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9月29日 (星期五)
韩政府推动建设罗津-哈桑工业园区
상태바
韩政府推动建设罗津-哈桑工业园区
  • 金相轸 记者
  • 上传 2017.09.08 16:35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图为9月6日,出席第三届东方经济论坛的韩国总统文在寅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在符拉迪沃斯托克国际远东联邦大学举行两国双边首脑会谈前正在握手。

经证实,文在寅政府正推动在朝俄边境地区建设工业园区的方案,作为韩朝俄三边合作事业的一环。在国际社会正围绕朝鲜的核导危机商讨高强度对朝制裁方案的情况下,政府此举预计将引发巨大争议。

一位不愿公开姓名的政府消息人士透露“政府计划的核心是在朝俄边境罗津-哈桑地区建设工业园区”,“文总统在访问俄罗斯之前曾召集青瓦台参谋团队和多位专家针对该问题进行深度探讨”。他接着透露“韩国政府为了扶持罗津-哈桑工业园区建设事业,计划向由进出口银行管理的韩朝合作基金再投入20亿美元(约合2.259万亿韩元)”。

文总统9月6日出席在俄罗斯符拉迪沃斯托克举行的东方经济论坛,并与俄罗斯总统普京进行首脑会谈,商讨了韩朝俄三方合作项目。韩方在当日举行扩大首脑会谈之前举行的韩俄经济共同委员会上表示“政府将在3年内拿出20亿美元规模的远东金融倡议资金,用来为参加远东地区基础设施建设的韩国企业提供援助”。该计划是否与政府扩充韩朝合作基金的方案存在关联,备受人们关注。

文总统9月7日在东方经济论坛上发表主旨演讲时表示“受制于目前条件的限制,我们为促成韩朝俄三方合作而探讨的很多宏大事业虽然无法当场付诸实践,但对于那些能够凭借韩国和俄罗斯两国合作开展的事业,我们还是应该立刻着手”,“当然,如果朝鲜能够从一开始就参与其中的话,就更好了”。

对此,消息人士表示“无论是否能够成功,青瓦台都打算无条件带上朝鲜开展韩俄经济合作”,“(出席东方经济论坛之前)在由经济助理金显哲主持召开的会议上,也表达了这一立场”。

青瓦台核心相关人士说“开发罗津-哈桑工业园区是文在寅总统的当选承诺之一”,“但目前由于韩朝对话完全断绝,政府计划首先强化与俄罗斯的合作,这便是总统此番访俄所表达的核心内容,政府打算以此为基础,以后再逐渐将朝鲜纳入其中”。

韩俄经济共同委员会决定建立协商渠道,商讨韩半岛与远东之间铁路连接、燃气管道与电力网络建设等韩朝俄三方合作项目。

政府似乎有意重启朴槿惠政府时期已经放弃的“罗津-哈桑工程”。以前该工程旨在对连接俄罗斯哈桑和朝鲜罗津港的54公里铁路进行修缮,通过对罗津港进行现代化建设,在该地区进行综合物流事业。

图为2015年12月7日,在釜山江西区现代釜山新港码头,韩国企业在长白山地区生产的矿泉水通过朝鲜罗津港被运到韩国釜山港,正在进行卸货作业。通过罗津港运输长白山矿泉水是韩国政府推动的罗津-哈桑工程第三轮示范运输项目之一。[中央照片库]

朝俄边境地区开发原本是卢武铉政府在开城工业园区之后,又一个大型对朝合作计划。但朝鲜在2006年进行第一轮核试验后,该工程暂告中断。朴槿惠政府时期,韩国部分企业一度按照“欧亚倡议”着手开展了部分工程,但在去年1月4日朝鲜核试验后,随着开城工业园区全面停转,相关企业也已悉数撤回。

对此,韩国北方经济合作委员长宋永吉曾在8月20日举行的韩朝物流论坛(社团法人)座谈会上表示“俄罗斯曾努力将罗津-哈桑项目排除在联合国安理会制裁决议的范围之外,但朴槿惠政府以单边制裁的名义中断了这项工程”,“比起重启开城工业园区,政府更应该首先设法重启这项工程”。

图为在图们江下游朝中俄边境地区从中国一侧的防川瞭望台观察到的朝俄大桥(铁桥),左侧是俄罗斯哈桑站,右侧是朝鲜图们江站。[中央照片库]

不过,相当一部分专家都对政府的这一构思持怀疑态度。在安理会正考虑大幅提高对朝制裁强度来阻止朝鲜在拥核路上越走越远的情况下,政府却先行在假设朝美、韩朝即将进入对话局面的前提下拿出了经济合作筹码。也有观点认为,目前联合国正为切断朝鲜的外汇来源而禁止朝鲜境外劳务输出,即便政府打算建造工业园区,也必将遇到很多困难。此外还有人指出,在美国不惜针对与朝鲜有关系的企业普遍展开“次级抵制”(第三方制裁)以断绝朝鲜资金渠道的情况下,韩俄两国并无太多可以合作的余地。

有分析认为,政府对这项工程采取了“两步走”推进战略。首先推动韩俄两国展开经济合作,以后再顺其自然地把朝鲜纳入合作范围。IBK经济研究所副所长赵奉贤(音)说“可以先在符拉迪沃斯托克建成中小企业专用工业园区,等条件有所改善之后,再使用朝鲜人力资源进行生产”,“由于双方在真正着手建造工业园区之前,还需要很长时间进行磋商,时间比较充裕,俄罗斯应该也会同意”。

为此动用2万亿韩元以上韩朝合作基金,预计也将引起人们的争议。曾在专门研究朝中俄边境开发项目的国策机构担任研究员的A某说“在国家福利和国防等领域需要大量资金投入的情况下,现任政府很难一次筹出2万亿韩元国家资金用于这项工程,而且还需要经过国会审核”。

A某接着说“现在罗先的很多中国企业已经撤回,认为继续下去将很难躲过联合国的制裁”。

对此,青瓦台相关人士表示“政府在预算中增加了近1万亿韩元韩朝合作基金”,“虽然朝鲜拒就合作做出任何回应,预算可能无法在明年立刻被用到与朝鲜有关的事业中去,但我们必须提前安排好充足的预算,才能在打开对话局面之后顺利开展韩朝或韩朝俄三边合作”。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