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票与投票之间
상태바
投票与投票之间
  • 金焕永 中央SUNDAY国际•知识编辑
  • 上传 2011.11.02 16:17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或许有读者读过Unitarian教会牧师罗伯特·福格霍姆(Robert Fulghum)写的《我所需要的均已在幼儿园里学过》(1988年)的书。书的题目虽然朴素,但其内容却被人所肯定。工作、玩耍和学习的方法,对待别人的方法,公共道德等,如果我们在成人之后仍然能够坚持小时候所学到的这些,那么就将创造出一个无比美好的世界。

或许有的人在上小学的时候会听老师说“即使自己没选的人当上了班长,也必须要帮他的忙”。但这句话却因很多原因在成人后变得很难照做。首先,和班长不同,由国民们选出的领导者其接触性很低。在投票和投票之间,大部分的一般选民都只是停留在消费由政治圈造出的争端和日程上。当然一般生活中的私事如果也标出“讨厌或喜欢”,汇集起来也将成为巨大的舆论。

难道我们没有一个更加有组织化的参加政治的方法吗?如果想很好地参与政治,就必须要加入政党或政治组织,这是相当大的负担。普通人忙于生计,即使参见几年一次的选举和补选都会觉得吃力。因为工作导致政治活动困难的情况也非常多。媒体虽然也进行舆论调查,但由于人们抱着“不会是我的”的心理,一生中一次也没和舆论调查机构打过交道。

主权在民除选举期间之外已经成为了神话。代议制民主主义不得不加入直接民主主义并进行完善是无奈的世界性难题。即便如此,没有任何人能够否认只有通过“赋予权力”,国家和国民成为共同体共同发挥力量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民主主义代议。

无论是经济发展还是政治发展,都必须是整个国家和全体国民共同参加才能取得快速发展。但在世界的国家中,韩国的民主主义水平仅仅排名33位,舆论自由排在39位,清廉度为30位。这是由World Audit(WA)选出的排名。韩国的排名并不值得骄傲,也会有不少韩国人会认为这一排名出错了。在WA的排名中,韩国周边的国家都是些深陷经济危机的国家,所以有人担心政治排名是否在某种程度上会和经济排名趋势相一致。

但希望还是有的。民主主义的排名虽然让人失望,但韩国电子政府的排名却令人鼓舞。2010年联合国公布的电子政府准备指数(E-Government Readiness Index)中,韩国排名第一。这一指数是综合考虑了电子政府的准备情况和国民的参与度而得出的。韩国在电子政府领域称得上是一流。世界民主主义指导国的美国如果从白宫、纽约市、华盛顿特区的网站上来看,政府和国民的交流沟通仅限于一般水平,远远比不上韩国。

只要访问韩国政府的国民新闻库(www.epeople.go.kr)或国民权益委员会、首尔特别市网站,都会找到信访处理板块,在这里可以实现政府和国民间的双向沟通。如果进入首尔特别市的网站,不仅有信访申诉,同时还有举报公务员腐败的板块。这里不仅仅有名为“市长之音”的留言板,同时还有博客和推特。韩国的电子政府充分具备发展成为电子民主主义的潜力。就算使用现有的电子政府硬件设施,韩国也可以取得相当大的进展。

国民权益委员会2010年接受并处理了3万2584间信访事件。这里并没有包括“非投诉信访”,即内容不明确的情况、单纯的不满和个人见解。如果认真想一想,“非投诉信访”就象征着无法找到出口的政治参与欲求。

为了消化参与欲求,就必须从政府的层面开设国民讨论场并使其活跃起来。韩国有从稿纸时代经过打字机、文字处理机直到最后进入到电脑文件处理时代的经验。同理,我们可以跨过线下市政厅会议时代而进入电子民主主义时代。只有电子民主主义得到发展才能消除街头示威,使“沉没的大多数”发出声音。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