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7月03日 (周日)
韩雇佣部缘何要求Kakao Talk追加“预约发送”功能?
상태바
韩雇佣部缘何要求Kakao Talk追加“预约发送”功能?
  • 张元锡 记者
  • 上传 2017.09.15 15:13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晚上有约正要出去的时候,看到课长发来的Kakao Talk(聊天应用)消息,深吸一口气,又坐回到座位上。这种情况不止一两次了。没办法拉黑,只要有预约发送这一功能,上司们也会感到压力。”(一名在IT企业工作的20多岁员工)

“即便是我们本来就要做的事情。如果前一天晚上得到通知的话还可以准备,但若是早上来消息,那么多的事情怎么可能在一早上解决呢?必须减少工作量或招更多的人,寻找根本性的解决方法,真不从SNS上下手会有什么用。”(一名在建设企业工作的30多岁代理)

政府向Kakao公司提出要求,希望在Kakao Talk上增加有关工作的短信不在晚上发送,而在早上发送的“预约发送”功能。这是因为很多人下班后,在家里处理公司业务备受煎熬。

据悉,韩国雇佣劳动部工作组9月14日访问Kakao公司总部并转达了上述要求。Kakao公司方面的立场是“可以进行考虑,但很难轻易下决定”。最近双方正在就使用Kakao Talk在工作时间之外下达工作指示的改善方案进行商讨。

该消息一经传出,各方争论不休。上班族A某(29岁)说,“若不从国家层面着手,长时间工作的问题将很难解决”,“希望借此机会,企业与劳动者可达成一致协议”。

相反,上班族B某(33岁)认为,“虽然政府要求私营企业增加或删除某一特定功能的事情很可笑,但这样做基本上不会有任何成效,这才是更大的问题”,“如果不改变企业等级文化,做什么都一样”。

韩国正式出现必须限制“下班后工作”的主张是第19届总统选举时期。当时政党候选人刘承旼保证至少11小时的休息时间,提出了限制SNS业务指示等突发性劳动内容的《准时下班法》,获得好评。

文在寅总统也曾承诺,“限制除工作时间以外的电话、短信、SNS等业务指示(不可避免的情况除外),保障劳动者的私生活”。

总统选举结束后的确有过具体的行动。共同民主党辛京珉议员首次提出了相关法律的修订案,国民议党孙今柱议员、李容镐议员等也提出了类似的法案。其中,李荣镐议员的《劳动标准法修订案》最为具体。即工作时间结束后,用户在没有正当理由的情况下不能通过电话或短信、SNS等电子传送媒介向劳动者传送与工作相关的指示。

雇佣劳动部计划,截止到今年末,通过委托研究外国案例等方法推进立法。

因随时都有可能收到的工作指示短信而备感压力的上班族不断增加,这不仅仅是韩国的问题。大众汽车等部分企业也出现过类似的情况,当时给出的解决办法是工作时间结束后,全体员工一起退出工作用电子邮件。然而,国家出面对此做出限制的情况比较罕见。唯一的案例是今年初法国在新的劳动法中加入了一项内容,即超过50名员工的企业必须同劳资达成协议,即下班后有权力不接受工作指示。

虽然出发点是好的,但法制化是否是正确的解决方案,还有很多地方需要深究。首先,几乎不可能在所有企业贯彻这一决策。必须以特定行业为对象,但很难对此进行区分。雇佣劳动部对法制化也很小心翼翼。这也是他们没有直接立法,而寻找增加“预约发送功能”等迂回方法的原因所在。

对此,Kakao公司方面表示,“按照雇佣劳动部的要求,我们已经进行了会议讨论,但我们并没有回复说会在改善功能一事上提供协助”。Kakao公司相关人员称,“短信、邮件、电话等下班之后的工作指示文化的改善不是依靠引入一种功能就能解决的,首先需要进行全社会的讨论”。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