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日访俄与“新东北地区经济”
상태바
金正日访俄与“新东北地区经济”
  • 郭在源 大记者
  • 上传 2011.08.30 14:31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上周朝鲜国防委员长金正日访俄一事为专门研究对朝政策的专家们提供了再好不过的分析材料。仿佛梅雨季节好不容易出现的蓝天一样,朝鲜的真实想法渐渐浮出水面。

首先是从微观角度的分析。朝鲜劳动党党报《劳动新闻》在8月23日的社论中自夸道:“(金委员长访俄)是推进强盛大国建设的历史性契机。”

在明年2月份迎来金正日委员长70周年诞辰,4月份迎来已故国家主席金日成的100周年诞辰之际,朝鲜将宣布进入强盛大国。而在今年内则要完成各项以此为目标的工作。这是朝鲜的总动员体制结算。首先是科学技术的总动员。继以金策制铁所为中心生产一种具有特殊工艺的铁(主体铁)和以2`8 维尼龙工厂为主轴生产合成纤维(主体棉)之后,又构筑了以电脑操作控制的机器和工厂自动化(CNC)的基础。这些虽然只相当于韩国80~90年代的技术水准,但对于朝鲜来说,却是投入了所有人力物力的实现自立经济的关键。

其次是以精神武装为基础的人民总动员。代表性的有平安北道地区在建的大规模水力发电工程——熙川发电所的建设。他们借喻从前速度战当中带动经济的千里马运动,将这称为“熙川速度”。这是所有部门都参与的总动员体系。

第三是北方外交总动员。继5月份访问中国之后,又访问了俄罗斯。并且史无前例地在回来的途中又路过了中国。为期8天长达7000km的金委员长的铁路外交首要目的在于为了接班人金正恩巩固中俄同盟路线。连续访问俄罗斯与中国,继1961年7月已故主席金日成之后50年来还是第一次。日本的朝日新闻上登出了一幅金委员长撑着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和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肩膀玩倒立的漫画。

清津-Khasan-符拉迪沃斯托克- 哈巴罗夫斯克-布列亚-乌兰乌德(朝俄首脑会谈)-满洲里(中国内蒙古自治区)-齐齐哈尔、大庆、哈尔滨(黑龙江省)-通化、吉安(吉林省)-满浦市(慈江道)的路线是朝鲜资源外交的生命线。布列亚的水力发电站是很有可能成为电力供应源,大庆则是对朝的原油供应地。去年中朝的贸易额为35亿美元,而朝俄贸易额不过1亿美元。

金委员长对从库页岛延伸到韩国的长约1100km的天然气管道线(其中700km经过朝鲜)工程也表示出了兴趣。因为这样一来,朝鲜不仅可以解决国内慢性的能源不足现状,每年还可以拿到1亿美元的“通过费”。

另外,还可以看出朝鲜没收金刚山项目以压迫韩国,而用天然气管道工程打开南北合作可能性的战略。

从宏观的角度来看,则可以看到整个中国东北地区经济圈。即从包括中国-俄罗斯-日本-南北韩在内的环渤海圈经济、延伸到朝鲜-中国东北三省-蒙古-俄罗斯沿海州的环大陆圈,扩大到韩国东海-韩国西海-太平洋的环太平洋圈的角度把握空间经济。也就是说“新东北地区经济”正在抬头。

若以首尔为中心画一个半径为1000km的圈,北面可以圈入达符拉迪沃斯托克、沈阳,西面可以圈入北京,南面可以圈入上海,东面可以圈入大阪。这些地区是世界经济增长的中心地带。东北地区经济圈是可以担保这些地区未来的存在。

至今为止对朝鲜的分析都是建立在有限信息的基础上,在政权对政权,政局对政局,政策对政策的框架下进行的。长此以往,所有的评论和分析好比高压锅里做出的米饭一样都是一个范式的。解决朝韩问题犹如在解复杂的几何问题时添加辅助线一样。金正日委员长对的俄罗斯之行显示了地理经济学上辅助线的必要性。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