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0月05日 (周三)
【社论】指责下任总统就能证明自己是成功的总统吗?
상태바
【社论】指责下任总统就能证明自己是成功的总统吗?
  • 中央日报
  • 上传 2022.04.28 11:55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图为韩国总统文在寅15日在青瓦台常春斋与前JTBC主持人孙石熙交谈。【照片来源:青瓦台】
图为韩国总统文在寅15日在青瓦台常春斋与前JTBC主持人孙石熙交谈。【照片来源:青瓦台】

就民主党大选失利问题文在寅辩解称“我并不是当事人” 
谈话中暴露出的包容与和谐消失,倾向自我辩护

常常对主要遗留问题保持沉默的文在寅总统在任期的最后通过记者招待会和JTBC《对话:文在寅5年》发出了声音。我们期待即将卸任的总统展现独特的包容心和智慧,然而我们看到的却是文在寅总统对继任者的微辞不断,以及对自身行为的辩解。这样做真的合适吗?

就政权连任失败的问题,文在寅表示,“我并不是这一事件的当事者,在这件事上我没有置喙的余地,如果我没有参与此事却说的好像因为自己而导致选举失败,这种说法是有问题的”。这种辩解是对间接民主主义、尤其是对责任政治的不理解。选举是检验是否能委任权力的程序,执政党在任期间如果做得好,就会继续被委任权力,反之,权力就会被收回。国民在选举中没有选择执政党,意味着执政党统治期间出现了错误,文在寅总统一直是整个事件的主角。

文在寅还对自己在任五年期间的国政运营做出肯定的评价,听起来也十分刺耳。特别是对于房价暴涨,文在寅主张“这是全球性的现象,韩国的上升幅度是涨幅最小的”。这是在利用包括地方房地产价格在内的全国平均值对个别房价进行歪曲和诡辩。首尔公寓的价格在4年间暴涨了90%以上,并且看到从选票中也可以看出首尔圈的人心向背,为什么还能不痛不痒地说出这种话?

对于“所有的权力都应该被调查”的提问,文在寅表示“确实应该这样做”,他主张现政权与历届政府不同,没有以权谋私,给予自己很高的评价。但在调查现政权的过程中,不止一两位检察官被降职或免职。如果现政府没有问题,民主党为什么要强行推进“完全剥夺检察侦查权”法案呢?

在谈到与朝鲜的关系时,文在寅表示,李明博政府时期发生了天安舰事件、延坪岛事件、木盒地雷等军事冲突——韩国国民认为的朝鲜“挑衅”事件在文在寅的口中变成了“冲突”,这种认知着实令人震惊。

关于候任总统尹锡悦,文在寅的直接或间接发言也有不少问题。他表示,作为检察总长,遵守任期非常重要,中途辞职是不明智的。但让尹锡悦不得不中途辞职的就是文在寅。对于尹锡悦在公开场合表示,“我认为他不适合担任国家领导人”、“他这么做完全是因为没有与朝鲜打交道的经验”、“不能在不了解的情况下废除女性家族部”,文在寅表示“我不认为他提出反对意见就是我们之间有矛盾”,新旧总统的公开对立不是矛盾,那什么才算矛盾呢?

希望文在寅总统能够重新审视今年3月大选结束后在首席助理会议上自己发表的演讲——“现在最重要的是团结”——文在寅总统也不能例外。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