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3月02日 (周六)
G20与门客政治
상태바
G20与门客政治
  • 文昌克 大记者
  • 上传 2009.04.14 09:05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旨在克服世界经济危机的伦敦20国集团(G20)峰会是否成功对于我来说并不重要。从电视中看到李明博总统和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特别出席)与20多名国家元首并排而立,想到“韩国的地位在不知不觉之间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我暂时陷入了感慨之中。此前引领世界、以欧洲为中心的七国集团(G7)现在已经不能代表世界了。其替代方案就是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185个会员国中选出有影响力的20个国家,而韩国名列其中。韩国成为G20之一的条件相当恶劣。在20个国家之中,韩国的国土面积最小,人口数量名列第16位。在国土、人口、资源方面,印度、中国、巴西和印尼等国具有韩国难以比拟的巨大潜力。夹在中国和日本的大国夹缝中,只占半岛一半的国家与这些国家并肩而立参与新的秩序。

1832年,即朝鲜纯祖31年,最早的德国新教传教士乘坐英国商船在梦金浦暂时上岸停留。与当时朝鲜的样子相比,现在的韩国只能说是奇迹。“居民蓬头垢面,喧哗嘈杂。生活处于无法想象的低劣水平。”他所见到的朝鲜是贫穷、肮脏和落后的国家。在40年之后的1874年,法国神父达利特写了两本关于朝鲜的书,情况更为糟糕。朝鲜曾是贪污腐败的国家,“高级官员和贵族以吮吸百姓的血为生”,“从观察使到芝麻小官,每个官员(拥有自己的权限)为赚钱不择手段。暗行御史们也不知羞耻地运用他们的权力。”他仔细地记录了官差衙役的残暴。他认为腐败的原因是“官职被公然买卖,买官的人不顾体面,想要夺回买官花费的费用。”(《韩国政治研究》第18集1号,2009年)

读到这里让我想到了卢武铉前总统,还想起了比他更为声名狼藉的前任总统。挂羊头、卖狗肉的人们不就是我们的政治人吗?韩国政治的血液中不是还不断流淌着朝鲜的腐败血液吗?如今的国家分成左右两派相互争斗。可是在左派和右派产生之前,从朝鲜时代开始,韩国政治的传统就是利用国家权力的腐败和致富。对于他们来说,左右并不重要,这只是为了欺骗他人的一种手段。可是是右派造就了韩元党,左派造就了美元党吗?只有相信他们巧舌如簧的我们才是傻瓜。

达利特神父还仔细地描写了朝鲜的门客风俗。“完全不从事生产,进出高官们的厢房,为高官们跑腿,阿谀奉承,谋害他人等玩弄诡计谋取官职的人们。”这与最近我们的政治人士和进行大选活动的人士极为相似。达利特神父称之为“贪婪的乞丐群”。我们政治的底层结构在本质上难道不是接受了朝鲜的门客传统吗?

G20国家、世界第12位的贸易国家虽然值得我们骄傲,但是现在已经到了极限。我们已经站在了十字路口上,是在20多年的昙花一现后消失,还是更上一层楼呢?国家的所有决定只有集中在国会上,但是到了国会就会演化成争斗。政策变成了权利之争和集团利己主义。他们不仅没有将我们引向高处,反而蛀蚀了我们的进取心。政治现在成了国家的绊脚石。

韩国政治改革的核心是从改变政治的意义开始。首先要纠正政治是出人头地和富贵的捷径的误解。政治不是召集门客,执掌权力后分享官职。必须首先让人领悟到,政治是爱国心、名誉尊重、对共同体的服务、个人牺牲。必须要有挑人的眼光。必须吹起新风。虽然要花费时间,但是必须培养纯洁的年轻人。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