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19日 (周二)
拜登提名的驻华大使伯恩斯是何来头?
상태바
拜登提名的驻华大使伯恩斯是何来头?
  • 中国新闻网
  • 上传 2021.08.23 11:38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中新网8月21日电 2020年10月初,时任美国驻华大使布兰斯塔德“挥一挥衣袖”,回到了美国艾奥瓦州老家。这一职位,由此空缺。

美国总统拜登上台后的数月内,提名了多位驻外大使,但驻华大使的人选,始终没定。

如今,新的人选终于浮出水面。当地时间2021年8月20日,拜登宣布,提名资深外交官、哈佛大学教授尼古拉斯•伯恩斯(Nicholas Burns)出任美国驻华大使。

自1979年中美建交以来,迄今已有12位驻华大使。他们大多与中国有着或多或少的联系,有的人与中国打交道多年,有的人曾在华生活,甚至还有人出生在中国,有的还是华裔。

那么,这位现年65岁,即将成为第13任驻华大使的伯恩斯,有何来头?他的提名,将对中美关系产生何种影响?

美国资深外交官、哈佛大学教授尼古拉斯·伯恩斯
美国资深外交官、哈佛大学教授尼古拉斯·伯恩斯

横跨四任美国政府,老牌外交官经验有多丰富?

在提及伯恩斯的时候,多家外媒给出了这样一个标签:经验丰富的“明星外交官”。

可以说,中美关系是拜登任期内最关键、最重要的议题,他需要的是一位经验丰富的外交官,来协助他处理中美间的问题。曾担任奥巴马政府第二任驻华大使的蒙大拿州民主党前参议员马克斯·鲍卡斯表示,“拜登政府需要任命一位让人们能‘哇哦(wow-wow)’的人选,向世界展示中美关系的重要性。”

与“前任”们相比,职业外交官出身的伯恩斯与中国打的交道,并不算多。美媒分析称,如果拜登提名伯恩斯担任驻华大使,将打破延续了四任、由擅长“零售政治”的民选官员担任驻华大使的惯例,转而由富有外交技巧的职业外交官来担任这一要职。

伯恩斯的外交经验,到底有多丰富?

据介绍,他此前在美国外交部门服务了长达27年,横跨从里根到小布什的四任政府:

里根政府时期,伯恩斯先后在美国驻毛里塔尼亚大使馆和美国驻埃及大使馆工作,并于1985年至1987年,担任美国驻耶路撒冷总领事馆的政治官员;

在老布什政府中,伯恩斯担任苏联事务主任;

进入克林顿政府时期,伯恩斯效力于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曾任俄罗斯、乌克兰和欧亚事务主任,国务院发言人,此后又被任命为美国驻希腊大使;

小布什时代,他成为美国驻北约大使,并于2005年至2008年担任国务院“三号人物”——副国务卿。

竞争还是合作?他这样看待中美关系

从履历看来,伯恩斯对欧亚、中东、俄罗斯等事务的熟悉程度,毋庸赘言。但将首次出任美国驻华大使的他,对中美关系持何种态度和立场?

首先,来看看伯恩斯身边的人是如何评价他的:

“如果获得任命,他会是一位‘有效和显眼’的驻华大使”。和伯恩斯相识、共事三十余年的美国外交人员协会主席、前美国驻保加利亚大使埃里克·鲁宾如此认为。

他说:“(伯恩斯)很随和,他是一个非常外向和有魅力的人。他喜欢和人打交道,喜欢和观众讲话,尤其擅长和学生以及年轻人打交道。他是一个很好的演说家。所以,我认为他(如果作为驻华大使)会是非常有效、显眼的。我觉得这正是我们现在需要的。”

另一位熟悉伯恩斯的美国高级外交官表示:“他非常友好、开放、有魅力,但他绝对是一个强硬的人。我认为,如果他获得提名,这将是一个因素。因为无论是谁担任这个职位,他都必须既强硬,又愿意对话。”

伯恩斯在担任国务院副国务卿时,曾直接参与涉及国务院东亚局以及其他与中国有关的事务。一位曾与伯恩斯共事的美国外交人员说,伯恩斯对中国事务非常了解。

和不少拜登政府官员想法一样,伯恩斯也认为,中美关系对美国来说,是“最重要和最具挑战性的”。

不过,根据他此前的言论,其本人究竟是倾向于竞争,还是合作,态度尚不明朗。

4月16日,德媒在一篇报道中曾指出,伯恩斯表示,对美国、欧洲、日本和印度而言,与中国经济脱钩,不是现实选项。他认为,有必要与中国在某些领域合作,例如气候变迁及对抗新冠疫情。

然而,伯恩斯也说,“但我也确信,我们与中国的关系正来到一个关键点,在经济、军事和价值观上存在重大竞争。”他在2017年接受美媒采访时还表示,中国正在“公开挑战美国在亚洲的实力”。

面临挑战,若用对欧经验处理对华关系恐走偏

尽管伯恩斯有着丰富的外交经验,但在处理对华关系方面,有担忧称,他的经验可能会“水土不服”。

有媒体分析,由于伯恩斯在与欧洲打交道方面拥有相对丰富的外交经验,他可能会用与欧洲打交道方面相对成功的方式,处理中国事务。但欧洲不是中国,如果他上任后,简单地把对欧处理方式应用到对华关系上,他对中国的理解可能会产生偏见。

驻华大使一贯被视为“重要但艰难”的职位,尤其是在中美关系日益复杂的当下。

无论是白宫的国家安全委员会,还是国务院,都有庞大的团队在专门负责中国事务。这显示出,拜登政府对中国问题极为重视。

也就是说,作为驻华大使,不仅要和国务卿布林肯、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合作,还需要跟气候变化特使克里,以及国安会亚洲问题协调员坎贝尔协商。

这对伯恩斯而言,也是一项巨大挑战。

不过,分析人士认为,曾效力于民主、共和两党政府且均受到重用的伯恩斯,比较容易获得跨党派的支持。

释放积极信号,新任驻华大使能否缓和中美关系?

曾在奥巴马政府担任财政部驻华经济金融特使的杜大伟曾指出,拜登政府“(提名伯恩斯出任美国驻华大使)可能是向中国发出的一个积极信号,表明拜登正在认真对待两国之间的互动”。

香港《大公报》援引专家分析称,美国未来数年仍将面临严峻的经济困境,拜登政府客观上有必要与中国缓和关系、加强合作。

从现有情况来看,拜登政府倾向于采取“选择性竞争”的做法,即在军事、意识形态领域挑动对立;在经济、高科技领域与中国展开竞争;在疫情防控、气候变化等领域,则展开合作。

如果任命顺利通过,接下来的几年,在中美关系上,伯恩斯究竟会发挥怎样的作用,还有待观察。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