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亟需构建通商部门控制塔
상태바
韩国亟需构建通商部门控制塔
  • 何南贤(音) 记者
  • 上传 2017.02.06 15:56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韩国亟需构建通商部门控制塔

“凛冬将至。”

韩国开发研究院国际政策研究生院教授兼通商专家李时昱就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加大贸易保护主义力度一事进行了上述评价。这是指贸易保护主义的扩大对贸易依存度较高的韩国来说将成为寒冬。但是与为即将到来的“通商战争”进行战斗准备的美国等贸易大国不同,相对较弱的韩国没有任何应对之策,出现众多不和谐音符。

代总统黄教安最近表示,“需要集中各部门的力量来机敏应对骤变的国际通商环境”。但实际情况与此相距甚远。一个代表性的例子是,关于美国针对韩国对美经常收支盈余不满,韩国的应对方法十分混乱。韩国企划财政部1月26日所发表的《2017年对外经济政策方向》中所包含的“扩大美国产零部件的进口”这一内容,当天立即在对外经济部长会议中被删除。企财部为了减少对美经常收支盈余的规模,表示要增加美国产零部件的进口。但产业通商资源部立即补充解释称,“此前不曾对此进行讨论,未来的计划还未确定”。

韩国企财部认为应该先对美国表现出诚意,而产业部则认为“应在协商前隐藏计策”。虽然意见可能会存在相左的情况,但问题是意见分歧被众人所知晓。企财部统管对外经济政策,而产业部负责通商政策。产业部中,通商政策的实施由1级副部长助理李仁浩负责。在这一构造下,控制塔无法运作。

专家们首先主张对萎缩的通商组织进行扩大改编。2013年随着朴槿惠政府的上台,通商职能从外交部转到产业部,已有的部长级组织也被缩减为以副部长助理所管理的“室”为单位的规模。时任总统职务交接委员会国政企划调整科干事的庾敏凤解释称,“产业部可综合执行通商交涉和对策”,“产业部部长可负责通商”。这一判断意味着产业部可以进行韩美、韩•欧盟(EU)间等重大自由贸易协定(FTA)的签订以及“事后管理”。

“任命协商能力强的通商专家为部长”

对此也有人指责认为这一措施是对骤变的通商潮流视而不见。西江大学国际研究生院院长许允表示,“通商职能置于何处并无大碍。但在通商环境瞬息万变的现实中,通商组织应当维持在部长级以上”。仁荷大学对外副校长郑仁教也表示,“通商作为产业部内的组织被缩减,并被排在后面”,“在引导相关部门间的协议和作为控制塔的作用中,副部长助理级别远远不够”。

随着“提前进行大选”的可能性增大,在关于改编政府组织的议论中,专家们共同认为往后通商组织应当具有更大的作用和功能。延世大学经济系教授成太胤表示,“和过去以FTA为中心不同,现在要符合本国优先主义,通商问题更加复杂”,“需要能处理这些问题的组织”。

就组织的具体形态,各方存在意见分歧。成教授称,“‘经济部门统管、外交部协作’的形态是可取的”。相反,韩国经济研究院院长权泰信则表示,“如果依然是产业部里的组织,将来通商还是会被排在产业开发、能源等之后,成为第二类业务”,“通商应当交给外交部并建成部长级的组织”。也有人主张设立独立的通商机构。高丽大学国际研究生院教授朴成勋表示,“应当设立独立的机构并任命协商能力强的通商专家为领导”。

不管何种形态的改编都不应仅仅是物理上的统合,切不可再重蹈“同一屋檐下两家人”的覆辙。国家未来研究院理事长金广斗表示,“在通商交涉本部时期,外交和通商间就有一层隔膜,现在产业部也是一样”,“如果部门内部不能实现化学反应,改编组织将毫无用处”。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