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8月19日 (星期五)
巴黎韩国文化院院长的诉苦
상태바
巴黎韩国文化院院长的诉苦
  • 申遵奉 文化体育次长
  • 上传 2012.03.05 11:35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这是四五年前的事情。笔者在英国研修一年时,如果去伦敦市内的话,心情就会非常高兴。因为很容易就会发现销售三星、LG的手机和电视的卖场。仅当时来说,似乎韩国仍然是“电子产品的国度”。除了电影外,似乎宣传韩国文化别无其它。

例如2008年7月小说家李清俊去世的消息只是韩国留学生的新闻。在莎士比亚(Shakespeare)的国度,无人认识他。当年2月,崇礼门因纵火而烧毁时有所不同。亚洲学生关注问道:“听说你们国家国宝1号被焚毁了?”某日本同级生告诉我说崇礼门火灾在门户网站“雅虎日本”上位列检索词首位。这令人感到尴尬。而大部分英国或者欧洲朋友就连新闻也不知道。这样的漠不关心也许反而是幸运的,所以去年韩国的大众歌谣“KPOP”在欧洲掀起热潮是新鲜的。

最近文化体育观光部四处奔走,为了将韩流发展为持续的文化现象而推出蓝图。从在海外举行大规模阿里郎节日起,到将光州广域市的亚洲文化殿堂用作文化交流的中心等,各种活动都在积极展开。为此,文化部今年投入540亿韩元。

令人遗憾的是在这暖流的背后还存在死角。代表性的就是法国巴黎的韩国文化院的搬迁扩张问题。有观点认为,1980年开门的文化院随着韩国经济的成长,越来越有失国格。租赁流动人口不多的住宅区公寓的半地下层,狭窄老旧。虽然文化部从几年前就开始为搬迁新家而请求预算,但是在政府的预算配置顺序中受到排挤,屡遭冷落。

现场的声音更为严重。上周文化部召见在全世界31个国家活动的韩国文化院院长和文化宣传官员41人,旨在讨论韩流的发展战略。巴黎的文化院院长李钟洙(音,49岁)也来了。他曾是某日报的驻巴黎记者。李院长表示:“在记者时候不知道,开始工作后发现问题比预计严重。”

据他称,半地下层院长室首先手机信号不好,有来电时需要到窗边接电话。随着对韩国的关心日增,虽然韩语讲座学生增加,但却无法容纳所有人。去年9月送走了100人左右。部分学生步行到距文化院15分钟的高中教室进行讲授。据说,现在韩语讲座初级班里巴黎13大学校长庄奴·萨尔兹曼(音)也加入了。他被认为是巴黎的亲韩派人士。

笔者希望将巴黎对韩国文化的关心培养起来,为此必须有像样的建筑,这点是最起码的吧。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