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6月22日 (周二)
大使酒店会长:主打生活酒店概念,吸引新顾客群体
상태바
大使酒店会长:主打生活酒店概念,吸引新顾客群体
  • 金星熙 记者
  • 上传 2017.08.22 15:05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大使酒店集团会长徐廷昊预测“酒店行业的不景气将会持续到2020年”。[金贤东 记者]

在韩国部署萨德(THAAD,末段高空区域防御系统)导致韩中关系进入寒冬的情况下,来韩旅游的中国游客数量大大减少。今年1-6月来韩旅游的中国游客共255万人,比去年同期(381万人)减少了41%。而随着中国团体游客的减少,韩国国内的酒店行业纷纷亮起了红灯。此外,受韩国2012年7月至去年年末实施的《旅游住宿设施扩充特别法》影响,韩国的酒店供应量出现了大幅增加。截至去年年末,首尔市内共有348家旅游酒店,客房总数为4.6947万个,比2012年(161家酒店、2.7173万个客房)增加了72.7%。

大使酒店集团会长徐廷昊(65岁)说“政府颁布的旅游刺激政策反而成了影响国内酒店行业发展的毒药”,“预计酒店行业的不景气将一直持续到2020年”。徐会长7月11日与韩国外换银行前行长尹庸老见面,谈到了国内酒店行业的现状和未来展望。尹前行长目前正在中央日报发行的经济周刊《经济学家》中以“尹庸老见到的人”为栏目标题连载自己对经济界前职或现任高层人士进行深层采访的访谈文章。

大使酒店的前身是1955年10月开业的“锦绣庄”酒店,是韩国国内历史最久的民间酒店。[照片来源 大使酒店集团]

大使酒店的前身是1955年10月开业的“锦绣庄”酒店,是韩国国内第一家用民间资本建造的酒店。徐会长的父亲、已故前会长徐贤秀1965年将酒店更名为“大使酒店”,意思是希望这家酒店成为一个代表韩国的形象大使。在美国拉斯维加斯内华达州立大学修完酒店管理学士与硕士课程的徐会长从1985年开始参与酒店管理,并在1992年继承酒店经营权,此后他逐渐将大使酒店发展成了在韩国六个城市拥有19家酒店的连锁酒店集团。

徐会长说,在自己经营酒店的20多年时间里,从未有过像现在这么困难的情况。“朴槿惠总统的弹劾风波大大影响了韩国的形象,朝鲜的核威胁导致韩国的安全风险大大增加,再加上中国的萨德报复、酒店供应量增加等,各种利空因素交织到了一起”。

2015年在松岛开业的韩国最大规模韩屋酒店仁川“Gyeongwonjae”大使酒店。[照片来源 大使酒店集团]

大使酒店的情况同样不尽人意。酒店去年的销售额为1182亿韩元,比2014年(1244亿韩元)减少了5%,预计今年的销售额只有1100亿韩元。徐会长苦苦思索之余,认为应从两方面着手打开局面。首先,他认为酒店应设法跟上物联网(IoT)、机器人、自动驾驶汽车等新技术发展的脚步。他说“以往人们驾驶时间太长,感到累了,就需要在酒店里休息一下再走,如果自动驾驶汽车可以自动把人带回家,人们就不需要中间找地方住宿休息了”,“以往开酒店只要选个好地方,具备方便顾客休息的优质设施,就可以做起生意,但在第四次工业革命时代,酒店必须具备能够跟上时代潮流的软件设施”。今年年初,徐会长对首尔大使酒店的16层客房进行整体翻修,将房间新建成为“物联网智能客房”,使顾客可以使用智能手机调节灯光、窗帘和房间温度,并自动向酒店发送打扫房间或请勿打扰等信息。此外,徐会长还计划推出统一的网络订房平台,将19家大使酒店的客房信息整合到一处,方便顾客在网上订房。

另外一个方案是增加韩屋酒店或派对套房等凸显“生活方式”的酒店设施,吸引新的客户群体。徐会长说“去年5月我们投资500亿韩元在仁川松岛建成了五星级韩屋酒店——仁川Gyeongwonjae大使酒店,顾客反响不错”,“我们将韩国传统的建筑风格与酒店设施结合到一起,吸引了游客的关注”。

他还主张,引进机器人并不会对酒店行业的就业岗位造成大的影响。根据英国牛津大学发布的调查结果,酒店服务员也是在第四次工业革命影响下可能消失的行业。但徐会长说“在酒店行业,重视与顾客进行感情交流的感情服务非常重要”,“像日本一样,机器人酒店服务生虽然可以做到为顾客拿放行李、接受预约等工作,却无法完美表达出人类的感情”。因此,他正在建造专门培养酒店服务生的培训学院。他说“我想把酒店打造成一个可以像家、有时像办公室或公园一样的综合空间,因此需要更加专业的酒店服务生”。

◆大使酒店集团

从1955年仅拥有19间客房的小酒店“锦绣庄”起步 是韩国国内历史最久的民间酒店。1987年与法国雅高酒店集团结成伙伴关系,成立了韩国雅高大使酒店。目前拥有Novotel、Ibis等品牌,在全韩国6个主要城市共拥有19家连锁酒店。集团去年的销售额为1182亿韩元。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