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6月27日 (星期一)
韩国的影响力不及越南?
상태바
韩国的影响力不及越南?
  • 金玄基 华盛顿总局长
  • 上传 2017.01.24 14:02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952人。这是特朗普就职仪式当日参加其就职仪式的1000人中白人的人数。这是怎样统计出来的呢?

“8年前奥巴马就职之时,凌晨6点从下地铁到走出车站就花了1小时40分钟。”因为周围人都认为特朗普就任仪式也会极为拥挤,因此前一天笔者在华盛顿办公室里蜷缩着睡了一夜。而1月20日,笔者到达举行就职仪式的议事堂前的时间是早上7点30分。很冷清,笔者心想是不是被骗了。更令人吃惊的是会场的“颜色”,白人最多。笔者重新返回议事堂前的“国会大厦南”地铁站,因为我对区分前往会场的1000人的人种一事产生了兴趣。这项工程做起来比预想的要简单得多。只有2名黑人,68名亚洲人,还有看起来像是西班牙裔的15人。其实我更在意的不是为什么白人那么多,也不是为什么黑人和西班牙裔那么少,而是前往就任仪式的亚洲人为何正好符合人口比例(5.6%)。答案实际上在前一天晚上便已揭晓。

1月19日晚上,华盛顿五月花(Mayflower)酒店内举办了“支持特朗普的亚裔”非公开聚会。韩裔、华裔、印裔、菲律宾裔、日裔等大约500名人士聚在了一起。在美国有一定能力的政客或企业家等走上台,展现本国在美国国内的力量。可能是因为韩裔人士大多支持希拉里,因此在场能看到的韩裔人士很少。

我询问了坐在我身边的一位50多岁的印度人,“在美国内的印裔支持特朗普吗?”他笑了一下说“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我给两个人提供了相同额数的赞助金”。换言之,没有倾向于任何一方。对面40多岁的华裔律师说,“当然了,看看那些在美国很有势力的犹太人,想得非常周全,所以中国也这样做了”。

是的,除了韩国,大多数亚裔都做了明智的选择。因此,和人口比例几乎相同的亚裔人士参加就职仪式也并非偶然。

在就职仪式的第二天,由共和党主办的亚裔活动中主要也是印裔、华裔人士参加。美国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罗伊塞说出“妮基•海利(Nikki Haley,候任常驻联合国代表)的印度”时,得到了印裔的热烈响应。当说出“赵小兰部长(候任交通部长)的台湾”的时候,也得到了在场台湾裔的响应。然而在场的韩裔只能在角落里安静地鼓掌,因为没有一名值得热烈响应的部长、大使或是国会议员。

在美韩裔约有200万人,和印裔、华裔及越南裔的在美人数几乎一样。但是在国会议员中,印裔5人,日裔4人,华裔3人,越南裔、菲律宾裔、泰国裔各有1人,但没有韩裔,在金昌准之后处于青黄不接的阶段。虽然韩裔自豪地声称自己在经济和教育界比起其他亚裔厉害,但是在政治影响力上还不及越南裔。上一次上参众议院选举时,别说当选的候选人,连出马的候选人都没有。不仅是没有政客,甚至没有一位在政界具有强大影响力的“明星”。

Ado Machida,他是担任特朗普职务接管委员会幕后势力是日裔人士。他是曾经在艾金·岗波(Akin Gump)律师事务所工作的院外活动人员。他从2007年开始作为日裔游说公司“the改善”的会长身份进行活动,是负责总管构建通商、能源、限制改革等14个领域的政策蓝图的最大实权人物。问题是他随时都在秘密地与日本大使馆及大企业的负责人举行战略会议。会议上谈论了什么,不用看都知道。他还在日本政府最敏感的国防安保部门接管委员会负责人的位置安排了自己的日裔后辈。当然,连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和伊万卡·库什纳夫妇的第一条纽带也是他。

公共外交的落脚点是让更多的人站在韩国一方,这当然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要培养韩裔,善用韩裔。但是对于韩国来说,并没有耐心培养像金昌准一样的人。相互之间说闲话,这是韩国人的一个顽疾。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