义发出的攻击。年近八十的黄前大使曾任经济企划院局长,是经济官员出身。他毕业于首尔大学经济学系和哈佛大学研究生院(行政学),并拿到了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政治学博士学位,并在回国以后担任过韩国外国语大学校长与国会议员(二选)。

从韩中建交第二年的1993年6月开始,他担任了3年的驻华大使。中国前任国家主席江泽民曾将他称为“永远的驻华大使”,这说明他为增进韩中两国关系做出了积极的贡献。黄前大使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谈起了在自己独特视角中的“中国故事”。他说“邓小平生前曾对长子邓朴方说‘想见一见在不牺牲农民的情况下,主导发展出口产业的朴正熙’”。 -

-您即将出版的书似乎是批判美国式资本主义,对吗?

“资本主义在200多年的发展历史中克服了马克思主义这一最大的挑战。但40年以来,由于芝加哥学派过度执着于数学和统计学模型,过分注重风险规避和提高收益率,随着原属于社会学科的经济学逐渐变质成金融工程学与自然科学,面对很多社会问题都只能束手无策。经济的金融化使经济学与资本主义陷入了危机,现在的经济学让人无语。”  

-全球化也有着积极的一面,不是吗?

“全球化毁了世界经济。‘华盛顿共识(Consensus)’是华尔街(美国纽约华尔街金融资本主义)、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与美国财政部勾结,共同炮制的产物。超国家资本主义、投机性质的赌场资本主义日渐猖獗,各国的中产层纷纷崩溃,造成社会恐慌情绪,令民主主义陷入了危机。全球化与华盛顿共识的结合进一步深化了世界经济的不平衡。”

-那么,该如何解开这一问题呢?

“经济学不是研究如何赚钱的金融工程学,而应回到解决经济与社会问题的社会学科。即使为了各个国家的社会稳定,经济也应该摆脱全球这个单位,回到国家的层面上来。”

-为什么要关注中国呢? “欧洲的社会民主主义也不是代替美式资本主义的好方案。今年1月在瑞士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WEF)上,人们对中国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即国家资本主义表现出了极高关注。中国在维持共产党专制的情况下发展了相当于资本主义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这种其妙的构思出自邓小平的头脑。”

-这难道不是倒退回开发独裁吗?

“在资本主义难以发展时,这种方式可以成为一种选择。这种模式可以供印度、巴西等落后的发展中国家直接拿来参考借鉴。”

-您认为美中两国竞争的前景如何?

“美国没有制造业基础,产业空洞十分严重。如果美国不能将金融资本转回成产业资本,将无法敌过中国。”

-这给韩国带来了何种暗示呢?

“应该抑制金融资本的全球化。1985年日本通过‘广场(Plaza)协议’开放金融之后,经历了‘失去的20年’。率先投身全球化的日本还在喘息,这并不只是别人的事情。应该重新关注国家控制金融和产业的中国方式。”

-中国即将举行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中国内部的问题也非常严重,您怎么看?

“贫富差距和政治稳定是中国要解决的两大课题。中国式资本主义是成是败,将在即将出炉的习近平政府一见分晓。如果中国能够持续地维持政治与经济稳定,那么中国模式将在世界历史上留下光辉的一笔。”

-有关与美国和中国的外交战略,您有何建议要对韩国新一届政府说吗?

“不管是亲美还是亲中,国家利益、统一、国家繁荣都是最重要的。特别是,在韩中建交20周年之际,韩国应以再次建交的态度对待双边关系。不要因为一些细枝末叶的问题而产生动摇,应该将关注点放在韩国的‘整体利益’上来。我们要和美国一起促使中国引导金正恩走向改革开放的道路,只有这样才能减少韩朝统一费用。也就是说,要让朝鲜忙于生计,这样就不会有闲心进行挑衅了。”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