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剧之爱”雷纳特•洪时隔四年重返朝鲜(上)
상태바
“悲剧之爱”雷纳特•洪时隔四年重返朝鲜(上)
  • 整理=柳权夏 记者
  • 上传 2012.10.11 14:52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继2008年7月访朝之后,时隔4年多再次来到平壤的雷纳特·洪(音,Renate Hong)老奶奶与长子彼得·玄哲(音,52岁)在朝鲜8天7夜的访问经历被刊载(相关报道见10月10日版第1面)。洪奶奶到访了突然辞世的丈夫洪玉根(音,79岁)墓地所在地咸兴市和包括平壤在内的附近地区。

丈夫洪玉根被埋葬在咸兴市兴德区附近山坡上,据说他曾经居住的家就在那附近。面包车从平壤出发,行驶4小时后于下午3时30分左右抵达咸兴市外围的兴西洞山脚。洪奶奶想到过去4年里在德国给丈夫寄的60多封信的收信地址就是这里时,感触颇深。从公交车下来,丈夫在朝鲜再婚后生下的女儿光熙(音,44岁)迎接我们时表情黯然。一定是在此期间内心受过很多煎熬。她面色苍白,2008年首次会面时明朗活泼的样子荡然无存。咸镜南道红十字会职员在前面领队。石板瓦片横七竖八堆砌的平房大小不一地聚在一起,沿路步行10多分钟走出来。玩耍的孩子们好奇地看着我们这些人。在这些房屋的旁边,片片农家地延伸到山脚。我们横穿过白菜地登上山坡。山顶上是墓地所在地。这些坟墓不是曾在韩国所见到的圆形形状,而是长正方形形状,先在地面堆砌30厘米左右土堆后再铺上草皮。前面立有木刻制成的墓碑上面刻有“已故洪玉根之墓。1937年4月15日生。2012年9月4日辞世。墓主儿子洪光浩(音)·女儿洪光熙(音)”。一时间大家内心在颤动,失声沉默,仿佛沉重的气氛按压住我们的胸口。我和玄哲只是抓着光熙的肩膀,失魂落魄地呆站在那里。

霎时眼前浮现出2008年与丈夫重逢后在机场分手时丈夫的样子。他为了掩藏住泪水,将头扭转过去。我对他说:“请将我们的重逢与美丽的回忆深深印刻在脑海深处。虽然世界使我们分处异地,但记忆是任何人都不能夺走的。”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同行的红十字会职员打破沉默,递给我一份文书。那是医生拟定的丈夫住院病例书,上面比较详细地记录着丈夫死亡前后的情况。丈夫的直接死因是脑溢血。丈夫于今年9月3日晚10时左右在家院子里摔倒,昏迷被送到了医院。据悉,抵达医院当时已经左侧半身完全麻痹,出现痉挛症状。最终于住院6小时后去世。负责治疗的医生尹奇淑(音)对在丈夫的死因记录:“(摔倒前)因为与妻子儿子见面的消息(洪某)过于激动,说话途中欲出外小便,一下子在院子里跌倒昏迷。”口译员解释说丈夫之前有过一些高血压症状,随着与家属相逢日期临近,过于激动导致了脑出血。”听到这些话后,再次内心一阵酸痛。要是未得到会面许可的话,就可以好好活着的……

该病例书中还有其它让人震惊的事实。病例书上记录着光熙的弟弟——光贤(1972年出生)最近遭遇事故死亡。4年前丈夫曾介绍过去军队服役的大儿子。也就是说短短几年间,父子相继离开人世,噩耗连连。这样我们可以重新理解了光熙表情如此茫然若失的原因。

30分钟后结束了对墓地的瞻仰,行程转向下榻的咸兴附近的麻全观光休养所内的酒店。下午5点左右,虽然时间尚早,但光熙、我、贤哲还是围绕餐桌坐了下来。谁都没有说话,我和光熙只是简短几句寒暄后叹息着。由于眼中噙着泪珠,光熙的面容看起来仿佛模糊成几个。两个小时就那样过去了。起初非常慢,后来在某个瞬间,无可奈何地一下子就飞快流逝了。“保重,希望能再次相见。”虽然导游再三催促,光熙还是离别问候好多次。此次一别,还能何时见到光熙?心情沉重。

此次朝鲜旅行中,当初计划赶在中秋节与丈夫和女儿在平壤和女儿相见。二儿子宇裴(音)由于工作上的事情没能一起来,但是一直怀着激动的心情,忙活准备来着。买好礼物,只留下要带走的药品和食物。然而就这样,在距相逢日子仅剩3周的时候突然接到丈夫离世的消息,紧绷的心弦一下子松弛了。“怎么办啊?”问两个儿子,大家都一个心思,那就是当然要去。“要去见弟弟光熙,给他些安慰。”这样,我们按照当初计划于9月26日从柏林Schoenefeld机场出发,开始了平壤之行。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