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2月22日 (周四)
“数字痕迹”成犯罪克星
상태바
“数字痕迹”成犯罪克星
  • 高诚杓(音) 记者
  • 上传 2009.02.24 13:52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2006年3月6日下午2时30分左右,首尔木洞某补习班前,小学生A某(9岁)遭到两名青年绑架。两个小时以后,绑架者用手机致电A某的母亲说道:“你的孩子在我们手里,准备好1亿韩元赎金。”

韩国警方立即向管辖当地的电话局发送了《紧急监听书》,开始追踪绑架者的位置。调查显示,罪犯在首尔禾谷洞和堂山洞一代的地铁站附近,使用过公共电话和手机。警方对设置在这一地区建筑物和地铁站的10多台闭路电视进行了排查。对照打电话的时机,进行仔细分析后,警方掌握了罪犯的身份。

此外,在看到罪犯使用信用卡乘坐地铁的闭路电视画面后,警方在首尔地铁的帮助下,掌握了在同一时期内各种信用卡的使用情况。随后,警方在与信用卡公司取得联系后,成功获得了罪犯的个人信息和住所。信息显示,绑架者是车某(34岁)和他的弟弟(28岁)。

第二天凌晨1时,警方向车氏兄弟的住所派遣搜查官,并说服了他们的家属。在接到父母和姐姐不停的说服电话后,车氏兄弟认为案情已经败露,于是他们放走A某,让其乘坐出租车回家。绑架案发生仅13小时后,也就是7日凌晨3时30分,A某得以安全回到父母的怀中。

警方通过移动电话位置追踪技术,得知车氏兄弟沿着京釜高速公路,正在向忠清南道天安方向逃跑。警方立即对其进行追捕,于当天上午11时将其缉捕归案。


瞬间掌握绑架者行踪


罪犯想要完全隐藏自己的行踪是十分困难的。首先,在犯罪后的移动过程中,罪犯不可能避开所有设置在大街各处的闭路电视。截获被害人手机发送数字信号的最后地点后,警方可以以该位置为中心,推测罪犯的移动路径。在分析闭路电视的画面后,警方就能找到罪犯的踪迹。

首尔警察厅多功能现场分析室的负责人表示:“利用同一手法前科人员信息系统,与闭路电视拍摄的犯罪嫌疑人脸型进行对照后,警方可以将拥有相似容貌的人缩小至4倍甚至2倍以内。如果是初犯或者闭路电视没能拍到犯罪嫌疑人的清晰照片,那么警方很难找到犯罪嫌疑人。”据警方透露,尽管闭路电视给破案提供了线索,但是仅靠这一手段,找到犯人的几率只有5%都不到。

在个人固有信息中,破案使用最多的是指纹信息。韩国警方拥有全韩国17岁以上,所有获得身份证的国民的十指指纹信息,这一信息系统被称为“指纹自动检索系统(AFIS)”。如果案发现场能检测出犯罪嫌疑人的指纹,那么使用该系统最快可以在10分钟内掌握罪犯的身份。

数字文化研究所博士李英石(音)说:“闭路电视、交通卡使用纪录、银行使用纪录、手机通话清单、手机信号发送地点等,都是现代人在使用数字机器时留下的痕迹,这些痕迹又叫做‘digital footprint(数字痕迹)’或者‘digital shadow(数字影子)’。虽然这些痕迹对破案起到了大帮助,但有时这些信息也会被用于泄露个人信息或者监视市民等不好的方面。”

信用卡公司掌握客户所有消费形态

信用卡公司也有许多顾客的私人信息。分析信用卡的使用清单后,信用卡公司能够掌握客户的兴趣和生活式样,并加以商业利用。2007年,某信用卡公司职员在收取500万韩元后,向一家保险公司的客户开发负责人泄露了7万余件客户信息。该职员遭到警方揭发后,该信用卡公司的客户也提出抗议。

当时,K某(46岁)向韩国金融监督院请愿,表示自己的个人信息无故遭到泄露。K某说:“我经常在周末和家人一起外出旅游,有一天接到某保险公司职员的电话。对方问我是不是经常在周末外出旅游并要我购买他们的周末特约保险商品。我感觉自己的信用卡信息被保险公司知道了,十分不快。”

消费者监视市民连带干事李素贞(音)说:“信用卡公司对于客户在哪里,进行何种形式的消费都了如指掌。可以说,我在哪儿、干什么信用卡公司都知道。此外,信用卡和交通卡合并之后,就连我要去哪儿都会被信用卡公司知道。尽管韩国国家机构对市民私生活的侵犯和监视十分严重,但现在消费者也要关注企业监视市民的问题。”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