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2月07日 (周二)
韩国朝野应展开跨党派合作 共同应对外交安保问题
상태바
韩国朝野应展开跨党派合作 共同应对外交安保问题
  • 芮荣俊 驻北京总局长
  • 上传 2016.12.17 11:18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一到年末,就会有许多这样或那样的活动需要参加,而且总是被问及同样的问题,这也算是一件苦差事。前天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新年招待会”也是一样(相当于韩国国政宣传处的该机构在12月提前举办了新年招待会),在会上遇见的中国官员和驻京外国记者无一例外地均问道“谁比较有望成为下届韩国领导人”,连朝鲜《劳动新闻》和朝鲜中央通讯社记者也问道“谁将接替朴(槿惠)同志”。有的中国人还会提出一些很露骨的问题。如:“在目前热门的总统候选人中,有谁反对末段高空区域防御(THAAD·萨德)系统?”“部署萨德决定是否会根据选举结果而被推翻?”这些问题中,没有一个能够在现在给出答案。只能说一切都处在“迷雾之中”,很难预测。

而在太平洋对岸的美国,也被茫茫雾气所笼罩着。这是由于难以预测美国侯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会出台何种对外政策,因此存在很大的变数迷雾重重。但凡稍微漏出一点暴风雨的迹象,北京这边就立刻炸开了锅。特朗普与台湾领导人蔡英文的通话最终使得中方表示将会把“一个中国”原则提到谈判桌上。中国曾悠闲地看着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亲自拜访特朗普,但现在中国也无法再袖手旁观了。中国国务委员(副总理级)杨洁篪紧急到访纽约,与被提名为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的迈克尔·弗林举行会晤。这算是所谓的一种试探。但问题在于涉及美中两国以外国家和地区的事情。如朝核问题。特朗普将台湾问题看作是能与中国就此类遗留问题进行协商的砝码。在介入韩国战争的同时,美国还将航空母舰战团派遣至台湾海峡。从此以后,台湾地区问题便常常成为与韩半岛问题存在着直接或间接联系的一大变数。

从现在起的6个月乃至一年间,将是特朗普新政府对外政策框架的形成期。而美中关系因此产生的涟漪也将使得韩半岛周边环境产生连锁反应。16年前,乔治·W·布什政府称前任总统的政策为ABC(Anything But Clinton)并全部推翻,而特朗普也可能依本画葫芦地走上ABO(Anything But Obama)路线。如此一来,对朝战略也会有所变化。

特朗普制定对外政策的这一短暂时间正是韩美展开外交沟通的“黄金时期”。然而韩国却正处于领导层的空白,缺乏外交主帅,因此连特朗普阵营也不知道应该与韩国的何人进行协商;而将这所有事项交由黄教安代理总统又存在先天的局限性。这也是为何朝野至少应在外交安保遗留问题上团结一致,进行跨党合作的原因所在。比起治理内政,在外交治理方面更加需要朝野通力合作,从错失黄金救援时间的世越号沉船事故所得出的教训不应再被遗忘。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