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9月19日 (周日)
中方合资公司压低供货单价,北京现代供应商面临破产危机
상태바
中方合资公司压低供货单价,北京现代供应商面临破产危机
  • 芮荣俊 驻北京记者,孙海容 记者
  • 上传 2017.08.31 09:47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为现代汽车中国工厂供应零部件的某企业社长J某不仅从今年春季开始一直未能收到货款,还在上周接到了“货款可能要拖到年末支付,望企业自己想办法度过难关”一个晴天雷劈的消息。J社长说“现在我们已经坚持不了一个月了,与现代汽车做了十多年的生意,现在却不得不思考是否需要停止生意往来”。

《中央日报》拿到的由北京现代供应商制作的北京现代理事会讨论资料。[芮荣俊 驻北京记者]

现代汽车中国法人的供货商基本都面临着同样情况。仅直接与现代汽车做生意的一级供应商就超过200家,加上二级、三级小商户和物流等相关领域的企业在内,合作供货商总数可达4000余家。这些供货商大部分属于中小企业,已经平均3个半月(现代汽车方面的统计)未能收到货款,随时可能陷入连锁破产的危机。其中的北京英瑞杰公司已经在上周拒绝继续为现代汽车供应塑料油箱等零部件,导致现代汽车的四家工厂“全体停产”,危机正逐渐演变成为现实。

现代汽车8月30日宣布北京现代的四家工厂重新启动生产。但制造一辆汽车需要两万多个零部件,其中哪怕只少一个螺栓,就会导致全体生产线停转,工厂停产事件随时可能再次发生。

销量情况低迷是导致“现代危机”的首要原因。现代已经将今年的销量目标从当初计划的125万辆下调到80万辆,逐渐降低工厂开工率。原本以三班倒形式24小时不停运转的生产线目前已经变成一班8小时工作制。据说,即便如此员工们更多时间也是在接受教育培训和打扫工厂,而不是真正在流水线前参与汽车生产。一位相关人士说“部分员工由于无法拿到加班补贴,实质性收入减少,甚至做起了夜间代驾等工作”。事实上,今年5月北京平谷地区的10多家零部件供应商还曾发生员工要求保证工资待遇的罢工事件。

现代方面表示,汽车销量锐减五成的最大原因是末段高空区域防御(THAAD,萨德)系统引发的反韩情绪。但也有人提出了不同看法,认为虽然萨德占据很大的原因,但最根本的原因还是现代汽车本身的战略判断存在问题。甚至有预测认为,即便萨德问题得到解决,现代汽车的销量也不可能立刻恢复。

另外,北京现代决策系统的结构性问题也非常值得担忧。北京现代是由现代汽车和中国国有企业北京汽车以5:5的比例共同出资成立的合资公司,生产工作由现代汽车负责,财务、销售工作则由北京汽车主管。

深谙公司内部情况的一位行业相关人士透露“按理说,汽车销量减少一半,公司完全可以先给供货商支付一半货款,但北京现代却没有这样去做”,“掌握财务大权的北京汽车主张先保全公司利益,因此导致了货款拖欠问题”。

《中央日报》拿到的资料显示,现代汽车和北京现代曾于7月19日和31日轮流在首尔和北京举行两次北京现代理事会。中方合资公司北京汽车在会上要求通过将供货商的供货价压低25%的方法来达成今年55亿元人民币(约合8400亿韩元)的利润目标,现代汽车则表示“此举会加重供货商的负担,从现实来看基本不可能实现”,没有接受北京汽车的要求。因为公司已经多次下压供货价格,再压低25%将彻底榨干供货商的利润空间。业界相关人士说“由于围绕利润分配的谈判决裂,北京汽车一直拖欠货款不予支付”,“汽车销量减少导致公司利润下滑,却要求(供货商)降低供货价格弥补损失,以保证自己仍能得到当初计划的利润目标,是一种近乎于耍赖的行为”。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