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2月28日 (周日)
美国例外主义的明暗
상태바
美国例外主义的明暗
  • 金焕永 《中央SUNDAY》国际•知识编辑
  • 上传 2011.08.10 15:32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自信满满似乎会取得好的成果,但也有并非如此的情况。根据美国布鲁金斯(Brookings)研究所2006年发表的研究结果,美国、中东和非洲学生都认为自己擅长数学。韩国、日本、香港和台湾学生对数学没有自信。但考试的结果却刚好相反。

自信感的源泉之一就是相信“我”或者“我们”与众不同。最近因国家信用度下降而遭受打击的美国的自信感来自“美国例外主义(American exceptionalism)”。美国从其历史开始就是非常例外和特别的国家。

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美国与众不同”的信念是在美国社会广范围传播的想法。苏联领导人斯大林(Stalin,1878~1953年)对美国共产党提出了“共产主义异端”正在生长的警惕论。因为美国共产党认为,美国共产主义应该遵从与欧洲、俄罗斯不同的历史法则。虽然最早“发现”美国是例外的是法国思想家亚历西斯·德·托克维尔(Alexis de Tocqueville,1805~1859年),但是据说“美国例外主义”的说法是斯大林1929年首次提出的。

美国例外主义让梵蒂冈也感到迷惑。教皇利奥十三世(Leo Xlll,1810~1903年)警告美国天主教具有异端倾向,尤其是美国天主教接受美国传统的政治和宗教分离在当时也是看似危险的。

不仅是美国共产党、天主教,在美国例外主义中还发现了一般化的“异端”倾向。政治社会学者西摩·马丁·李普塞特(1922~2006年)提出,美国的理念由自由、平等主义、个人主义、民粹主义、自由放任主义构成。美国例外主义是世界其他国家看来非常“异端”的组合。有解释称,由于如此例外的理念组合,社会主义在美国才会没有立足之地。

其他人也承认了美国的例外主义。前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Margaret Thatcher)如此称赞美国例外主义,“美国人或者欧洲人偶尔忘记美国是多么独特的国家。除美国外,没有以思想、自由的思想为基础建设的国家”。

独特和不同很容易与优越连接起来。如果优越,自然会指手划脚。美国例外主义很容易发展为只有美国才是世界领导国的观点。问题是,如部分人指出的那样,美国例外主义成为在国内社会不健全的经济运营,在国际社会无视国际规范的根据。

美国相对的衰退越是明显,对例外主义的执着在美国社会内部越是凸显。现在有征兆表明,2012年美国大选中例外主义问题也将凸显,争论的核心是奥巴马总统是否相信美国例外主义。2009年4月出席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60周年纪念活动的奥巴马总统受到了记者“相信美国例外主义吗”的提问。奥巴马的答案是这样的,“我相信美国的例外主义。如同英国人相信英国的例外主义,希腊人相信希腊的例外主义”。美国国内的反对派对他的回答穷追不舍。对他们来说,奥巴马就是例外主义的异端。

现在美国是放弃例外主义还是发展新的例外主义尚不明了。在担心美国例外主义前需要的是,展望“韩国例外主义”。美国例外主义给韩国两点启示。第一,例外主义应当以历史和现实为根据。相当多的美国学者认为,美国例外主义是由神话和幻想编织而成。海市蜃楼般的例外主义某时就会出现问题。第二,如同美国例外主义一样,强大的例外主义源自“异端的想法”。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