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04日 (周日)
【独家】受最低时薪上调影响 韩便利店老板30%不如兼职赚得多
상태바
【独家】受最低时薪上调影响 韩便利店老板30%不如兼职赚得多
  • 世宗=郑琮勋 记者
  • 上传 2022.10.07 17:16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图为今年7月首尔市内一家便利店里职员在工作。【照片来源:韩联社】
图为今年7月首尔市内一家便利店里职员在工作。【照片来源:韩联社】

据调查,文在寅政府执政5年期间,比最低工资水平赚的还要少的便利店大幅增加,达到30%。直接关门停业的便利店也有所增加。分析认为,这主要受到最低工资急剧上涨以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的影响。

据韩国三大便利店(GS25、CU、7-Eleven)6日向国民力量党韩茂景国会议员(国会产业通商资源中小风险企业委员会)提交的资料显示,最近几年便利店店主们的营业状况大幅恶化。每10家便利店中就有3家店主的每天净利润比在自己店里打工赚最低时薪的兼职生的日收入(以8小时为基准)还要少。

2016年连最低工资水平都赚不到的便利店占韩国全部便利店的11.3%,而这一比率还在逐年增加,去年达到了30.3%,今年甚至达到了30.4%(以7月为基准)。韩茂景议员以上述三大便利店的店铺平均租金、利润率以及雇佣兼职的人工费等为基础,计算了各店铺的销售额、净利润,然后与每年度的最低工资水平进行了比较。

【图表:金映玉 记者】
【图表:金映玉 记者】

据分析,便利店店主收入的恶化是由于文在寅政府急剧上调最低时薪而导致的。2017年最低时薪为6470韩元,2018-2019经过两位数的比率上调,今年上升至9160韩元。对于不得不雇佣兼职的便利店而言,人工费的负担也只能加重。根据韩国便利店业界透露,在便利店运营费用中,人工费所占比重为70%左右,这一比率也在逐年上升。

韩国全国便利店加盟店协会会长桂相赫(音)表示,“虽然最低时薪还没有达到1万韩元,但如果加上周末休息日工资以及四大保险,实际上要支付的时薪为1.1到1.2万韩元左右。尽管如此,兼职生仍然很难找”。

难以承受高额人工费和租赁费等的便利店店长纷纷选择关门。最低时薪大幅增长的2018年三大便利店的停业店铺数比上一年度激增47.3%,之后除了2019年,每年关门的便利店数量都在增加。关门停业的店铺数与开店营业的店铺数的比率,即停业率也从2017年的3.6%上升至去年的4.5%。韩茂景议员表示,“文在寅政府所推行的收入主导型增长(Income-led growth)模式反而给小商户和个体户带来了负面影响”。

从2年前开始的新冠疫情流行更是加剧了这种情况的发生。便利店原来夜间销售额较多,但受疫情影响夜间顾客急剧减少,销售额也随之急剧下降。因此,很多便利店不得不发动家人代替兼职生24小时轮班工作或者顶着赤字坚持营业。

桂相赫会长表示,“虽然保持社交距离的防疫措施被解除,但是由于夜间活动减少,再加上物价上升,大家的开销都缩减了”,“店主们的销售水平还恢复不到新冠疫情之前销售额的70~75%,这种情况下还得多给人工费,再加上新冠疫情的流行,便利店店主们都在经历着双重痛苦”。经营便利店20年的桂相赫会长也表示,“连生活费都赚不出来,就是保个本,所以在考虑能否把便利店继续经营下去”。

然而,小商户等所提议的按照行业、规模划定最低时薪的主张也变得很渺茫。反对上调最低时薪的便利店店主之间甚至提议实行上调深夜时间段的物价的“深夜附加费”制度。“便利店的销售额下降了,而只有人工费上涨了,因此需要实质性的支援对策”的呼声越来越高。

韩茂景议员表示,“如果将最低工资制度统一适用于所有的行业,那么规模较小的中小企业和小商户所要承担的负担会更重。政府应该积极完善最低工资制度”。

世宗=郑琮勋 记者
译 | 阳明 校 | 李佳欣 责任编辑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