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17日 (周日)
【郑镛洙专栏】朝鲜向联合国提交报告:九成人民仍在烧柴做饭
상태바
【郑镛洙专栏】朝鲜向联合国提交报告:九成人民仍在烧柴做饭
  • 中央日报
  • 上传 2021.08.27 14:25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金正恩从“恐怖统治”转型“坦白治国”

最近有一份文件引起了朝鲜问题专家们的关注,那便是朝鲜在7月1日向联合国提交的《落实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朝方立场文件》(自愿国家审查报告,Voluntary National Review·VNR)。

朝鲜国防委员长金正恩去年10月10日出席在平壤金日成广场举行的建党节阅兵仪式,在演讲过程中抹泪表示,“对不起广大人民群众”。【照片来源:韩联社】
朝鲜国防委员长金正恩去年10月10日出席在平壤金日成广场举行的建党节阅兵仪式,在演讲过程中抹泪表示,“对不起广大人民群众”。【照片来源:韩联社】

这份63页的文件中描述了朝鲜人民的生活状态,介绍了朝鲜在农业、卫生等17个领域的发展目标、现状和面临的课题,可以一窥朝鲜经济的实际情况。朝鲜表示,2019年朝鲜的国内总产值(GDP)为335.04亿美元,只有排名世界第12的韩国国内总产值1.6463万亿美元的五十分之一,在全球排在第96名(以韩国国家统计门户KOSIS的数据为准),介于拉脱维亚和爱沙尼亚之间。朝鲜没有在文件中写明这一数据是名义GDP还是实质GDP,文件中存在大量诸如“所有女性都可以获得满足需要的营养”之类含糊的表述。

近日提交自愿国家审查报告
GDP等实际经济情况的面纱揭开
从统计数据保密的做法转型
有意遵守国际规范,安抚居民

即便如此,与以往拒不公开任何信息相比,朝鲜这次能够公开如此具体的官方资料,已是非常难得。

2018年朝鲜产粮495万吨,“在自然灾害的影响下创下十年来的最低纪录”,但2019年和去年有所恢复,粮食产量分别达到665万吨和552万吨。
 
在能源方面,朝鲜的恶劣情况暴露无遗。朝鲜在文件中公布了朝鲜居民的能源使用情况,称“我们把解决能源问题作为最优先任务”。根据文件内容,朝鲜全国用上电力、天然气等清洁能源的人口平均只有10.3%(以2017年为准)。朝鲜表示,虽然大多城里人使用煤炭做饭取暖,但仍有近90%的人口使用木柴烧火。因此,朝鲜制定了增加发电量、扩大使用可再生能源、引进环保燃料和技术等计划。在卫生领域,朝鲜的儿童死亡率有所降低,取得了一定成果,但医疗人员、制药和医疗设备工厂的技术力量仍然薄弱,存在必需医药用品短缺等问题需要解决。朝鲜表示,本国在饮用水和医疗卫生方面“发展缓慢”。
 
朝鲜如此不加掩饰地公开内部的实际情况,是非常罕见的做法。以“社会主义乐园”自居的朝鲜以往一直设法掩盖国内的落后实情。无论是金日成主席时期,还是金正日国防委员长执政时期,表现都是如此。朝鲜通过官方媒体塑造的形象大部分都是为领导人歌功颂德以及对美好未来的畅想。因此,朝鲜只允许到平壤访问的外国人、特别是韩国人只能拍摄朝鲜光鲜亮丽的照片,并会在游客离境前一天检查他们在朝鲜拍摄的照片,一旦发现不符合标准的镜头,就会将照片删除,并剪下相关胶片。2000年代后期,一位到平壤附近访问的韩国人看到牛在犁地时曾试图拍下充满牧歌情调的这一画面,却被要求当场删除照片,对方表示“共和国怎么会有用牛种田的事情,不可能”。朝鲜当局还经常抱怨“我们有那么多好的不拍,南韩就只会拍抹黑我们的东西”。

朝鲜7月1日向联合国提交的自愿国家审查报告封面。【照片由联合国提供】 
朝鲜7月1日向联合国提交的自愿国家审查报告封面。【照片由联合国提供】 

不过,这样的朝鲜正在作出改变。2018年韩朝关系回暖时,朝鲜虽没有对拍照作出限制,但他们会在路上用手指着某处说“应该拍这样的地方”,被问到“可以拍照吗”的时候,会反问“怎么还要问这种问题?” 朝鲜媒体似乎也被禁止发布自然灾害现场照片。然而,去年朝鲜媒体却直播了金委员长乘坐雷克萨斯SUV视察水灾现场和地方道路被洪水淹没的场面。

最重要的是,近期金委员长在公开场合谈及国内经济情况的态度与以往明显不同。其父亲金正日委员长一直对发布公众演讲非常忌讳。
 
金正恩委员长却一有机会就拿起麦克风。由于未能实现“不再让人民勒紧腰带过日子”的承诺,他在去年10月流着泪说“对广大人民群众感到抱歉和感谢”。在今年6月15日举行的劳动党全体大会上,他谈到国内的粮食困难问题,表示“人民的粮食日渐紧张”。之前在越南河内举行的第二次朝美领导人会谈破裂后,他还曾表示“不要神化领导人”(2019年3月),对前几位领导人制定的“领袖的决定不会有错,必须无条件执行”的思想(唯一思想)进行修正,几乎相当于一种自我告白。

联合国表示,不提交自愿国家审查报告的国家将无法获得经济、技术援助,对提交报告附加了一定强制性,因此朝鲜提交这份报告可能是为了获取联合国的援助。但从朝鲜“宁折不弯”的一贯作风来看,这次提交自愿国家审查报告,可能与金委员长近期的“坦白治国”风格转变有关。也就是说,朝鲜正在改变只对外展示华丽一面的僵化做法,开始关注外部的眼光。金委员长曾在国际奥委会(IOC)等国际机构总部林立的瑞士留学,深知朝鲜如果不与国际社会保持交流就无法获得经济发展,他知道其他社会主义国家都早已改变国家体制,朝鲜如果继续无视国际标准,就会寸步难行。金委员长执政后曾要求朝鲜人“立足于本国土地,放眼全世界”,也体现了他的这一认识。

金委员长刚掌权时曾野心勃勃地要带领朝鲜“一举实现飞跃”,但朝鲜经济仍非常困难。2019年2月在民众的热情欢送下出国参加的第二次朝美领导人会谈空手而回,从2018年开始通过三次韩朝领导人会谈营造的统一气氛也重新冷却下来,无论在经济还是外交、韩朝关系上,朝鲜面临的情况都不乐观。

在 朝鲜政体中,领导人向来被捧上神坛,不可亵渎。将不理想的结果归因于领导人的失败是不可想象的事。因此,金委员长的“坦白”可能是为了引导朝鲜居民和其他官员进行自责。就像最近金委员长以消瘦的形象出现,令朝鲜居民倍感心痛一样。
 
金委员长的“坦白治国”是否出自缜密的算计、背后是谁在策划,目前并无从得知。但这说明朝鲜正在摆脱以往只会用压力强调团结的作风,开始重视国际社会的规则,并把坦白作为安抚民众不满情绪的手段。

中央日报
译 | 宋无忧 校 | 李霖 责任编辑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