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的同学和学校:被疫情剥夺的校园生活,200万没有“一年级”的新生
상태바
陌生的同学和学校:被疫情剥夺的校园生活,200万没有“一年级”的新生
  • 特别采访小组 魏文姬、权惠林 郑震濠 李佑林 边广贤 记者
  • 上传 2020.11.24 10:54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在家看教育视频的小学生【照片来源:读者提供】
在家看教育视频的小学生【照片来源:读者提供】

新冠疫情对你而言意味着什么?

李允彩(初中一年级代表):对我而言,新冠疫情就像监狱。
李真熙(大一代表):对我而言,新冠疫情就像一场车祸!不是我想要的,日常生活却因此暂停了。
草绿人(小学一年级代表):是我害怕想要消灭的东西,让我不能去玩儿,在学校无法课外活动,实践课不能上,不能去游乐场,体育课也不能跑去玩儿了。
李贞贤(高一代表):新冠疫情妨碍了我的幸福生活。不能和朋友们一起玩儿、一起制造各种美好回忆,也不能一起举行修炼会和体育比赛等各种活动了。

11月24日起,韩国首都圈再次启动二级防疫措施。从今年年初开始席卷全球的这场疫情影响了包括韩国在内全世界人的日常生活。而今年刚刚步入小学、初中、高中、大学等就读的全体新生们集体失去了“一年级”。据韩国教育部教育统计服务发布的数据,今年韩国共有194.7009万一年级生,占全国学生总数(830.2606万)的23.5%。

2020年各学年学生人数。图表=金英玉记者
2020年各学年学生人数。图表=金英玉记者

第一代接受远程教育的学生,公共教育坍塌下的牺牲品

今年各级学校都没有举行迎新仪式,新生们在完全不同的环境中开启了新学校的旅程,成为第一代接受学校远程教育的学生,同时沦为公共教育坍塌下的第一代牺牲者。《中央日报》在今年10月14日至11月5日间面向全国227名小、初、高的一年级学生和121名大一新生进行问卷调查,了解这些“疫情下新生的日常学校生活”。

根据调查结果,新生们平均每周到校上课2.2天,每天到校上课的日子已经成为过去,现在基本都是各学年在不同日期上学,或者隔周返校上课。随着到校上课的次数减少,学生们普遍对去学校感到陌生。在首尔麻浦区某小学就读的一年级学生金某(7岁)说,“感觉很害怕老师,在学校除了少数活跃的学生,大家基本都不说话。相比之下,我更喜欢去辅导班”。《新冠疫情时代学校重塑》的作者、韩国教育开发院研究委员金敬爱表示,“青少年去学校上学的时间缩短,对学校产生归属感的过程变长,各阶段发展都出现了倒退,很让人担心”。

每周上学2.2天,每天4.3个小时网上授课

据调查,学生们平均每天听4.3个小时的网络课程。学生对网课的满意度则出现两个极端。在被问及“网络课程是否有助于理解学习内容”时,40.6%(141名)的学生表示“有帮助”,39.2%(136名)的学生表示“无帮助”,另有20.2%(70名)学生表示“和学校上课差别不大”。有人担忧,这一现象可能会导致学生的学习成绩和能力因为对学习的兴趣或家庭学习环境的差别而拉开差距。

而这种担心正在演变成现实。韩国国会教育委员会的共同民主党议员姜旼姃对过去三年大学入学能力考试6月份模拟考试的成绩进行比较后发现,今年在国文、数学、英语等主要科目考试中获得中等成绩的学生数量大幅减少,而90分以上或40分以下的成绩增加,呈现出成绩两极分化的现象。首尔大学教育系教授严文英(音)表示,“远程课程导致学习能力低的学生在成绩上被拉开差距”,“教育当局应立即开始搜集相关数据,像美国的有教无类法案(NCLB,不让一个孩子落后法案)一样,制定防止学生掉队的方案”。

疫情中和同学的联系方法。图表=金英玉 记者
疫情中和同学的联系方法。图表=金英玉 记者

无法与朋友见面,通过社交软件沟通

学生们和朋友们的感情也逐渐变淡。大部分学生表示,现在一般使用KakaoTalk或Facebook等手机聊天应用和朋友联系(204人,58.8%),还有学生表示基本不和朋友联系(25.9%,90人)。实际上,学生们普遍表示,网络课程最大的不方便就是“无法和朋友们见面”(133人,38.7%)。在首都圈某中学就读的李某(14岁)说,“进入中学,同学换了一批新人,大家本应该通过修学旅行逐渐认识亲近,现在却因为疫情而无法和班里同学一起修学旅行”。

分日期上学或隔周上学的不规则生活也让学生们变得无精打采。韩国青少年咨询福利开发院表示,今年共接到7.7670万次学生咨询,其中大部分是关于朋友关系(1.4222万次,18.3%),紧张·不安·抑郁情绪(1.3879万次,17.9%)和过度沉迷于网游等网上生活(1.1721万次,15.1%)的咨询。

综上所述,疫情下的新生们普遍对去学校感到陌生。人们担心,不规律的学校生活会导致学生无法对学校产生足够的归属感,从而变得更加孤立。中央大学教育系教授宋海德(音)表示,“现代年轻人喜欢待在自己的小世界的倾向愈发明显,对社会的关注度也趋于下降”,“学校、家庭和社会共同体应该共同为他们创造环境,使他们能够很好地与人沟通,形成更加理性的自我认识和价值观”。

网络课程是否有助于理解学习内容。图表=金英玉 记者
网络课程是否有助于理解学习内容。图表=金英玉 记者

须加紧开发线上、线下结合的未来教育模式

问题在于,新冠疫情可能不会在今年年内结束。这意味着,明年还会有数百万疫情下的新生入学。某小学教师表示,“有的学生都上二年级了还不会写字,要从韩语字母开始学起”,“今年的一年级缺了那么多课,可能也很难跟上二年级的正常课程”。
 
教育部门认为,线上、线下课程并行的教育模式可能需要持续到明年。教育部学校创新支持室长李相洙(音)表示,“新冠疫情明年可能还会持续一年”,“明年将大幅双向远程课程项目,使学生们可以通过双向远程授课平台一起讨论、交友”。

新冠疫情带来的教育模式变化要求我们从社会层面出发制定应对方案。金敬爱(音)研究委员说,“现在所有学生的学习进度都不一样,学习能力也存在普遍差别”,“需要考虑开发面向未来的教育模式,使学生们可以通过线上课程学习必要的知识,到校课程以同学讨论、实验等合作实践型课程和一对一教师辅导为主”。严文英教授表示,“现在我们不能让疫情下入学的新生感到恐慌”,“到学校应积极重置看护、社会化、教授指导等职能,制定未来教育对策”。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