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1月28日 (周六)
挂上新牌子就会不一样吗?
상태바
挂上新牌子就会不一样吗?
  • 康元泽(首尔大学教授,政治外交系)
  • 上传 2011.12.09 15:48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我们来做个知识问答吧,下面的政党中性质同其他政党不同的是哪一个?

①和平民主党②新政治国民会议③新千年民主党④统一国民党。这个问题对于年青一代来说可能是最难的问题了,它的正确答案是统一国民党。统一国民党是在1992年总选之前由现代集团创业者郑周永创立的政党,剩下的三个政党都是同前总统金大中有关的政党。

和平民主党是民主化之后、两金决裂之时金大中建立的政党,新政治国民会议是在金大中宣布退出政界去了英国后又再次回归政界时创立的政党,新千年民主党是在2000年总选之前金大中为克服地区政党的局限要创立多数执政党而创立的政党。在这里我们要问的是和平民主党、新政治国民会议和新千年民主党都是一样的政党吗?即使不说,答案也非常明显。

最近看到大国家党议员们吵闹的样子,笔者头脑中就浮现出了这个问题。因为现在有不少大国家党议员们称以现在的情况来看大国家党在明年的总选中没有胜利的希望,所以应废除大国家党,重新建立一个新的政党。创建于1997年的大国家党是一个在韩国政党史上相对存在较长时间的政党。

但即使这样也有人说要废除大国家党和再建党,可以看出大国家党议员们的危机感是多么大。但国民们认为即使废除大国家党另建新党,情况也不会有什么大的改变。正像前面的例子一样,废除了新政治国民会议后建立的新千年民主党看起来完全是一个新的政党吗?这是我想问那些要建立新党的大国家党议员们的问题。

同所谓的“安哲秀风潮”一起,国民们对新政治的期待很高,为了顺应这样的期待,政党自然应该追求自我变革。 从这一点上看,支持率大大降低的大国家党如此闹腾,我们就可以充分地理解了。但现在以议论出的这种方式似乎很难重新获得选民们的支持。

大国家党现在需要的不是一个新的政党名称,而是应该自己反省一下自己为什么走到了今天这种地步。从很久以前开始就有很多人指出缺乏政治上的沟通、社会两极化、年轻人就业困难、市民自由遭到侵犯,对李明博政府和大国家党似乎站在富人、特权阶级、大企业一方表示了不满。这种民心在去年的地方选举中已经被通过投票表达出来了。尽管有人指出了这些问题、传达了事前警告,但大国家党还是一如既往。

那么大国家党之前为什么对此充耳不闻?为什么这么傲慢这么骄纵?至少现在应该研讨自己什么地方做错了并进行反省,但现在大国家党在研讨改革时似乎并没有对自己的错误和失误真诚、痛定思痛的反省。大国家党内部的骚乱不断也未能吸引国民们的关注,其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这种真诚性的缺失。

如果不想想应该改变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如果不对过去进行反省和斥责,就无法找到新的方向。我们也很难看到他们抛弃既得利益、牺牲自己为错误负责任的态度。相反,他们都是在回避错误和责任,在相互埋怨。但国民们真的能够在“摸索没有自我牺牲的变化”中感受到大国家党的真诚性吗?现在的大国家党就像是一个在学校里犯了错误后耍小把戏想逃避惩罚的学生一样。

今年可以数得着的单词中可能就有一个是“小伎俩”了。大国家党对之前的错误没有真诚的反省,没有痛定思痛地寻求变化,而只是想要改变党名建立新的政党,想要在国民们面前说“我们不知道大国家党,我们完全是新的政党”,这种态度真的是小伎俩中的小伎俩 。不管怎样吵闹,这种态度绝对不会创造出变化和感动。大国家党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坦率、真挚地反省和做出自我牺牲的准备。大国家党能够做到吗?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