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0月02日 (周日)
大选竞选人们“奇怪的”沉默
상태바
大选竞选人们“奇怪的”沉默
  • 高贞爱 政治国际部门次长
  • 上传 2012.06.21 15:49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非常意外(extraordinary)。”

这是墨西哥总统费利佩·卡尔德龙(Felipe Calderon)6月18日在墨西哥洛斯卡沃斯举行的二十国集团峰会(G20)上所说的话。这是他针对不仅是最近“走红”的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就连南非共和国和哥伦比亚也表示要参与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中,所作出的发言。

南非20亿美元,哥伦比亚15亿美元。虽然同韩国承诺拿出150亿美元相比就像是“零钱”,但如果考虑到这些国家的处境,就不可能轻易说出这样的话。南非的经济规模只有韩国的三分之一,他们遭受了欧元区危机直接的影响,最近信用等级预计也下降了。哥伦比亚虽然也一直在增长,但经济规模还赶不上南非。不仅仅是这两个国家,地中海的岛国塞浦路斯(Cyprus)和马耳他也决定分别拿出600万美元和300万美元。

把这些国家承诺拿出的资金都加上,IMF紧急救济资金将增加至4560亿美元以上。这使IMF的贷款能力比现在增加一倍左右,可以说防火墙变得更厚了。之前有人称美国和加拿大的不参与使这次行动失去了动力,但事实并非如此。由此,IMF总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表达了“大大小小的国家响应了我们的要求。向这些为多国间共同政策做出努力的国家致敬”的立场。

他给出的信息很明确,那就是现在是连这些国家都需要站出来的严重时期。那就是欧元区的危机可能很快成为国际危机。意味着希腊、西班牙、意大利的问题可能会随时随地蔓延到任何地方。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发表了干涉内政似的发言,称“重要的是希腊选举中能够组建一个表示‘愿意遵守承诺’的政府”。韩国企划财政部的官员们透露说“在韩国总选时我们没有熬夜,但希腊总选时我们需要熬夜”,而李明博总统在飞往洛斯卡沃斯的专机上还要关注希腊总选的快报。正如在法国和希腊选举中被确认的那样,在一团乱的情况下国家领导人也被更换。现在是政治和经济不分家的世界。

而韩国的政治界却安静得出奇。韩国是靠贸易生存的国家,但政治和经济却是分家的。韩国上半年经济低迷,下半年也将如此,甚至有人说是“上低下低”,而经济仅仅由政府负责。也有偶尔会提到“欧元区危机”这个词的政治人士,但大部分只是说“应该举行国会院会”,或是说“韩美自由贸易协定(FTA)签订得过早了”,以此来攻击对方。

如果是普通的政治人士,我们也很难进行指责,因为他是普通的政治人士。但大选候选人却不同。欧元区危机是将持续几年的难题,李明博总统的任期是到明年2月24日。下任总统,即大选候选人中的一人将成为指挥政府战胜危机的领导人。这就是为什么大选候选人需要表明各自的立场、等待国民们选择的原因。

然而,离大选仅剩6个多月的现在还是“一片漆黑”,因为大选候选人们什么话都没有说。大选候选人们近来经常说的是国内问题,其中“选举工学”类占绝大多数。新国家党只是围绕是否引入开放预选的竞选法则进行争论。最后他们正在围绕维新进行争论。野党方面只是催促首尔大学教授安哲秀表明是否参与大选。

大选候选人们为什么这样呢?是因为虽说表面上指责李明博总统但内心却相信其在剩下的8个月任期内可以解决危机,还是因为同意李明博总统所说的“如果削弱财政保增长,即使暂时可以增长,但2~3年后又将面临危机”?要不就是相信企划财政部的官员们会处理好呢?如果这些都不是,是因为对外面世界完全不关注的内向型思考?真的是因为没有任何想法吗?这是笔者在洛斯卡沃斯期间一直想不明白的疑问。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