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2月28日 (周日)
不要陷入阵营外交的诱惑
상태바
不要陷入阵营外交的诱惑
  • 张达重 首尔大学政治学系教授
  • 上传 2011.10.21 15:09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在首脑外交时代,为了展开战略性的外交,没有什么比首脑间的信任更为重要了。李明博总统和奥巴马总统上周以“个人间的信赖关系”为基础,就韩美同盟的“多元性同盟”化达成了协议。《国际先驱论坛报(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10月13日在头版头条中将两个首脑间的信赖关系比喻为红地毯的颜色,并称“没有比这个更加红的颜色了”。

笔者曾经问过在上任政府时期离职的美国大使弗什博(音,Vershbow)“韩美关系为何会变得松松垮垮”,他当时回答“因为两国首脑间没有信任”。首脑间的信任不是通过见一两天面就可以实现的,而是在考虑对方的国内立场、对于相互面对的课题持续共同应对的过程中形成的。

事实上,奥巴马总统对韩国的照顾绝非偶然。他在年初的国情咨文中提到韩国的场景还让人历历在目,却对日本没有提及一句。尽管是在菅直人首相强调“美日同盟是日本外交、安全保障的基础”之后。不知是否因为如此,日本的媒体这才对韩美间“过去未有过的蜜月关系”非常灰心丧气。也有可能是他们回想起了奥巴马总统在多伦多二十国集团(G20)峰会上所说的“韩美同盟是整个亚太安保的‘关键(linchpin)’”。

在奥巴马总统当选之时,没有多少人会想到李明博政府会同奥巴马政府走得近,因为两个政府之间并没有什么共同点。首先,政权的基础——理念指向不同。李明博政权是保守政权,而奥巴马政府是所谓的左派政权,这只能是使两国政府在对朝政策上出现不同。奥巴马政府的政策顺序首先是为了解决朝核问题的朝美高层会谈,之后才是韩美同盟。

那么韩国又是如何跃升为美国“最信赖的伙伴”呢?也许契机就是在2009年11月奥巴马总统首次巡访亚洲时出现的。他的亚洲巡访是一连串的考验,首先必须要同在日本开始重新研讨美日同盟的鸠山由纪夫首相交手,而且要同对美国的人民币升值压力和气候变化对策不合作的胡锦涛主席进行心理战。但在韩国,他从李明博总统手里接到了振兴经济以及再次向阿富汗派兵等各种“礼物”,而且他感受到了“情”。所以形成了比红地毯还红的人际关系并构建了更好的韩美关系,这绝不是偶然。

今后这样的韩美同盟还是韩国外交的基本轴心,这一点不会改变。但问题是如何在把多元的韩美同盟多极化的国际政治秩序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在11月将有亚太经合组织(APEC)会议和东亚峰会等多国间的外交舞台,我们期待李明博总统能够在这一系列的机会中明确韩国外交的坐标。但笔者还有很多担心,因为韩国似乎很难摆脱阵营外交的诱惑。

阵营外交是美苏统治世界时的零和性两极时代的遗物。但在G2世界,即使美中对立,但还是一个在任何方面都需要相互合作的相互依存世界。如果在这样的世界中陷入阵营逻辑,韩美同盟的地位就会非常微妙。当然,韩美同盟和韩中合作并非不能两全。但如果陷入阵营逻辑,两全的路就会非常窄。因为我们不能够把韩美同盟看成是对抗朝、中、俄的新冷战阵营。本周一出席韩中战略对话会议的中国学者的短评非常有趣。他问韩国为什么不能够像新加坡或巴基斯坦一样。这两个国家都是美国的同盟,但巴基斯坦调解美中和解,新加坡成为了中国和西方、中国大陆和台湾的桥梁。我想这就是韩国外交应该走向的方向。

笔者突然想起了丘吉尔的一句话,他说“对我来说英国之外的所有国家都是敌国。所以我需要同世界上的所有国家都好好相处”。我们现在应该按照他的忠告,从阵营外交的思考中脱离出来,将目光放到同周边国家处理好关系上。这就是为什么现在迫切需要同周边国家首脑构建个人信赖的原因。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