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07日 (周三)
防疫补贴减少后纷纷顶着“双红杠”上班 韩隐形感染者或达10万
상태바
防疫补贴减少后纷纷顶着“双红杠”上班 韩隐形感染者或达10万
  • 金南英(音) 沈石勇(音) 记者
  • 上传 2022.07.27 10:52
  • 参与互动 1
分享该报道至

居住在首尔的上班族李某(31岁)26日也在继续忍着轻微的咳嗽去公司上班。李某在本月22日感到身体不适,上班时使用自我检测试剂盒检测出代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阳性的两道红杠。李某今年1月也曾确诊,但这次向公司上司告知了自我检测结果为阳性后得到的回应是“如果症状不严重,就不要去做核酸(PCR)检测,继续上班吧”。李某称,“现在我正吃着1月份感染时医生开的处方药坚持”,“虽然觉得这样对周围人不好,但公司不让休息,我也没办法”。

经营便利店的金某(32岁)今年3月高烧到39度时仍在店铺工作。虽然使用自我检测试剂盒检测出了两道红杠,但金某称“当时妻子也已确诊,没法一下子找到人来看店”,“人总要吃饭生活,实在是没办法”。

有人指出,明明出现咳嗽、发烧等感染新冠肺炎的症状,却没有前往医疗机构进行确诊检测,继续正常度日的“隐形感染者”是韩国第六波新冠肺炎大流行的罪魁祸首。随着韩政府对治疗费用和隔离期补贴的支援力度减弱,不断有人为了维持生计而拒绝暂停工作。

图为26日,在首尔中区首尔站新冠肺炎临时筛查站,市民正在排队接受检测。【照片来源:NEWS1】
图为26日,在首尔中区首尔站新冠肺炎临时筛查站,市民正在排队接受检测。【照片来源:NEWS1】

韩专家:不去检测的“隐形感染者”或达十万

【图表:金映玉 记者】
【图表:金映玉 记者】

韩国疾病管理厅中央防疫对策本部表示,韩国截止7月26日零时较前日新增9.9327万例新冠确诊病例。自4月20日报告11.1291万例以后,韩国新增确诊病例便下降到10万例以下,此后更是一度下降到5022例(6月6日),如今时隔三个多月再次接近10万。首尔梨大木洞医院呼吸内科教授陈恩美(音)分析称,“实际确诊病例可能多达20万例,大约是中央防疫本部官方数值的两倍”,“很多人即使用自我检测试剂盒检测出为阳性,因为症状轻微,就觉得不用治疗,从而不去正式接受检测”。

【图表:金映玉 记者】
【图表:金映玉 记者】

针对确诊者的支援力度减弱:没有症状就不检测

图为7月12日首尔市内一家药店门上贴着自我检测试剂盒在售公告。【照片来源:韩联社】
图为7月12日首尔市内一家药店门上贴着自我检测试剂盒在售公告。【照片来源:韩联社】

针对新冠确诊者的支援力度下降,也是导致隐形感染者增加的一个原因。过去不考虑收入水平面向全国民提供的隔离期间生活补贴(2人以上家庭1天15万韩元)从本月11日起将发放条件限定为家庭人均收入低于基准中位收入100%以下的家庭,以往面向所有中小企业提供的隔离期间带薪休假补贴也将条件限定为员工数量不满30人的公司,居家治疗费用补贴更是完全取消,居民本人需要承担的成本上升。

在百人以上规模的中小企业上班的崔某(38岁)明知除自己外的全部家人都已确诊,却一直以无症状为由没有去接受检测。崔某称,“上半年新冠休假已经取消,要休息的话,就只能用自己的年休”,“已经用年休度了夏季休假,再用年休的话,就得看人眼色,只能相信自己没有感染,继续去上班”。

对于“无症状者”而言,昂贵的检测费用也为他们保持沉默起到了一定助推作用。在医院或诊所进行快速抗原检测,有症状者只需花费5000韩元左右,无症状者有时则需要支付数倍的检测费用,而且各个地方的收费都不一样,比如首尔钟路区某耳鼻喉科诊所收费5万韩元,而位于首尔阳川区某内科诊所收费3万韩元。

韩民众:无法休假,连咳嗽都没有何必检测

连年休也不能保障的很多非正式工和小时工也会隐瞒咳嗽症状。在某网上商城做合同工的崔某(27岁)称,“就算有症状,若找不到能够代替自己工作的人,就只能继续工作”,“虽然身边有同事咳嗽,感到很不安,但也不可能对他说‘我知道你什么情况,去休息吧’”。市民组织“职场gabjil119”和“公共共生连带基金会”在6月10日至16日通过网络进行的“新冠肺炎与职场生活变化”问卷调查结果显示,曾被确诊感染新冠肺炎的353名受访者中,回答“使用了带薪休假”的非正式工比例仅15.3%,是正式职工(45.0%)的三分之一。

还有人对轻症放松了警惕。大学生李某(22岁)透露,“本月初放假后和朋友们一起去旅游,当时一度发起烧来,吓了一跳”,“后来也没有咳嗽,而且很快烧就退了,就连试剂盒都没用”。李某称“朋友们也都说没事”。

【图表:金映玉 记者】
【图表:金映玉 记者】

高丽大学九老医院感染内科教授金宇柱指出,“向确诊者提供的支援措施减少后,检测费用也是一种负担,人们都倾向于不去检测”,“轻症的‘隐形感染者’可能会把病毒传染给高风险人群,存在一定危险”。金宇柱教授还补充道,“应扩大免费提供核酸检测的临时筛查站,只有早期检测,才能抑制病毒扩散”。

有观点认为,国家为伤病职工提供部分收入补贴的伤病津贴制度可以成为一种替代方案。韩政府从7月4日开始在首尔钟路、京畿道富川、忠南天安、全南顺天、庆北浦项、庆南昌原6个地区试点向因伤病无法工作的劳务人员提供一天43960韩元的伤病津贴。首尔大学医学院医疗管理系教授金润(音)表示,“美国在爆发新冠肺炎疫情期间,联邦政府也曾实施带薪病假制度”,“应首先面向没有带薪休假的个体户和平台劳务人员实施伤病津贴制度”。参与连带组织的社会经济二组组长李京民(音)表示,“试点的保障水平大约是最低工资的60%”,“需要达到国际劳工组织(ILO)建议的原工作收入的60%,才有意义”。

金南英(音) 沈石勇(音) 记者
译 | 李小敏 校 | 李佳欣 责任编辑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1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김윤수 2022-07-29 03:45:58
大韩民国加油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