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4月15日 (周四)
卡扎菲难逃一劫的根本原因
상태바
卡扎菲难逃一劫的根本原因
  • 中央日报
  • 上传 2011.07.21 15:55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据7月14日凤凰卫视报道: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东线的战局仍在拉锯。13日上午政府军夺回西部山区小城垮利市,下午据报道称反对派再次占领。双方战事到底如何,仍然是各执一词。 形势是什么?此刻在我看来,就像个喜怒无常的小姑娘。还记得3月19日的局势:利比亚政府军攻克、夺回被反叛军控制的两座城市,卡扎菲信誓旦旦地声称,绝不会像本-阿里、穆巴拉特那样,主动让出权利。当初本已考虑“下台”的卡扎菲,又缓过劲了。据说当时“拥卡”军即将收复第二大城市,胜利在望。可就在卡扎菲的儿子声称“24小时结束战斗”的时候,那个满脸鼻涕正哼唧的小姑娘突然咧嘴哏哏笑了——联合国安理会终于通过决议,决定在利比亚设立“禁飞区”;3月20日始,终于实施军事打击了!……尽管至今局势一直处于所谓“拉锯、胶着”状态,但人们已经看到卡扎菲及其政权不可逆转的穷途末路。  我为自己从未失掉信心而欢欣鼓舞。我觉得,历史的车轮谁也绕不过。在我看来,这是天助苍生,天助文明,天助正义!面对芸芸众生——觉醒的,尚未觉醒的,正在觉醒的,仍处愚昧的,老天爷在说:“人权高于主权”的世界共识不可阻挡,文明力量主导国际规则的时代正在形成”。那么,卡扎菲最终是个什么东西呢?毫无疑问,是秋后的蚂蚱,道理很简单,“历史的车轮谁也绕不过”。

  当初,面对“剧变”,据说卡扎菲用他特有声音对媒体怨道,“我如此深爱的人民,他们为什么要反对我呢?”这个普通牧民的儿子说,他1969年发动革命成功,1977年在利比亚成立了人民委员会,当时就把权力全部交给人民了;现在,不存在交权和辞职的问题。在长篇讲话中,卡扎菲还说可以在不发生混乱的情况下,考虑修改宪法问题。  自1969年卡扎菲上台以来,利比亚经济上取得了无比骄人的成功。如今,这个面积175.95万平方公里,人口600余万的国家,人均GDP为9529.26美元。正因为如此,现在卡扎菲似乎无法理解民众为何要跟他过不去,为何要推翻“深爱”着他们的“革命领导人”。  据联合国方面估计,自2月15日利比亚反政府示威爆发以来,已有超过1000人丧生。利比亚人权联盟组织2日则称,到目前为止,共有约6000人在利比亚动乱中死亡,其中的黎波里有3000人,班加西有2000人,另外1000人在其他城市。利比亚人说,“我们只希望能像正常人一样生活。”

  当然,这个世界也不乏类似的报道,说卡扎菲主张部族社会的自然公平,他反对奢侈豪华,过着简朴的生活。他本人生活十分简单,一不抽烟,二不喝酒,也不饮其他高级饮料,仅喜欢喝矿泉水和驼奶。他喜欢住帐篷而不喜欢住豪华宅邸,喜欢骑骆驼而不爱坐高级轿车。他的妻子和儿女一直住在的黎波里的军营里。他在帐篷里办公和会见外宾。1989年,他到南斯拉夫出席不结盟首脑会议,就住在自己带去的帐篷里。革命成功后,他的父亲在首都贫民的窝棚里住了很长一段时间。卡扎菲说,等所有的人都有了适当的住房,他父亲才有像样的住所。无论任何场合,卡扎菲总是身着同一颜色的服装,有时是白衣、白裤、白鞋、白头巾、白手套,外披一件镶着金边的白色斗篷;有时是黄色卡其布军服,戴同样颜色的头巾,在十几名保镖的护卫下出场。据他的保镖们说,卡扎菲的饮食十分简单,早餐是面包和驼奶。午餐多为烤牛肉或烧牛排,外加利比亚汤,有时也吃柏柏尔人爱吃的古斯古斯。(覃显文《卡扎菲把母骆驼带上专机》)

