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14日 (周日)
韩日经济合作因二战征用劳工判决赔偿问题冻结
상태바
韩日经济合作因二战征用劳工判决赔偿问题冻结
  • 姜奇宪 尹相彦 记者
  • 上传 2019.03.12 14:39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韩国国内的韩日经济协会通过主页发布通告称,将推迟举办原定于今年5月的韩日经济人会议。协会表示“经过协商后决定推迟”,但是有不少分析称是日本通报推迟会议。

#去年11月,大韩商工会议所不得不推迟原本打算在釜山举办的第12届韩日商工会议所会长团会议。在会议召开前几天,日本商工会议所向大韩商工会议转达了将提及“强制征用二战劳工判决”的立场。大韩商工会议劝阻道,“在经济界活动上提及韩大法院判决的做法有些欠妥”,但是会议还是被取消了,并且双方仍未确定替代日程。

韩国和日本政府之间的外交乱局所引发的风波似乎正在向经济友好活动扩散。日本经济团体为何会出面应对政治圈中出现的问题?高丽大学全球日本研究院教授金永根(音)指出,“政治和经济问题本应该分开对待,但是连负责经济政策的经济产业省都开始出面,这才是问题的核心”。其同时表示,“韩国大法院作出强制征用判决后,这期间一直冷静的日本官员们似乎也开始感情用事”。

或许正是因为这种认识,日本财界还开始讨论起了具体的报复方案,其中就包括关税和原材料、零部件出口延迟。对此,一位要求匿名的经济团体研究所相关人士表示,“日本对韩国可以动用的筹码包括反倾销税或保护关税等,但是却师出无名,而且还会违反世界贸易组织(WTO)协定,因此(真正动用的)可能性不大”。

比起报复性关税,原材料、零部件出口延迟方案的可能性更大。某民间经济研究所研究员表示,“在原材料、零部件进口中,来自日本的货物占整体的15~16%”,“若日本政府延迟出口货物量通关等,韩国经济或将受到一定程度的打击”。以2017年为基准,从日本进口的半导体制造设备达53.8亿美元(约合6.1万亿韩元)。

但是专家们判断认为,即便日本政府采用此类方式进行经济报复,韩国产业界受到的内伤也有限。最大理由在于和中国相比,对日交易规模相对较小。关税厅表示,去年韩国对日出口305亿美元,而进口却达到546亿美元。与之相比,对华出口额和进口额分别为1621亿美元和1064亿美元。

另一大理由就是每年保持在200亿美元水平的对日贸易收支逆差。换言之,如果日本政府以韩国为对象实施经济报复,日本企业也不可避免地会受到打击。

若日本政府强行采取经济报复,造船业将成为受害行业。日本政府在韩大法院作出强制征用判决后的去年11月向WTO起诉称,“韩国政府为支援造船产业,对难以独自生存的大宇造船海洋施以援手,导致日本造船企业遭受损失”。此举成为了现代重工业收购大宇造船海洋工作中的一大伏笔,因为和日本、欧洲联盟等各种政府企业合并审查在即。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