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3月24日 (星期五)
2017年韩国经济将游离于绝望与希望之间
상태바
2017年韩国经济将游离于绝望与希望之间
  • 金光起 报纸制作负责人 经济研究所所长
  • 上传 2016.12.22 16:26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2017年(丁酉年)韩国经济的前景是黑云密布。国内外经济预测机构预测的韩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预期值集中在2.1-2.5%,估计会比今年(预估数字为2.6-2.7%)更加艰难。从近几年实际增长率均低于预测值的情况来看,最终增长率很可能滑至2%以下。若经济萎靡不振,最先受苦的是韩国国民。因此,即使政局混乱,政府与朝野政要也要把民生放在首要位置。

朴槿惠政府白白浪费了过去四年的黄金时间,这是我们经济发展上的彻骨之痛。以进行四大领域的结构改革和打造风投创业生态体系为口号的创造经济规划本来无可厚非,但正如崔顺实干政事件所暴露的那样,朴槿惠政府既无力也无心来落实这一规划,虚度光阴的代价就是混沌黯淡的未来。韩国经济就在这种患有慢性疾病的虚弱体质上连一件御寒服都没披的情景之下迎来了严寒隆冬。

尤其严重的是,明年随着民间消费的萎缩,国内经济也将由此进入冰河期。曾经作为内需支柱的楼市走弱系主因。建筑工地上的工作岗位减少、现有住房交易量下滑,房产中介、搬家、房屋修缮等需求也将萎缩,《金英兰法》的颁布施行也会对内需产生不良影响,这将把餐饮、零售等个体户的生活推向更加艰难的境地。

另外一个值得注意的事实是从明年开始具有劳动力人口(15-64岁)将开始减少。就像过去在日本已得到证实的那样,若高龄高收入者离开工作岗位,会使消费大大萎缩,即出现所谓“消费悬崖”现象,这是因为人们攒的钱再多也对晚年生活存有后顾之忧。老龄人口空出来的工作岗位若由年轻人来填满当然是个好事,但这在现实上却做不到。有很多的企业宁愿工作人员数减少,也不愿再录用新人。

如此一来,就需要针对受到内需萎缩直接影响的民生经济开一剂特别的药方。政府应根据轻重缓急,首先投入预算来扩充社会保障网络。也就是说,政府应对因突然失业或停业导致生计堪忧的低收入阶层直接施以援手。对于无望还清债务的人们延长其偿债期限,还应对他们实施转行就业的职业培训。

韩国央行最好尽量推迟加息,以免引爆超过1300万亿韩元的家庭债务的雷管。政府应在执行《金英兰法》上具备一些灵活性,对餐饮招待、赠送礼品的上限予以一定程度的放宽。劳资双方应通力合作,尽最大努力去“分享工作”,企业应在裁员方面保持克制,工人们应在加薪要求上做出让步等。

这样一来,在挺过上半年后到了夏季新政府就会成立。新政府应集聚国民曾在广场上迸发出的能量,对国家体系进行根本性的改革,务必实现劳资政三方大妥协。若能成真,则必能成功克服朴槿惠政府的施政失败,将危机转化为机遇,令韩国经济更上一层楼。

我们从今年广场上的热情看到了大韩民国的希望,目睹了想切断腐败与违法乱纪的环节、创造公正公平社会的愿望是多么热切,也恢复了若能团结一心就必能引领变化的自信,同时也印证了互信和合作的“社会资本”比想象的更为充裕这一事实。政界如果无视国民这样的能量必定会招致大祸。财阀和贵族工会等既得权益阶层也是一样。

如果能建立包容性经济体系,在实现增长与福祉协调发展的同时,赋予国民公平的机会,则经济也必将再次实现增长,工作岗位也将会增多。在三十年前的1987年,民主化运动的热情使我们的经济跃上了一个新台阶,街上的学生们做大了企业、开拓了世界市场。然而,政治上的落后性和两极化的加剧暴露了1987年体制上的局限性。韩国国民特别是年轻人在热切期盼着能够克服这一局限性的新体制的诞生。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