  不久前,围绕前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80岁生日之际获颁俄罗斯最高荣誉勋章一事,各大媒体相继展开富有倾向性、角度截然不同的报道。我想,不管世界各国对戈尔巴乔夫的历史作用评价至今仍是多么地不同,但即便是对苏联最终解体最惺惺相惜者,恐怕也不能否认苏联那样黑暗丑陋的极权体制是如何非正义、不人道,恐怕他自己也不愿意生活在那个任何人随时都可能人间蒸发的、就是贝利亚这样的克格勃头子最终都死于非命的苏联“强国”时代。戈尔巴乔夫当年离开权力中心说的一句话是,“当我离开克里姆林宫时,上百的记者以为我会哭泣。我没有哭,因为我生活的主要目的已经达到,对于一个真正的政治家来说,其目的不是保卫自己的权力和地位,而是推进国家的进步和民主。”

  对比之下,现在再看看独裁者对自己“臣民”的“好”。卡扎菲还曾站在敞蓬汽车上将大把的美钞抛向他出访国家沿途守候的村民。据说卡扎菲浩浩荡荡的出访车队中有一辆专车,装了整整600万元的美金,这些美金就在他出访的5小时行程中,全部撒向他所到之国夹道欢迎他的人群。我相信,那些“受惠”于他的民众会念他的“好”;他国内的臣民们“受惠”于他的“恩赐”会更多,自然也会更拥护和爱戴他们心中的“主”。这是说一不二、说干就干的好处。还在美国布什和戈尔争选总统相持不下的时候,卡扎菲就在自己的电视台发表讲话说:“我从来就不相信美国的大选民主”。他《绿皮书》中的革命理论认为:选举是简单多数统治简单少数。他说,“百分之四十九的选民怎么可能接受百分之五十一的选民选出来的总统?”他的理由是:“凭什么让那百分之四十九服从百分之五十一选出来的选择?让那百分之五十一选出来的人当总统,这民主不是要大打折扣了吗?”显然,卡扎菲要的是“百分之百”当选的总统,像萨达姆那样。在一次卡扎菲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一记者提问首先称他总统,他立即打断记者的话说:“我不是总统”。他解释说,“如果我是总统,我就不得不面对四年一次的选举……,利比亚不需要选举。在利比亚,没有剥削,人民当家作主,管理国家的是利比亚人民。”因此,卡扎菲的称呼,从来就是“卡扎菲上校”,最多“利比亚革命领导人”。卡扎菲不当总统,他还认为,最好的政体就是让人民直接管理国家,自我统治,任何政党、议会和政府都是骗人的,只有人民自己成为统治者才能实现真正的民主。因此,卡扎菲创立了一套具有利比亚特色的政权和民主制度,国家元首称“革命领导人”,各级政府以“人民委员会”、“人民大会”代之,中央政府称“总人民委员会”,议会称“总人民大会”,政府首脑和议会议长都叫“秘书”。(彭开来《“上校”卡扎菲》)

  卡毫无疑问,扎菲要的人民,是为人民“当家作主”;卡扎菲生活简朴,住阿拉伯牧民帐篷,那些别墅和豪华办公室是在不出访、不接受采访时使用的;到南斯拉夫参加不结盟会议,带着一大群骆驼,是为了每天喝新鲜的骆驼奶;他倡议要取消工资和货币,是为了把他的家族与国家混着用……卡扎菲叫人民反对官僚和权贵,叫媒体去揭露世上叫“民主”国家的所有短处,他只做为人民做主的“上校”和“革命领导人”……网友覃显文评语:300亿美金,我们老百姓确实没有概念,但对于一个只有400万人口的非洲国家,不知道意识着什么。人人都是亿万富豪?我们再不明白现在的利比亚就与白痴无异。  

  而我想说的是:很显然,这个名声显赫的、42年威权政体的统治者、独裁者,300亿身家的世界首富之一,与萨达姆、查韦斯、本.阿里、穆巴拉特、金正日等等独裁者一样,在这个民智如此开化的人类社会里仍享受着过去2000年只有帝王才能拥有的绝对权力与尊荣,正是被当代社会与民众所抛弃的根本原因。    

中国读者 刘星洪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