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3月05日 (周二)
[张紫妍家属专访②]“对KBS《九点新闻》的报道感到愤怒和难过”
상태바
[张紫妍家属专访②]“对KBS《九点新闻》的报道感到愤怒和难过”
  • 来源:JES
  • 上传 2009.03.16 16:22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KBS新闻报道的张紫妍画面

-让我们从最开始说起吧。你们和持有文件的H娱乐公司代表刘某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认识的?

“7日晚9点左右,我们在盆唐车医院第一次接到了他的电话,之前我们谁也不认识他。他说‘有东西交给我们看’。后来,晚上12点左右,我们在停车场的车里见了面。”

-刘某说了什么?

“他说‘紫妍不是因为忧郁症自杀的,有文件可以证明”,然后就给我看了文件。但是那时候我们家属心里都很乱,上边写的东西一点也没看下去(姐姐张女士也说‘的确如此’)。我把文件原样还给他,什么话也没说就走了。”

-第二天是否又和刘某见了面?

“刘某找到遗属休息室,给了我们大约四张文件复印件后就想离开。我当时就想,上边是什么内容都还不知道,不能就这样接受,于是就拽住了他。刘某打开最后一页告诉我‘这是紫妍的遗书’,还有居民身份证号和手印。我当时想这不可能是遗书。”

-你们没有仔细讨论文件内容的原因是什么?

“因为我们身心俱疲,没有多余的精力去仔仔细细地阅读文件。我告诉刘某‘不要给我复印件,把原件拿来。小心管住自己的嘴,等把原件拿来我们再一起看。’”

-但是刘某当天向记者声称“有证明张紫妍死亡原因的文件”。

“那是见了我之后的事。在此之前他还说‘一切遵照遗属的意愿’,但是十分钟后他就见了记者说了那样的话。此后,刘某一直主张‘要公开文件。只有公开了这份文件才能为紫妍洗雪冤屈。这是可以攻击紫妍经纪公司代表金某的武器’。我是后来才知道,刘某和金某因演员问题正在打官司。”

-一些媒体10日公开了文件最后一部分“我只是一个没有力量的演员”等内容。

“11日,我把刘某叫到了家里。刘某是带着保镖一起来的。我要求看文件,但他没有带来,他只是重复说‘大体内容你不是已经看了嘛,干脆把文件公开吧’。不知道他是为了谁才要公开文件,我们始终是有怀疑的。”

-那么,您第一次看到文件内容是什么时候?

“最后刘某说13日把原件拿来给我们看,但是12日上午他突然联系我,说当天下午6点在首尔奉恩寺见面。这次刘某仍然带着保镖,他从大雄殿后面的地里挖出了文件给我,并说‘因为金某一直在监视我,所以要处处小心’。”

-当时您读了文件吗?

“从头到尾都看了。内容是告发和金某一起工作的艺人受到的不公正待遇。一共有7页,前两张是有关其他艺人的内容,紫妍自己的部分在后五页上。具体内容和《九点新闻》播出的大同小异。文件后面还有用印泥摁的手印。一眼望去不像是遗书。”

-内容是否属实?

“从紫妍平时的性格来看,很难想像她会以那种方式去攻击一个人。我怀疑会不会是有谁在旁边念,她照着写下来,然后按了个手印。我无法相信那些内容都是真的。那些有关被殴打和被叫去陪酒的内容,对于我们家人来说都是无法想象的事情。紫妍在家的时候只说好事。虽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是我们从来没有想过会有这样的事情。”

-看了文书之后发生了什么?

“我虽然要求带走文件,但刘某说‘要么就在这烧掉,要么我再拿回去,但是不能给你’。最终还是把文件烧掉了。”

-第二天《9点新闻》画面中就出现了烧后剩余的碎片。

“这种事真是无话可说。我确定,12日和刘某一起烧掉的文件彻底被烧成了灰,绝对不会从哪再冒出来什么新的文件碎片。除非还有别的抄本。”

-刘某的反应是怎样的?

“13日晚,我看了新闻预告后给他打了电话。他非常激动,大喊着说‘想让我死是不是’,好像是在质问是不是我们把文件交给了电视台。他还无可奈何地说‘复印件我可一张都没给别人,话不能乱说’。”

-《九点新闻》报道的文件到底出自哪里?

“我也问过KBS的记者,但是他们只说不是从刘某那里获得的。但是一想到让紫妍写文件和保管文件的人一直都是刘某这一点,我认为不管中间经历了怎样的过程,最初只能是从刘某那儿传出去的。”

-或许家人中间有知道这份文件制作事实的人?

“只有A知道。家里人是后来才听说的。”

(以下是A的回答)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