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0月02日 (周日)
朴槿惠党对安哲秀党
상태바
朴槿惠党对安哲秀党
  • 金镇国 评论室长
  • 上传 2011.11.30 14:44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在韩国政治史上最关键的1987年,作为当时政治部老幺的笔者的第一项任务就是到前总统金大中(DJ)在东桥洞的住宅。多亏其他记者们没来,笔者每天早上都可以和DJ一起边吃早餐,边听他谈论政治观点。不知从哪天开始,他不露声色地谈起了首尔大学社会科学研究所的事情。“研究所调查显示,我国60~70%的国民认为没有能为自己代言的党派。”因为韩国现有的政党都是保守党派,无法代表劳动者、农民、中小工商业者和普通老百姓的利益。当时笔者认为“啊,现在两金(金泳三、金大中)的候选人单一化看来有困难了”。因为金大中前总统显然在为分党制造名分。事实上,不管什么时候调查民众对韩国既有政治体系的满意度都会得到与此相似的结果,而他却恰恰利用了这一点。

最终,DJ创立了平民党,并出马竞选了总统。比起原有的政党,平民党采取了一些相对进步的政策。DJ不断出台了一些新的政策。每当选举的时候,就会选拔一些新的人进行更替。为了引进外部势力,他还果断地割舍了自己持有的利益。得益于这样的转变,金大中的执政也很成功。但是,声称“没有为我代言的政党”的60~70%浮动层仍然存在。虽然除了“DJ”党之外,还有出现了卢武铉前总统的开放国民党等无数新的党派,但无论哪个党派都无法拉拢无党派人士。如果把称赞某人某事做得好的部分比作现金的话,那么讨厌的部分就如同期票一样。当现金化时,就不得不给予很多优惠折扣。但是,首尔大学教授安哲秀在短期间内就凝聚了无党派,这着实令人吃惊。问题在于如何将这些票兑换成现金。

安哲秀现象的本质是对既存政治圈的讨厌。这其中尤其以讨厌MB为核心。然而追问为什么讨厌、讨厌的理由是否正当,显然是徒劳无益的。选举临近,要将这样的局面挽回事件已经来不及了。MB的任期还剩1年零3个月。但是,从过去的任何一届政府来看,在任期只剩1年左右的时候,似乎都很难抓住政治主导权。

再加上明年总选时,李明博只剩下了10个月的任期。作为大国家党来说,应当寻找一个新的核心,否则很有可能陷入跛脚鸭(lame duck)的窘境。

民主党也是如此。他们把目光瞄准了藏在象牙塔内的安教授。当政党放弃了执政意志的瞬间,就失去了存在的理由。前自由民主联合总裁金钟泌(JP)不顾形势的不利,强烈表现出执政意愿正是出于这个原因。事实上,自他收起了掌权意愿的瞬间开始,自民联就垮了。民主党和市民联合党虽然决定创建“更大的民主党”,但依然群龙无首。至少在安哲秀教授宣布放弃参选或与民主党联合之前,民主党都不得不看脸色行事。

没有支持的政党还意味着除了对现有政党领导能力不满之外,还对该政党所属的某个政治人士或者所有政治人士存在不满。当下最亟需的仍然是能够读懂时代精神的新的领导方式。因为只有换人、出台新的政策,建立新的领导方式才能够重新开始。三金政治虽然受到了一些质疑,但还是有一定领导能力的。在DJ哪怕只插个木桩在那也能当选的湖南,1996年淘汰了17名中的10名,2000年淘汰了9名的现役议员。政策也有中心。目前,无论是大国家党还是民主党,只有拿出切实的政策来,才能够延续总选和大选的公约。但是,国会议员们为了生存下来争相推出民粹政策,只会掏空无辜的国民的口袋,导致总体的国家战略的混乱。

总统不是某一天在明洞大街上仅靠外貌就能被起用的演员,也不是只带着桑丘出征的堂吉诃德。总体的历史意识如何,经济观念如何,甚至连健康状态都应该进行彻底的检查。不能在已经创建的政党中安插只是充当门面的候选人,也不能出现政党候选人和总统候选人各自提出不同的哲学和路线。应该趁早统一候选人和政党的目标,共同商定政策。尤其是明年总选中当选的国会议员们任期和总统一样,这就是大选和总选不可分割的原因。早日让朴槿惠党对安哲秀党,或者尽早加入某党是对国民负责的态度。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