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01日 (周四)
中华DNA的复活
상태바
中华DNA的复活
  • 韩友德 中央日报中国研究所副所长
  • 上传 2012.03.12 10:18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我的一位生活在美国纽约的朋友寄给我一本书,说是会“对研究中国有所帮助”。书名是《美国创造的世界》(The World America Made)。作者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高级研究员卡根(Robert Kagan)在书中对美国构筑的世界秩序进行了分析,并展望了今后格局的变化。

书中有这样的一句话。“美国海军为扩大自由贸易而开辟了世界海上之路,但为了达到目的,中国想通过增强海军力量来堵住海上之路。”他指出不能将占据世界贸易1/4的南中国海的海上路线交给中国。类似这样的表述可以看出卡根所描绘的“中国秩序”是极其具有否定性的。书中分析称:“在亚洲中国也只是起到调节矛盾的作用,发挥领导能力还比较困难。”

在读这本书的过程中,笔者又重新回顾了亚洲的现实。中国经济地位提高很明显给日本、韩国、东南亚等周边地区国家带来了财富。周边国家向“世界工厂”中国出售零配件,利用中国的低工资劳动力生产产品,然后向第3国家进行出口。但“好处”也到此为止。中国的崛起在政治、军事上周边国家施加了巨大的压力,并让他们感觉到了威胁。

这就是日渐频繁的海上摩擦的最大原因。2011年曾在尖阁诸岛(中国称钓鱼岛)上进行过一次冲突的中国和日本最近又向这一地区派出战斗机展开对峙。而南中国海矛盾也仍然正在进行之中,中国就石油资源开发等问题同越南、菲律宾等国进行着尖锐的对立。危机的钟声也不时在耳边回响。站在越南和菲律宾一边的美国也将舰队掉头前往南中国海,该地区的紧张局势也日渐提高。现在韩国的离於岛也已感受到了这一余波的影响。

东亚海域主权纷争在每个个案中都牵涉到固有的历史和地缘学问题,但究其根本,就会发现在最底层埋藏着中华主义。中华主义指的是“过去王朝时代就是中国支配的土地,所以现在我们也理所应当占有”。这也就是将中国视作世界中心并把边远国家看做蛮夷的“中华DNA”的复活。我们可以从中国官方新华社报道中再次体现的对离於岛管辖权的主张中窥视到这一心理。

中国梦想未来的国际秩序形态是多级体系,亚洲这一极当然应该是中国。这就像“皇帝时代”一样,所以对中国来说,无论使用何种手段都必须掌握亚洲的海洋。但这是一件通过力量外交无法实现的任务,这样做只会造成同周边国家的矛盾及美国的介入。中国必须认真倾听专家们有关“如果想成为多级体系的一极就必须首先使亚洲的大海获得和平”的建议。如果不这样做,那么中国必将印证卡根关于“别说超级力量,就是以亚洲主人自居都非常困难”的说法。这是看着他们觊觎离於岛海域时产生的想法。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