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16日 (周六)
摄影师安世宏用镜头记录亚洲日军慰安妇受害者
상태바
摄影师安世宏用镜头记录亚洲日军慰安妇受害者
  • 林仙英 记者
  • 上传 2017.03.18 07:38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图为摄影师安世宏所拍摄的照片,照片中的主人公是一名95岁高龄的日本慰安妇中国受害者。老奶奶手中拿着自己20多岁时的证件照,回忆起她那被日军吞噬的花样青春。(图片作者:安世宏)

140多名。这是摄影师安世宏(音,46岁)17年间在韩国、中国、菲律宾、印度尼西亚及东帝汶等地找到的慰安妇受害老奶奶的人数。他用相机记录下了奶奶们刻满皱纹的脸,还有那累累的伤痕。

笔者于3月8日在首尔见到了与韩国在日侨胞结婚后在日本居住了7年的安世宏。他拿出了他小巧轻便的相机,说道“拍照时不会让奶奶们感到任何负担,甚至基本不会发出声音”。

据推测,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军慰安妇多达20万人。安世宏从2000年开始寻找韩国国内外的慰安妇受害者,给她们拍照并且将她们的故事记录下来。“整个亚洲都有日军慰安妇的受害者,我想以此告诉世人战争的残酷”。

安世宏的摄影作品

曾担任自由摄影师的安世宏1996年在分享之家拍摄大片,与老奶奶们结下了缘分。一位受害老奶奶的一番话让他的心头为之颤动。“被践踏的我们并不觉得羞愧,做出这种事情的日本才应该觉得羞愧”。在随后的三年中,他一直在分享之家做公益活动,同时也找到了自己前进的路。

寻找慰安妇受害者的路并非一帆风顺。他以在亚洲内曾设立日军慰安所的地区为中心各处打听。他常常需要坐几个小时的飞机或轮船到山村或是小岛的村庄里。每当得到消息后便会立刻前往,但经常都是白跑一趟。他作为自由摄影师所挣得的钱大部分都用在这件事上。

摄影师安世宏把在亚洲居住的日军慰安妇受害老奶奶的样子都记录在了相机中。(图片来源:姜正贤记者)

即使辛苦地找到了一名受害者,想让她打开心扉也并不容易。他的内心渐渐急躁起来,随后他便下定了决心。“要想着不是为了照相而去,而是为了倾听她们的故事而去”。有些老奶奶第一次见面时拒绝与他交谈,后来被他不辞辛苦一次次上门的真心打动,敞开了心扉。他每次照相都一定是在征求了老奶奶家属同意后才进行的。

安世宏表示,“采访是把奶奶们零散的记忆像拼图一样拼出来的过程”。2016年以95岁高龄离世的李洙丹(音)老奶奶被日军当作慰安妇带去了中国,在战争结束后也无法回到家乡,一直留在了中国。因受到蹂躏无法生孩子的老奶奶将玩偶当作自己的孩子,与它相依为伴。(小照片)

在东帝汶见到的一位奶奶,因为患有阿尔茨海默氏病,而无法亲自控诉日军的罪行。她的妹妹替姐姐说出了伤痛,这时受害老奶奶的表情变得扭曲。虽然失去了记忆,但是痛苦仍然存在。安世宏说,“东南亚受害的女性都无法得到政府或是有关部门的保护”,“我们应该为帮助受害者坚定地发声而作出努力”。

安世宏将这些作品汇编成了2013年摄影展览会《层层》的影集。2003年从韩国开始,后来在纽约、巴黎及柏林等地举办摄影展或是演讲。2012年在东京的展示会也很是曲折艰辛。原本决定出租场地办展览的尼康方面因日本保守势力的抗议突然取消了展览会。但是安世宏在诉讼中获胜,最终完成了展览。“尼康方面在展览馆内安排职员,设置闭路电视(CCTV)等,戒备森严。我也受到过日本保守势力的威胁,但是看到一位带着女儿去看展览的日本母亲,我看到了希望”。他与志愿者一同推动着“层层计划”,正在开展帮助受害的老奶奶们修房子、支援她们医疗费等志愿服务。

安世宏计划8月在韩国、9月在日本举办展览。他表示“我将继续记录奶奶们的故事,并将这些故事告诉世人”。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