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6月04日 (周日)
韩中两国关系未来25年应如何准备
상태바
韩中两国关系未来25年应如何准备
  • 刘智惠 记者
  • 上传 2017.08.24 08:59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在韩中两国关系中,隐性操盘手的力量发挥了巨大作用。中国经常维护朝鲜,韩国很难理解这样的中国。而韩国在决定性瞬间只听美国话,中国也对这样的韩国深感遗憾。

25名国际政治专家解释称这是“结构性局限”。韩半岛未来论坛理事长千英宇强调称,“韩中两国间安保利害关系中的对立是结构性的。要放弃获得中国支持的幻想或期待”。

有人建议称,要为韩中两国未来25年和“新常态(new normal)”立足于冷静的现实认识,以长期目光一起规划“朝核解决以后的韩半岛”蓝图。

韩国高丽大学国际研究生院长金圣翰表示,“核心是,要让中国明白,解决朝核问题不仅对韩中两国有利,而且还对中美两国关系和韩美两国关系有利”。在此之前,他表示,“中国认为朝鲜是在韩半岛阻止美国强化影响力的缓冲地带(buffer zone),韩美中三国有必要达成协议,无核的朝鲜也可成为缓冲地带”。

韩国前驻日大使申珏秀表示,“若想要消除中国的忧虑,就要假设统一韩国的军事地位,即假设驻韩美军是否驻扎在停战线以北或撤走地面部队等情况,提前寻找协议点。为此,要启动韩美中三国战略对话”。韩国高丽大学中国研究中心主任李正南(音)表示,“韩国要明确自己没有在韩美两国同盟的支援下单方实现统一的意图,中国才不会担心‘朝鲜崩溃时会出现的战略损失’”。

很多人指出,文在寅政府决定就全面部署末段高空区域防御系统(THAAD,萨德)实施环境影响评估这一摇摆于美中两国之间的“走钢丝外交”是禁物。因为这会让中国徒劳地期待萨德部署决定可能会出现变动,同时也会让美国产生韩国可能会违背承诺的不信任。

首尔大学客座教授魏圣洛表示,“在美中两国之间,若韩国每当此时就采取权宜之计来回避困难,那么就可能会产生信任问题,情况可能会更加恶化。我们应先制定我们的目标,之后再根据目标制定一贯、完成度较高的措施”。

有人指出,虽然文在寅总统以建交25周年纪念日为契机首次访华的构想泡汤,但没有必要着急。

韩国外国语大学国际地域研究生院教授康埈荣表示,“实际利益很重要,因此文在寅总统要意识到韩国国内政治状况,过于着急不好”。魏圣洛教授忠告称,“即使首脑会谈推迟,只保持工作接触即可,没必要不顾国家利益,急于约定首脑会谈”。韩国峨山政策研究院副院长崔刚表示,“没有必要执着于‘美中日俄’的惯例访问顺序。文在寅总统不着急访华这一重要信号也很有意义”。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