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4月23日 (星期五)
孔贞泽和李御宁
상태바
孔贞泽和李御宁
  • 郑鎭弘 评论员
  • 上传 2008.08.02 08:53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上月30日,在第17届直选制首尔市教育委员会委员长的选举中当选的孔贞泽关键时刻依靠“江南大妈们的疯狂投票”起死回生。现在根据他对公众的承诺,在他到2010年6月止的这1年10个多月的任期内,必须尽快推进在扩大自由型私立高中和特别高中、扩大学业成就评估、强化科学英才教育、扩大择校权等。众所周知,对于1934年出生现年已74岁的孔贞泽来说这将是最后的公职任务。

1934年出生,74岁同岁人

尽管对此争议不断,但是他仍然支持随意性教育,承认教育氛围有充分的鉴别力。究其缘由,当然不是为学生和学校划分三六九等,相反,恰恰是因为他相信只有在承认并接受差别的氛围里,想象和创造才能萌芽并茁壮成长,才能成为真正的学习乐土。然而事实上,当选人孔贞泽所做的承诺中没有出现发扬真正未来竞争力的核心——想象力和创造力的内容性的方案。因此当选人孔贞泽构想如果想要要把软件融合于硬件,就有必要向和他同岁的另一个人学习。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李御宁。

“早上起床后连刷没刷牙都记不清了。那么就摸摸牙刷,湿的话就是刷过了,没湿的话就是还没刷。”曾任第一任文化部部长的本社顾问李御宁笑着说道,“上了年纪,想象力、创造力和推理能力都在,可记忆力就不行了。”确实如此,随着年龄增长,掌控能力越来越强,唯有记忆力的下降是我们无法改变的。但是前李御宁部长的想象力和创造力依然旺盛,他开口成章。语言本身就是一个充满想象力的大宝库,他无心的只言片语中都闪烁着创造的睿智。不久前出版的《年轻的诞生》一书,让年纪轻轻却思想古板的人感到敬佩,使年纪大却思想贫瘠的人觉得紧张。想象和创造的意义上,他就如同珍宝一样。

李前部长和孔当选人恰好都是1934年生今年74岁。虽然说这些话显得我自不量力,但是我认为现任孔委员长从李部长那里学习一些东西。孔委员长提出的首尔市教育体系再整顿是硬件上的整顿,可是从理性来看,推动该问题解决的内容和见解并不是孔委员长力所能及的。所以,在这个问题上,必须结合李前部长的想象力和创造力的软件。如果这两者不能结合,孔当选人促进教育系统上的变化稍有不慎就会再次把学校划分为三六九等,随后将会导致私人机构教育费迅速增长。当然世上没有完美的制度,有矛盾也就有随之而来的副作用。即便如此,也应把握时代的潮流和方向并向其靠拢。时代的潮流和方向就是承认区别容忍差异,并为此力求自觉开放和公平竞争。在这样的土壤上开垦想象力和创造力才是我们的教育应走的道路和方向。

孔的硬件,李的软件

韩国教育的首府首尔市,孔当选人将在不长的1年10个月的任期内促进与以前不同的教育政策。然而这个政策只不过是一种框架而已,往这个框里装什么东西,结什么果子就是另一个问题了。至于往这个框里装什么东西,希望孔当选人能和同岁的李前部长合作。两人的智慧良好协调之时,我们教育的未来多少会有所改变。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