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0月07日 (星期五)
美国副总统访韩 对朝中两国施压
상태바
美国副总统访韩 对朝中两国施压
  • 刘智惠 朴成训 记者
  • 上传 2017.04.18 11:10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图为韩国代总统黄教安(图右)和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图左)于4月17日会谈前在首尔三清洞总理官邸相互握手。(图片来源:青瓦台摄影记者团)

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在三天两夜的访韩日程中,一言一行都是在对朝中两国施压,进行了周密的筹划。重点在于4月17日下午在首尔三清洞总理官邸举行的韩美联合发布会上。

彭斯副总统提到了最近美国攻击叙利亚空军基地以及对阿富汗进行大规模空袭一事,他直接表示“我们希望和平实现韩半岛无核化的目标,但所有选择都在谈判桌上”。之前他在访问非军事区(DMZ)时也站在仅距军事分界线60米的地方警告称,“朝鲜不要对美国和同盟国以及韩美两国同盟的决议(resolve)进行误判(mistake)”。当时朝方警卫正密切注视着彭斯副总统。

他还表示,“朝鲜最好不要试验该地区的美军力量(strength of armed forces of the US)”。韩国政府相关人士表示,“彭斯副总统明确表示,特朗普政府与历届美国政府不同,将用行动告诉大家美国计划如何应对朝鲜”。

彭斯副总统当天在访问非军事区之后在自己的推特上上传了白宫办公室内书桌的照片。其先父曾是韩国战争参战勇士,桌子上放有其父获勋章时的照片以及所获得的勋章。(图片来源:彭斯的推特)

彭斯副总统忠实地传达特朗普总统的意思,特朗普总统一直不断对华施压,以期解决朝核问题。彭斯谈到美中两国首脑会谈并表示,“我和特朗普总统都坚信(confident)中国会对朝鲜威胁进行适当地约束。若中国不能顺利应对朝鲜,那么将由美国和同盟国来做”。

此外,他还谈到了中国对在韩半岛部署末段高空区域防御系统(THAAD,萨德)进行报复一事。他批判称,“中国的经济报复有问题。我们更希望中国好好管束朝鲜,因为正是朝鲜的威胁让我们不得不采取这一防御措施”。

韩国高丽大学国际研究生院教授金圣翰表示,“在特朗普政府的新对朝处理方法——‘最高强度的施压和干涉(maximum pressure and engagement)’中,‘干涉’的对象是中国。这意味着将最大限度地对华施压,以解决朝核问题”。金圣翰教授接着分析称,“先给中国面子,之后就直接表示‘若无进展,美国将会考虑一切选项,若到了那时中国也无话可说’”。

彭斯副总统强调称,特朗普政府正采取与奥巴马等历届政府截然不同的处理方法。接着,他逐条指出了朝鲜的行径。“在二十年间,美国和同盟国一直进行和平的努力,以让朝鲜核项目解体并协助解决朝鲜国民的困难,但在所有阶段,朝鲜一直以欺骗、毁约、核与导弹试验来回应我们”。接着,他宣布称,“在过去18个月间,朝鲜进行了两次非法核试验并史无前例地发射了多枚弹道导弹,甚至在我来(首尔)的路上,朝鲜还强行发射了导弹,虽然最终发射失败。上一届政府一直采取的战略忍耐(strategic patience)的时代已经结束”。韩国梨花女大国际学系教授朴仁辉评价称,“对于朝鲜问题,美国比以前表现出更为坚决的态度”。

图为韩国总理室将画有当时彭斯副总统先父接受勋章场景的高丽白磁盘赠送给彭斯副总统。(图片来源:韩国国务总理室)

彭斯副总统前一天在龙山美军基地做完复活节礼拜后与将士一起用餐时还强调称,“朝鲜发射导弹(失败)分明是‘挑衅’,对此我与特朗普总统进行了两次通话”。还有观测称,彭斯副总统的对朝观点在原则上比特朗普总统更强势。这似乎与他的家族史有关。

彭斯副总统每去一个地方就会强调韩美两国同盟是“血盟”。他的先父是一位战斗英雄,曾参与韩国战争,因在猪排山(Porkchop Hill)高地战斗中进行殊死搏斗,在距今64年前的1953年4月15日获得了陆军勋章——铜星勋章。彭斯副总统的第一个日程选择参拜韩国国立首尔显忠院也是出于同一原因。他在访韩途中在专机空军二号中还向记者们说明称,“当眺望父亲曾浴血奋战的土地时,我不禁肃然起敬”。

他在记者招待会最后悲壮地表示,“自由民主主义的韩国正是得益于韩美两国军人的牺牲才有可能,其中包括我的父亲”。他还表示,“65年前,我父亲爱德华·彭斯少尉曾隶属美军第45炮兵师,与韩军一道为韩国的自由而奋战。虽然父亲可以再次回家,但父亲的战友和很多韩国军人却战死沙场”。接着,他表示,“韩美两国一起浴血奋战,一起繁荣昌盛。我们两个自由国家的友情将是永恒的(eternal)”。当他使用“永恒”这一词时,记者会上的韩方人士也露出惊讶的神色。

最近有人担忧美国会“越过韩国(Korea Passing)”,即美国在韩半岛问题上可能会将韩国排除在外,独自做决定,彭斯副总统的这一发言可以说消除了这一疑虑。韩国外交部相关人士表示,“据我所知,美方让彭斯副总统亲自发言,以证实韩国国内部分人士的担忧没有依据”。

此外,韩国政府也积极应和。韩国总理室制作并赠送给彭斯副总统一个高丽白磁盘子,上面画有其先父接受铜星勋章的场面。

之前,彭斯副总统前往韩国总理公馆会见黄教安代总统时,黄教安代总统还亲自迎上去给他打伞,当天会谈其乐融融。黄教安代总统和彭斯副总统大约进行了两个小时的会谈并共进了工作午餐。据悉,午餐菜单是烤牛肉和拌饭,但双方全都集中在协议上,未能好好用餐。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