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若巨变韩国应何去何从
상태바
朝鲜若巨变韩国应何去何从
  • 文昌克编辑
  • 上传 2008.06.16 14:50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上月26日晚上,编辑部突然接到了从中国传来的称朝鲜金正日委员长因心脏麻痹而逝世的信息。编辑部一边从主要途径确认消息真伪,一边开始讨论与金正日逝世相关的报道事宜。报社里,为迎接可能发生的各种事件,预先准备好各类资料。当年金日成辞世时,也是靠着这种准备才得以在几小时内没有任何差池地把几个版面的报纸都赶出来的。报纸就是这样做出来的。而为了面对这种非常的时刻,我们的政府准备了什么样的对策呢?我们的国人又做好了怎么样的心理准备呢?脑中闪过了一些不祥的预感,面对明明白白会到来的一些时刻,我们却什么准备也没有。

我们无法知道未来,这也不能交托给算命先生或预言家来完成。为了面对将要到来的那些时刻,必须坚持不懈地在把握现实的基础上对将来可能发生的事态进行描画预测。想要更正确一点的话,要在这种可能的事态里投入我们的构想和努力,从而把单纯的“可能的未来”引导向“正确的未来”。南北之间的未来也是如此。在有准备的情况下,即使朝鲜发生突发事件,我们也可以处乱不惊。

李明博政府的上台,在接触南北问题方面,具备比历代政权都要好的条件。比起用以消除国民对左派政府的怀疑,政府完全可以展开更为开放和积极的对北政策。新政府可以提出将历代右派政策与10年的阳光政策合而为一的,更为宽容的对北政策。但是,新政府的反应显得非常小家子气。在是否要和朝鲜展开对话的争论中,一晃几个月就过去了。美国总统肯尼迪在就职仪式上说:“我们不能因为害怕而对话,但也不能害怕对话。”如果说过去的政府因“万一发生战争怎么办”而一味主张对话的态度是因为害怕的话,那么与之相反,现在的政府则是从“和左派政府有什么区别”的视角出发害怕对话本身。

对话的目的是让对方能按我的意思而行。当对方听从我的话并且认为这对其自己也是有益的时候,协商便可谓成功了。因此,比起是否进行对话,是否掌握了能够移动对方的杠杆更为重要。就我们来说,我们有动摇朝鲜的杠杆,即我们的经济能力。即使我们现有的经济实力不够,只要我们从中东借款,也足以重建朝鲜的经济。只不过是制作一个杠杆罢了。所以,我们的对北政策的重点,应该放在如何制作并灵活运用这根杠杆上。像现在这种连对话都没有的情况下,如果朝鲜发生什么突发状况的话,即便我们具备有效的杠杆,也将束手无策。

基辛格在最近《金融时报》的采访中说“中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保持了数千年独立的国家,是一直给东亚带来经济和地缘政治影响的国家”,并表示了对中国实力的关心。无论是从首尔的中国留学生暴力示威时的中国政府的反应,还是从李明博总统访华时中国政府关于韩美同盟的冷淡发言等来看,自己是韩半岛的宗主国这个概念就像DNA一样,深深地扎根在中国人的脑海中。正因如此,朝鲜有事的时候,能够阻止他们的介入吗?朝鲜政权或者朝鲜百姓,会不会认为中国比南方那些讨厌的兄弟更好?中国进入朝鲜土地的话,韩国的统一怎么办?考虑到这样的方面,在韩半岛上美国的作用变得更重要了。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在卸任之际,去白宫访问布什的时候说道:“韩国人拥有着不得不怀疑包括中国在内的一切周边国家的历史。在这方面,南北韩的所有人都认为美国作为地域和平的守护者是最重要的。”这与金正日认为韩半岛统一后,还是需要驻韩美军的话异口同声。

因为进口美国牛肉问题,整个国家正陷入困境。我们似乎看不到正向韩半岛悄然逼近的“海啸”,而困扰于细枝末节的问题上。现在朝鲜内部正在发生什么事情?朝鲜发生变故时会是什么情况?我们是否还有统一的前景?我们应该与哪国合作?时机到来的信号一直在闪烁着。我们应该睁开眼睛,张开耳朵。机会不是总有的。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