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3月06日 (周六)
从柏林到北京
상태바
从柏林到北京
  • 郑镇弘 评论委员
  • 上传 2008.08.09 09:20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 72年前的一天——1936年8月9日晚上十一点,首尔(时称“京城”)正下着大雨。然而,在距首尔7750公里的德国柏林,孙基祯和南升龙正在参加奥运会的马拉松比赛。当时没有因特网,也没有电视直播,只能通过日本NHK的广播的转播了解选手们的比赛情况。当时对奥运实况转播的广播一天只有两次(傍晚6:30和晚上11点),而且每次只转播一个小时。当孙基祯选手以第四名的成绩通过17.5公里处时,广播转播被残酷地中断了。当时,人们非常想知道最终的比赛结果,但只能急得在一旁跺脚而别无它法。

孙基祯和南升龙的“倾注了灵魂的冲刺”

#第二天(8月10日)凌晨1:30左右,传来孙基祯以2小时29分19秒的成绩夺得马拉松比赛冠军的捷报,这一成绩打破了原来的2小时30分的世界记录。不久,又传来了南升龙获得季军的好消息,人们无不为此欢呼雀跃。在那段“暗无天日”的日本殖民统治时期,奥运捷报给人们带来了久违了的“感动之泪”。

# 在观众们如响雷般的欢呼声中,孙基祯只用了15秒就跑完了冲刺阶段最后的100米距离。这是一个非常惊人的速度,真的可以称得上是“倾注了灵魂的爆发性冲刺”。然而,在孙基祯顺利通过终点后,他首先将跑鞋脱了下来。此时,他的双脚已是血迹斑斑。当时,孙基祯穿的是脚大拇趾与其它四个脚趾分离开的日本跑鞋。孙基祯并不适合这种鞋,感到了诸多不适。但是,真正令他感到不适的是佩戴在自己胸前的日本国旗。

# 参加比赛的选手是朝鲜青年孙基祯和南升龙,但佩戴在他们胸前的却是日本国旗。没有任何一个时刻能够比当时更能够让人感受到国家沦为殖民地的国民身世的凄惨。《东亚日报》于1936年8月25日登载了一张对孙基祯胸前佩戴的日本国旗进行处理之后的照片。这也就是广为人知的“抹杀日本国旗”事件。

# 照片中的日本国旗可以被处理掉,然而在柏林奥运体育场馆中刻着的冠军名单中,朝鲜青年孙基祯的国籍依旧被记录为“日本”。1970年8月15日凌晨,时任新民党国会议员的朴永录趁人不注意溜进了柏林奥运会体育场馆,历时5个小时用凿子和钎子将“JAPAN”改成了“KOREA”。然而,西德警察以“非法进入奥运场馆”以及“偷窃破坏公共财物”嫌疑将其逮捕,并将“KOREA”又恢复成了原来的“JAPAN”,使他的努力最终付诸东流。

太极旗标志的“弥足珍贵”

# 孙基祯和南升龙都已经作古。身为国会议员,带着凿子和钎子将“JAPAN”改成“KOREA”的朴永录还尚在人世。然而,他现在却流离失所,在首尔三仙桥附近的集装箱内艰难度日。在北京奥运圣火开始熊熊燃烧的此时此刻,我们韩国人对太极旗和国号——大韩民国的意识却非常淡漠。我们将通过报纸、广播、互联网等媒体对佩戴着鲜明的太极旗标志的韩国选手们进行全方位的报道,但如果其带来的感动不及当时每天只有两次、每次只有短短一个小时转播比赛的70年前的柏林奥运会,我们将不得不去思考究竟是什么原因。其实很简单,那就是因为我们缺乏一种紧迫感和危机感。大家对于在胸前佩戴太极旗标志和大韩民国“KOREA”已经司空见惯,以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然而,希望大家能思考一下下面这个问题:在70多年前,孙基祯和南升龙是多么地殷切希望能够佩戴本国国旗参加比赛,对他们来说,那又是一件多么令人向往的事情。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