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的美国】特朗普政策方向激进多变 以美国国家利益为先
상태바
【特朗普的美国】特朗普政策方向激进多变 以美国国家利益为先
  • 李素雅 李昌均 记者
  • 上传 2016.11.11 16:53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人们不禁感到困惑,当选第45届美国总统的唐纳德·特朗普是个新自由主义者吗?

答案看起来似是而非。特朗普所追求的大规模减税和放宽金融、环境相关规定很符合新自由主义源头——古典经济学的思潮,认为只有尊重市场规律,才能为企业营造良好的环境,从而有利于家庭的发展。

另一方面,他又主张在政府主导下进行1万亿美元(约合1150万亿韩元)的大规模基础设施投资。特朗普强调,基础设施投资“可以带来罗斯福新政以来最大规模的经济繁荣”。这属于违反古典经济学自由主义理论的典型凯恩斯主义思维。从近乎右翼民粹主义的限制移民到废除跨环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对自由贸易协定(FTA)重新协商等,他的一系列保护贸易主张同样正面违反了追求人员和物资自由移动的共和党自由主义基调。因此,即使在美国内部,也有人对特朗普的经济政策做出了完全相反的解读。一部分人立足于他减税和消除规定的政策主张,认为特朗普将展开象征新自由主义的“里根式经济政策”,另一部分人则关注到他主张政府主导大规模投资的情况,认为特朗普将开启象征大政府主义的“凯恩斯时代”。

韩国国家未来研究院院长金广斗表示“在外界看来,特朗普的经济政策似乎有些摇摆不定,但在美国人眼中,这些政策都旨在刺激美国经济,并非一无是处”。

应该如何解读特朗普呢?我们可以从他以往的经商风格中找到一些头绪。身为一个成功的商人,特朗普表现出了冷静的现实主义作派。他在1971年继承家业之后,一直喜欢用“制造话题”的方式吸引投资者的眼球。凭借金色装饰和室内人工瀑布引发热议,并一举成为纽约著名景点的“特朗普大厦”就是一个典型例子。

特朗普在9年前接受韩国国内某媒体采访时曾表示“投资的时候应该设法引起周围人的热议,若想做到这一点,就需要在别人问起 ‘为什么要投资这种地方’的时候,给出一个像样的理由”。他说“投机者只会考虑地价可以升值到何种程度,但真正有意义的投资是要不断思考如何提高土地价值”。为了提高房产价值,他所选择的战略便是制造话题。因此有人指出,他在本届大选中发表的各种震撼言论很可能也是经过“精心计算与安排的表演”。也就是说,他把自己当作一种投资商品,把选民当作投资者,认为越是通过贬低移民等激进言论吸引话题,就越是可以得到那些早已对政治圈所强调的“政治正确(political correctness)”感到幻灭的选民支持,从而提高“地价(当选概率)”。

现代经济研究院首席研究委员李章均(音)说“比起希拉里·克林顿,特朗普在 ‘选择与集中’这个问题上做得更好。他很好地掌握了在过去八年感到自己被奥巴马政府和民主党政策忽视了的底层白人(白人劳动者)的心理”,“他通过一种噪音营销的方式,加上深得这一阶层民心的选举承诺,最终赢得了竞选”。

特朗普还积极利用了媒体的力量。韩国海洋战略研究所高级研究委员李春根(音)说“特朗普的本质是个精于交易的资本主义者”,“都说媒体嘲笑了特朗普,事实上,是特朗普反过来驾驭利用了媒体”。

特朗普曾在1987年出版的回忆录《交易的艺术(Trump The Art of the Deal)》中写道“经验让我认识到,越是好的素材,就越会得到媒体的大书特书。得益于特立独行的处事风格和不惧怕引起争议的性格,我年轻时候就开始在商业领域崭露头角。当时媒体因为没能对我进行报道而心急如焚……”。他还从2004年开始在NBC主持真人秀节目《名人学徒》,成为了全美热议的对象。

“代价”是贯穿“交易大师”特朗普的一个关键词。这也是他多次发表“美国为最富有的国家日本提供防御保护,却没有得到任何相应代价,这一点经常受人嘲笑”(1987年在《纽约时报》发表文章的内容),“作为战争胜利的代价,美国应该在伊拉克收购油田,还应该要求韩国支付美国为其提供保护的代价”(2011年4月在支持者聚会上的发言)等言论的原因所在。他甚至还曾在访韩过程中谈到过“代价”一词。专业房产投资企业“Glostar”的金秀京(音)社长在2007年投资钟路Center1大厦时与特朗普有过一面之缘。金社长回忆说“当时特朗普主张,若要使用自己的名字,就必须支付相应代价,并提出了过分的股权要求,最终谈判破裂”。

皮特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首席副所长马尔克斯·诺兰德11月10日在世界经济研究院早餐演讲中谈到当选总统的特朗普,他说“特朗普将所有问题都视为一种交易”,“他将会按照与全世界进行交易的逻辑展开政策”。他预测“特朗普曾在竞选时期说过杀死金正恩就可以解决朝核问题之类的话,可见他有可能展开过激政策,但另一方面,他也可能与金正恩坐在一起吃着汉堡进行交易”。

LG经济研究院研究委员金亨柱(音)表示“特朗普不同于美国传统的政治精英群体,不会对自己出尔反尔的言论感到压力,也不重视政治理念和信义”,“作为一个有能力的成功商人,他会与现实(议会)妥协,通过交易(deal)对一部分承诺进行坚持,同时取消另一部分承诺。因此,应该抱着对待一个‘犯规拳击手’的心态看待特朗普政府”。仅是在政治倾向上,特朗普就已经表现出随机应变的灵活姿态。他曾加入共和党(1987~1999年)党籍,后来又加入过改革党(1999~2001年)和民主党(2001~2009年),接着在2009年回到共和党,后来经历退党后,又于2012年重新加入了共和党。

仁荷大学对外副校长郑仁教(政治学系教授)说“特朗普的所有政策都不是基于政治理念,而是基于政治利益作出的决定”,“如果一定要对他的经济政策基调给出一个定义,那就是‘美国国家利益优先主义’”。现在美国议会的参众两院均由共和党掌握,考虑到美国议会对政府的强大制约力量,不少观点认为,未来特朗普的经济政策将会在与共和党妥协过程中变得逐渐“现实化”。李章均委员说“当选总统之后,特朗普的立场将与竞选时期有所不同”,预测特朗普不大可能兑现对韩美FTA重新谈判等不现实的竞选承诺。但他补充说“虽然特朗普提出的经济基调一直变来变去,令人琢磨不透,但其中‘本国优先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的大方向一直没有变化,韩国政府应对此做好相应的准备”。

面对精于交易的“犯规拳击手”特朗普,预计以后每当他的现实主义和民粹主义政策出现交错混合,市场最忌讳的不确定性就会蠢蠢欲动。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