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9月18日 (周六)
美拟提名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斯任驻韩大使
상태바
美拟提名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斯任驻韩大使
  • 金玄基 驻华盛顿记者
  • 上传 2018.04.26 13:57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美国《华盛顿邮报》(WP)等当地媒体4月24日(当地时间)报道称,美国政府正研究将驻澳大利亚大使提名人哈里·哈里斯(Harry Harris)司令官调任驻韩大使的方案。

实际上,当天原本计划为任命哈里斯担任美国驻澳大利亚大使而举行的参议院外交委员会批准听证会突然临时取消。美国政府于前日(4月23日)晚要求取消听证会,美国外交委员会对此予以批准。

图为在美国国会上回答议员提问的美国太平洋司令官哈里斯。

此外,澳大利亚政府也承认从美国接到了这一通知。澳大利亚外交部部长朱莉·毕晓普(Julie Bishop)4月25日(当地时间)表示,“昨天从美方接到相关通知。我们盼望哈里斯来赴任大使,但也理解美国在韩半岛面临重大的挑战课题”。澳大利亚政府的“退让”实际上等于哈里斯已确定担任驻韩大使。

图为美国CIA局长蓬佩奥(图左)和美国太平洋司令官哈里斯(图右)。

由此,美国的韩半岛政府政策阵营形成了约翰·博尔顿(白宫国家安全顾问)-迈克·蓬佩奥(国务卿提名人)-哈里斯(美国驻韩大使提名人)“三足鼎立”。而这三位全都是对朝原则主义者,绝不容忍朝核。

而推进哈里斯担任美国驻韩大使的正是美国国务卿提名人蓬佩奥。因为哈里斯司令官重视原则,在军队内外得到广泛尊重,曾历任太平洋司令官,很了解美国的世界战略、太平洋战略乃至韩美日同盟的重要性。《华盛顿邮报》报道称,蓬佩奥曾私下问过哈里斯司令官是否愿意被调任驻韩大使,哈里斯本人欣然应允。

图为去年8月赴韩访问外交部的美国太平洋司令官哈里斯。哈里斯在会见韩国外交部长康京和前,与美国驻韩大使代理马克·卡纳佩(Marc Knapper)会面。

也就是说,原本哈里斯担任美国驻澳大利亚大使已经敲定,甚至美国白宫已将该决定移交参议院人事听证会,然而在这种情况下美国政府却突然推翻该决定并将哈里斯紧急任命为美国驻韩大使,这意味着发生了必须让哈里斯转任美国驻韩大使的紧急状况。

综合华盛顿的几位相关人士的意见来看,最首要问题就是人才紧缺。据悉,自车维德(Victor Cha)被撤销人事任命之后几位美军和政界出身的人士虽相继被提名,但要么是本人作出推辞,要么就是被认为不具备能应对瞬息万变的韩半岛局势的实力。

图为去年7月访韩的美国太平洋司令官哈里斯在联合参谋本部与联合参谋本部议长郑景斗握手。

但最核心的是哈里斯是美国顶级高官,曾担任三年左右管理韩半岛局势的美国太平洋司令官,能迅速应对朝鲜动向和突发状况。

哈里斯司令官生于1956年,父亲曾担任美国海军准尉,母亲是日本人。哈里斯生于父亲服役的日本横须贺(美国驻日海军基地)。1978年,哈里斯从海军士官学校毕业后,接受了海军飞行员教育。此后,哈里斯相继担任了海军参谋次长、第六舰队司令官、联合参谋本部议长助理和太平洋舰队司令官等职位。哈里斯先后参与了沙漠盾牌行动和沙漠风暴行动、进攻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等八项战争战役,还具有在日本、巴林和意大利等地长期的海外作战经验。哈里斯的夫人布鲁尼·布莱德尼(音)毕业于海军士官学校,在海军服役25年,两人算是正统的“海军家庭”。两人在日本服役时相知、相恋、结婚。

图为与访问夏威夷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夫妇在一起的美国太平洋司令官哈里斯和夫人布鲁尼·布莱德尼(最右边)。布莱德尼也毕业于海军士官学校,在美国海军服役25年。

哈里斯不仅有战斗经验,还在哈佛大学肯尼迪政治研究生院(行政系)、英国牛津大学(国际政治系)和乔治敦大学(安全系)三处获得硕士学位等,精通国际外交。

而且据悉,哈里斯的父亲曾作为海军航海师参与韩国战争,还曾在韩国镇海服役,与韩国颇有渊源。哈里斯曾坦言称,得益于父亲言传身教,从幼时开始就对韩国有很深的感情,理解韩国,对韩国国民抱有感恩之心。

哈里斯司令官2011年在担任联合参谋本部议长助理时曾被派往美国国务院,与当时担任国务卿的希拉里颇为投缘。

哈里斯在政策上被评为“对朝、对华强硬派人士”。此外,对于金特会哈里斯也表示“不能过于乐观,因为美国总统从未与朝鲜会面。我认为要对此擦亮眼睛、保持警惕。同时,美国要对朝要求韩半岛实现‘CVID(全面的、可查证的、不可逆的无核化)’”(3月15日在美国参议院的军事委员会听证会上),持慎重立场。此外,他还对金正恩政权表示,“金正恩委员长的目标是在金正恩和共产政权的主导下实现韩半岛统一”(2月14日在美国众议院的军事委员会听证会上)。此外,哈里斯还对驻韩美军表示,“若美国从韩国撤军,金正恩会高兴得手舞足蹈”。

但现在主要观点认为“哈里斯司令官只是军人思想深入骨髓而已,并非对朝一味强硬的莽夫”。实际上,哈里斯去年5月在美国国会上对固执地询问军事行动可能性的议员回答称,“我们确实正在考虑采取外交和军事措施,但我们并非想让金正恩卑躬屈膝,只是想让他恢复理性而已”。而且对于萨德哈里斯还坦言称,“萨德并非由美国政府或韩国政府单方所做决定,而是韩美两国同盟共同决定的”。

图为韩国文在寅总统和美国太平洋司令官哈里斯正在握手致意。图左是韩国国防部部长宋永武。

美国国防部内多数人认为,“哈里斯的能力不亚于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4月24日(当地时间),《华盛顿邮报》对此进行报道后大部分反应认为,“哈里斯的确是目前驻韩大使的最佳人选”。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