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02日 (星期五)
拜登访韩首站锁定三星平泽工厂,韩国能否以“芯片同盟”打造超级差距?
상태바
拜登访韩首站锁定三星平泽工厂,韩国能否以“芯片同盟”打造超级差距?
  • 金泰润 记者
  • 上传 2022.05.20 11:53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尹锡悦总统和美国总统拜登将在5月20日访问三星电子平泽工厂。照片中左图为4月29日尹锡悦访问韩国科学技术院(KAIST)的纳米综合技术院,右图为去年4月拜登总统在白宫举行芯片峰会时手拿晶圆进行展示的照片。【照片来源:韩联社】
尹锡悦总统和美国总统拜登将在5月20日访问三星电子平泽工厂。照片中左图为4月29日尹锡悦访问韩国科学技术院(KAIST)的纳米综合技术院,右图为去年4月拜登总统在白宫举行芯片峰会时手拿晶圆进行展示的照片。【照片来源:韩联社】

美国总统拜登5月20日访韩的第一站将是在当天前往三星电子平泽芯片工厂(平泽园区)。美国总统出访的首个日程定于一家非跨国企业,这样的行程安排本身就鲜有先例,从中可以看出美国以本国为中心重组芯片供应链的决心。预计届时尹锡悦总统将一同访问,三星电子副董事长李在镕将出面迎接。有分析认为,在全球芯片霸权之争愈演愈烈的局势下,这次访问体现了韩国芯片(K芯片)产业的地位。

拜登访韩首站平泽,韩国战略重要性凸显

三星电子平泽园区全景。【照片来源:三星电子】
三星电子平泽园区全景。【照片来源:三星电子】

文在寅政府时期曾任青瓦台经济顾问的首尔大学国际研究生院教授金显哲表示,“美国准备重建一个把中国排除在外的全球供应链”,“核心就是芯片,凸显了韩国的战略重要性”。首尔大学电气信息工程学名誉教授朴荣俊也表示,“美国打算从中国手中重夺制造业的主导权,这次行程正是美国认识到与芯片制造强国韩国联手直接关系到美国尖端制造业的竞争力的体现”。

韩国打算加入的由美国主导成立的“印度太平洋经济框架(IPEF)”也是出自同一目的。计划于5月24日成立的IPEF是一个带有“反华同盟”性质的经济合作机制,不同于以取消关税为重点的自贸协定(FTA),这一合作机制的重点是合作搭建全球供应链。
 

各企业在全球芯片市场的份额。图表=朴景民 记者
各企业在全球芯片市场的份额。图表=朴景民 记者

但是,韩国的芯片产业正站在巨大的十字路口面前。各大芯片公司的业绩虽然不断冲击新高,股价却纷纷呈现下滑趋势——这是人们对它们未来竞争力感到怀疑的反映。而且各大竞争对手都在打着“芯片自主”的旗帜投入天文数字的资金发展芯片产业。

无视行业与学界要求的《芯片特别法》
  
韩国政府和企业在此期间并非毫无作为。去年5月,文在寅政府发布“K芯片战略”,今年1月国会通过包括芯片产业在内的《国家尖端战略产业特别法》。但这一过程拖延较久,内容也不够大胆。评价认为,在政府战略公布8个月后才通过国会门槛的这一法案充其量只能算个“半吊子法案”,因为其中没有体现芯片行业强烈要求的投资激励和人才培养支持政策等。

芯片行业的高层人士说,“上届政府和政治圈在公布K芯片超大差距战略后,却自困于担心三星和SK等大企业独自获利的框架,未能制定出正确的政策和法案”,“看到各大发达国家的政府和企业都在齐心合力复兴芯片产业,令人直冒冷汗”。因此有看法认为,尹锡悦政府应当对包括这一法律在内的芯片超大差距战略进行补充和强化。

拖延三年才开工的龙仁芯片产业园区
 

芯片企业的“技术竞争”也愈演愈烈。宣布重新进入芯片代工市场的英特尔决定花费400亿美元(约51万亿韩元)在美国亚利桑那州和俄亥俄州建造3个芯片工厂,并计划在未来10年投资950亿美元(约121万亿韩元)在德国等地建造新厂。台湾台积电计划在美国亚利桑那州和日本熊本县建工厂,并打算投资1000亿美元(约128万亿韩元)在美国建造6个芯片工厂。另外,台积电还在与德国和印度政府商议在当地建造芯片代加工厂。
 

龙仁芯片产业园区的鸟瞰图。建立产业集群的计划早在2019年就已经发布,却拖延三年,直到最近才开始动工。【照片来源:龙仁普通产业园区】
龙仁芯片产业园区的鸟瞰图。建立产业集群的计划早在2019年就已经发布,却拖延三年,直到最近才开始动工。【照片来源:龙仁普通产业园区】

韩国的三星电子和SK海力士等企业也在大胆进行投资,却因为层层限制和缺少国家支持而无法施展。龙仁芯片产业园区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2019年公布的龙仁产业园区建造计划受制于各种法规和居民纠纷,前后拖延三年,只到最近才开始动工。SK海力士投资120万亿韩元打造龙仁产业园区的最初目标是在2025年底批量投产,但从目前的情况看来,投产时间怕是要推迟到2027年。

“K芯片产业创下史上最高业绩,眼前却面临危机”

根据SIA和市场研究企业IC Insight发布的去年各国在全球芯片市场的份额,美国以54%的份额稳居第一,韩国以22%的份额排名第二。在芯片产能方面,韩国(21%)也仅次于台湾(22%),排名第二。韩国芯片产业“两巨头”三星电子和SK海力士近期更是不断创下佳绩。
 
今年以来三星电子、SK海力士市值蒸发90万亿韩元

不过,在存储芯片之外的系统芯片市场,韩国的竞争力依然较为低下。尤其是在芯片工程的起始阶段——芯片设计领域,韩国的份额只有区区1%。

在这种情况下,市场对K芯片产业的评价也非常冷淡,虽然三星电子和SK海力士的业绩相继传出捷报,5月19日两家公司的市值却分别比去年年末蒸发72万亿和14万亿韩元。相关业界一致认为,K芯片产业已经错过投资的黄金时间,市场对该产业的未来竞争力表示怀疑。据不具名的芯片行业高层人员透露,“虽然韩国芯片行业今年仍有望创下史上最高业绩,但现在韩国芯片产业处于史上最危险的时刻,也面临着发展的黄金时期”,“新政府应为产业发展提供有效的支持政策,不能只停留在口头上的支持”。

把拜登访韩当作机会

有看法认为,这次拜登总统访问平泽是韩国的一大机会。韩国科学技术研究院(KIST)新一代半导体研究所长金炯俊表示,“这次拜登访问将成为韩美两国在芯片产业乃至量子计算机等尖端技术领域合作掌握主导权的切入点”。

金泰润 记者
译 | 李小敏 校 | 李霖 责任编辑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相关报道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