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3月03日 (周日)
韩国应摆脱现有的出口体制
상태바
韩国应摆脱现有的出口体制
  • 申承官(音) 韩国贸易协会 国际贸易研究院院长
  • 上传 2017.01.23 15:28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去年,韩国出口自1958年后首次持续两年呈现负增长,可谓是度过了极为艰难的一年。而今年潜伏着使全球贸易规模出现萎缩的众多不确定因素,包括在唐纳德·特朗普政府的贸易保护政策下,中美两国间极有可能出现贸易纠纷;英国脱欧后的去向等。

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以后,随着中印两国投身于全球市场以及全球化带来的国际分工结构扩大,世界贸易迎来一片繁荣。但金融危机后,随着世界市场的低增长基调,世界贸易也一样处于停滞状态。加之,物联网(IoT)等第4次工业革命技术带来的制造业革新缩短了全球价值链,从而很可能致使贸易规模缩水。在这样一个时代大家都在苦于寻找全新增长动力。

在这一全新形式下,改变出口质要比改变出口量更为重要。也就是说,最重要的是在同样的出口规模下,如何在国内创造出更多的附加价值。韩国出口附加价值率为58%,与超过80%的日美和达到75%的德国相比还很低。附加价值低是因为韩国资源不足,原材料只能依靠进口。核心材料和附件的海外依存度还很高,消费品和服务业的竞争力较低。

即使从现在开始,也应让韩国的出口结构以高附加价值为中心成熟起来,但最重要的是提高主要出口产业的竞争力。半导体、手机、汽车等主要出口产品一直以稳固的制造业为基础引导韩国出口产业,但最近因与中国技术差距缩短,韩国在世界市场的占有率下降,竞争力正在减弱。标准化的商品生产、通用中间材料的出口已成为红海,要抵挡欠发达国家的追击并非易事。因此,应该通过嫁接核心技术、结合制造和服务业来开发多样的商业模式,通过创造性的想法来快速确保不易模仿的制造业竞争力。

同时应该增加高档消费品的出口比重。现在韩国的出口中,消费品所占的比重不到12.4%,远不及德国(27.1%)、美国(17.1%)、日本(18.7%)等发达国家。随着世界经济发展停滞,全球工业链的成熟,中间产品交易所受影响最大。相反,随着以中国、印度等新兴国家为中心的中产阶级爆发式的增长,跨境电商的扩大,消费品的贸易规模更加扩大。即使在去年出口大幅萧条之时,化妆品、药品、食品等5大消费品的出口仍表现出13.6%的增加趋势。因此,以正从亚洲扩散至中南美的韩流所组成的对韩文化的共鸣为基础,开发出体现韩国人独特的感性和创意的高级消费品,从而扩大消费品的出口,这是能够提高韩国出口附加值的一种方案。

不仅是制造业,确保服务业的出口竞争力也是当务之急。服务业有助于创造就业机会和提高内需经济活力,由于世界服务贸易持续增长,服务业出口成长的潜力很大。特别是随着数字经济的扩散,除商品外,文化内容、数据等无形财富和服务的交易呈现出增加趋势,因此有必要努力在服务领域找到出口的新动力。为此,要消除降低服务业竞争力的不必要规定限制,同时不仅要扩大吸引游客、搞活会奖旅游和医疗观光等从外引进韩国的需求,还因扩大具备全球竞争基础的服务产业的海外市场进军范围。

最后想要强调的是,创造有利于企业的环境,吸引韩国企业在国内进行更多的投资,并让海外国际企业聚集到韩国,从而使更多附加价值能留在韩国。特朗普总统对走出美国的企业打出了“税金炸弹”的一极端牌,与之相反,对在美国国内创出就业机会的企业破例下调法人税,从而促进美国企业“回岸”。德国、日本等发达国家也走在前列,通过革新制造业、下调法人税、放宽限制等改善企业环境的措施,来召回进军海外的企业。相反,韩国是怎样的呢?许多企业内部积累资金而拒绝投资,这不能仅怪罪于企业家们缺乏敢于冒险的精神。

被誉为日本经营之神的京瓷创始人稻盛和夫曾说“如果危机来临就高兴吧”,混沌和停滞的时代反倒是能通过大胆的革新创造出新价值的绝好机会。从长远来看,现在企业应该提高出口本身的竞争力;政府应创造出有利于企业的环境,集中力量创出新价值。

◆ 外部撰稿人所写文章不代表本报立场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