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2月24日 (周六)
“自我复位”韩国经济的唯一出路
상태바
“自我复位”韩国经济的唯一出路
  • 朴真奭 记者
  • 上传 2017.01.03 17:39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1997年11月16日下午,在由泰国飞往金浦机场的飞机上,一外国中年男性与普通乘客一同从飞机舷梯上慢慢地走了下来。他在办理完入境手续后,与前来迎接他的一名韩国男性一同乘坐轿车离开了机场。当时没有一个人认出他,然而仅仅一周他的大名对于所有韩国人来说都是如雷贯耳。他就是米歇尔•康德苏(Michel Camdessus),时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

经济危机的代名词“IMF”就这样在20年前亚洲金融危机最严峻的时刻来到了我们的身边,并且像海啸一样横扫了韩国国民。在很长时间以来,没有经历过任何危机,蒸蒸日上的韩国经济当时遇到了极其严峻的考验。11月21日,康德苏秘密访韩5天后,韩国政府向IMF申请了救助贷款。

当时韩国外汇危机不可避免的原因是什么呢?金大中政府首任财政经济部部长、指挥“IMF体系”初期克服危机工作的李揆成前部长在《韩国奇迹4:度过外汇危机》一书中提出了一下四大原因。即:韩国经济和企业结构脆弱、在无准备的情况下扩大对外开放、从海外过度借入短期贷款、以亚洲货币危机为代表的国际金融体制动荡不安。

最大的问题还是结构的脆弱。当时,韩国经济和企业在30年高速增长下所累积的积弊已处于爆发前夕。企业沉醉于成长的甘泉,用借来的款项不遗余力地追求多领域、表面化的增长。过剩、重复投资成为常态,财务结构无比脆弱。1997年制造企业的负债率平均达到396%。李揆成前部长表示:“官商勾结的普遍化导致‘大企业屹立不倒’和‘银行不败’等错误的思想蔓延。在不符合国际标准的情况下,经济脆弱性彻底地暴露了出来。”

“IMF体系”是冷酷而辛酸的。在满足IMF高强度结构调整要求的过程中,企业和银行纷纷倒闭,上班族们被淘汰而走上街头。1997年这一年内倒闭的企业共有1.7万多家,其中包括8家30强企业。曾经可以轻易超过7%至8%的经济增长率在1998年跌至-5.5%。同和银行等5家银行退出,第一银行和外换银行被卖给外国基金。失业者增加,青年无法就业,大家焦急万分。1992年2月失业率为8.8%,青年失业率为14.5%。

但是,“危机”的另一个名字叫做“机遇”。亚洲金融危机也创造了官民团结在一起,共同克服危机的胜利历史。总统亲自主持经济政策调整会议,成为克服危机的总指挥,国民们的“献金运动”震惊了全世界。经济指标和数据在最短的时间内得到了恢复。韩国在2001年8月偿还了全部借款,结束了IMF,所用时间远快于预期。

在这个过程中获得的最大礼物就是韩国经济的结构调整和体质改善。尽管靠的是他人的意志,但在亚洲金融危机期间进行的一系列改革将韩国经济完全复位。正因为如此,韩国经济获得了更上一层楼的养分。康德苏总裁所说的“亚洲金融危机是伪装的祝福”也是这个意思。

但这一情况并没有得到延续。在结束亚洲金融危机时,经济领域的领军人陈稔前副总理兼财经部部长表示:“改变系统或体质并不是一蹴而就的事,而是持续不断进行才有意义”,“亚洲金融危机以后,在面向长期结构调整体制的目标下,整顿了法律和机制,但以后似乎没有切实予以履行”。

长期结构调整失败的结果就是20年后现在的韩国经济。“祝福”不复存在,情况相当严峻。随着低增长趋于长期化,经济增长率连续4个季度停留在百分之零点几,今年死守在百分之二点几,依旧令人担心。青年失业率是自亚洲金融危机之后达到最高值,企业的增长停滞比亚洲金融危机时更严重。出口时隔6年跌至5000亿美元以下,内需也遭遇“消费悬崖”。超过1300万亿韩元的家庭负债与美联储上调利率时期相重叠,形成极大负担。此外,受弹劾总统一事的影响,大家甚至羞于提及“领导力”一词。在这种情况下,有不少人担心经济危机将卷土重来。

国家未来研究院金光斗院长分析称:“与20年前相比,现在的情况变得更糟糕了。”金光斗院长表示,“当时是外汇流动性问题,现在则是由于世界性的产能过剩和供给过剩而导致的需求减少,企业利润下降,形成恶性循环”,“韩国现在还有家庭负债问题,今年实在令人担忧”。

韩国经济想要重新复位的话该怎么做呢?首尔大学社会福祉学科安祥薰教授表示,“朴槿惠政府抱有解决时代性课题意志提出了低出生率政策、老龄化政策、福祉国家转型政策、经济民主化等,现在已全部作废”,“新政府需要准备新的框架,重新开始”。陈稔前副总理表示,“金融危机中学到的最大教训是‘在适当的时候我们自己还没有变化的话就只能遭遇变化’”,“以沟通和关怀的领导力为基础,通过选择和集中,清晰明了地整理需要解决的问题后再重新开始”。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