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2月22日 (周四)
G20峰会的政治经济学
상태바
G20峰会的政治经济学
  • 金钟秀 论说委员
  • 上传 2009.04.01 09:03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如果对4月2日将在伦敦召开的G20峰会抱有期待,指望此次峰会中能提出实质性的解决危机的方法,无疑将是大错特错。G20峰会由经济规模和发展阶段各异的20个国家参加,从这一点来看,G20的这种结构很难达成最终共识。不论主办方的准备多么周全,在仅召开一天的会谈中都不可能解决任何实质性的问题。也许正是考虑到即使领导人们进行长时间协商也很难有进展,因而此次峰会的日程从一开始就被安排得很紧。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峰会的公报草案未能脱离含糊其辞的原则论。公报以“全球性的危机需要全球性的解决方案”开头,以“我们决意恢复经济增长、抵制保护主义、改革市场和机制,使危机不再重演”结尾。

成员国在会谈召开之前就开始争论不休。针对“应把讨论重点放在何处”的问题,美国和欧洲国家展开了神经战。美国主张各国应增加财政支出以刺激经济,而欧洲国家则认为首先应整顿金融系统、强化市场监督与规范。从表面上看,这好像是一场围绕议题的先后顺序展开的争论,但实际上,美欧双方的对峙带有很深的主导权斗争的性质。最终,这一“前哨战”将以美国主动撤回扩大财政支出要求而平淡结束。这是因为欧洲国家指出“美国忽视了在社会保障体系完备的欧洲,如果经济情况恶化,财政支出将会自动增加的事实”,而面对欧洲国家的有力反驳,美国只能举手投降。

发达国家与新兴经济国家之间的矛盾也浮出了水面。中国提出“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特别提款权(SDR)作为新的基础储备货币以代替美元”的主张后,巴西和俄罗斯立刻迫不及待地表示赞同。从中可以看出,新兴国家对以美国和现有发达国家为中心运作的IMF体制的不满正渐渐消除。而显然美国对此感到不满,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断然称其为“不必要的主张”。发达国家正用掺杂着顾虑的眼光看待新兴国家的这种挑衅。然而随着中国做出让步,表示“不会在G20会议中提出该问题”,与基础储备货币有关的争论宣告暂时缓和。

各国在IMF等国际金融机构的改革问题上也抱有不同立场。虽然G20成员国为了应对全球金融危机而在原则上同意扩充IMF的资金,但各国仍然没能缩小对IMF运作方式的看法的差异。G20大致上达成了一致,将为确保国际流动性而把IMF的资金增加至5000亿美元。然而在分担金额的问题上,各国都宣称本国将多负担一些。各国这样做的目的都在于提高本国在IMF运作中的发言权。

各国在每个议题上的看法都不一致,因此与夭折的对策相比,G20峰会最终很可能将不可避免地选择一个折衷方案。尽管如此,本次会谈在源自美国的大恐慌中号召抵制保护主义的扩散,而且与列强云集的1933年伦敦会谈相比仍要略胜一筹。当时伦敦的会议进行了一个月却没有达成任何协议,而本次会议不管结果如何都会在一天之内结束。

既然本次会谈没有核心,那么我们与其重视内容,不如关注其形式。从会谈的进行过程来看,本次会谈的确与过去截然不同。美国的领导地位不知不觉垮台,而群雄为了争夺主导权而暗自努力。奥巴马总统从一开始就根本没有主导本次会谈的想法,他只是把G20峰会当作欧洲巡访日程的一部分,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本次会谈将由英国、法国和德国主导,中国、日本和俄罗斯也无法左右会谈。现在,世界经济正形成新的格局。李明博总统似乎把这当成是提高韩国地位的绝好机会。今后世界秩序将会如何重编,我们将拭目以待。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