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专家眼中的韩国低出生率现状
상태바
日本专家眼中的韩国低出生率现状
  • 申成湜 福祉专门记者
  • 上传 2017.02.24 14:47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场景 1

儿子:“爸爸!我需要钱买汽车。”
父亲:“你的工资肯定买不起,给你。”
已经工作且已成家的儿子向父母要钱买车,父亲立刻掏出了钱。



#场景2 父亲:“现在才回来啊。”
儿子:“这是这个月的生活费。”
父亲:“既然能赚钱了,就不能再依靠父母,支付自己的生活费才对。”

出席韩日论坛的有韩国保健福祉部部长李江浩(音)、日本国立社会保障与人口问题研究所博士铃木透、胜间田由纪子和韩国保健社会研究院博士李三植(音,左起依次)。

2月23日,在首尔中区高丽亚娜酒店举行的“韩日社会政策论坛:低出生率与老龄化的冲击与应对”活动上,介绍了漫画家李元馥的作品《远国邻国——日本篇》。当日韩国保健社会研究院及日本国立社会保障与人口问题研究所的人口专家悉数出席,探讨了低出生率与老龄化问题的解决方案。

铃木透博士表示“现在我从历史和文化方面分析一下人口问题”,并用韩语进行了发表。他是个韩国通,日常生活中可以毫无障碍地用韩语对话。漫画中介绍“日本的子女婚前一般生活在父母家中,就业后都会向父母支付生活费”,而在韩国“子女结婚后已经独立生活,却还会向父母伸手要钱,这在日本简直无法想象”。他认为,这种文化差异便是导致两国出生率出现差异的原因。

韩日两国虽然都存在低出生率问题,但韩国去年的出生率为1.17名,日本2015年的出生率为1.46名。韩国史上出生率最低的年份是2005年,出生率只有1.08名,而日本的最低出生率为1.26名。铃木博士从历史上日本的封建制度和韩国的儒教主义中找到了导致这一差距的原因。封建制度指领主之间既存在适度的联合,又拥有独立的军事和立法权;而历史上的朝鲜则是个由官僚贵族统治的社会。因此他分析认为,韩国与台湾继续沿袭着历史上儒教传统的家庭体系,是导致出生率较低的原因之一。他说“儒教传统中,父母与子女的关系非常紧密,进而导致子女独立的时间向后推迟,催生依靠父母生活的啃老族,进而出现晚婚晚育现象”。相反,“日本的父子关系相当疏远”。

大学附属医院崔某医生(60岁)已经成年的儿女(28岁、26岁)便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儿子推迟了大学毕业时间,仍在为就业进行准备;女儿从大专院校毕业后一直没有从事任何工作,依靠父母的接济生活。首尔研究员最近的调查结果显示,2015年首尔25-34岁的未婚男女中,55.9%都与父母等家人共同居住,依靠家人生活。

铃木博士指出,韩国的儒教传统一是强调道德,不承认未婚同居和婚外生育的子女,二是催生出贵族文化,轻视体力劳动,导致人们过度看重考公务员和大企业就业。此外,传统的男女性别角色文化又导致职场妈妈同时承担着工作和家庭的双重负担。他说“韩国社会的低出生率与老龄化速度已经达到世界最快水平,如果继续像朴槿惠政府一样承诺在不增加税收的前提下提高福利的话,将永远不可能解决低出生率问题”。

当日发表主旨演讲的森田朗所长警告称“虽然目前农村老龄化现象严重,但十年后大城市也将出现此前从未经历过的严重老龄化问题”。他预测称,到2040年,东京都、神奈川县、大阪府、埼玉县、千叶县等日本首都圈的老年人口将达到50%以上,届时将会出现医疗、疗养设施和相关服务短缺的问题。

过去10年期间,日本的基层地方区划(市、町、村)不断为了生存而进行合并,已经从3300个减少到现在的1700个。他预测,这种“地区消失”的速度会越来越快。森田所长对韩国2013年和2040年的老龄化地图进行比较,建议“韩国也应该提前为首尔、仁川、京畿地区老龄化冲击做好准备”。他说“应在地方建立据点城市,引导分散首都圈的人口,并应为此扩建医院”。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