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3月05日 (周二)
“政治门外汉”特朗普成功入主白宫
상태바
“政治门外汉”特朗普成功入主白宫
  • 金永熙 国际问题大记者
  • 上传 2016.11.10 14:12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人们一直担心的“11月的冷门”、大逆转事件终于发生了。象希特勒一样的群众煽动家、公然进行种族歧视的唐纳德·特朗普当选为美国总统。这是愤怒的时代精神和贫穷白人感到失落和渴望变革的结果。希拉里·克林顿的落败令人震惊。对特朗普政府的孤立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心存忧虑的人们一片惊谔;美国的保守阶层则对特朗普的当选欣喜若狂,称他是前总统罗纳德·里根之后的偶像。被称作美国历史上最龌龊的这场竞选运动暴露了美国民主体制似乎已遇到无可救药的危机。换言之,美国的民主主义为何竟发展到了如此地步?在民主党预选中伯尼·桑德斯说过,“美国民主制度正因超富有阶层的影响而受到破坏”。

在美国国内政治中,“PC(Political Correctness)”运动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直译过来就是“政治正确性”,即反对引发或鼓吹种族歧视、宗教歧视、性别歧视行为的社会运动。白人保守阶层对“PC”很是反感,认为这一运动反过来使他们受到了歧视。看透了这一点的特朗普在今年6月公开宣布“我拒绝政治正确”,从而赢得了白人保守阶层的喝彩。

得到基督教原教旨主义者以及共和党右翼“茶党”势力支持的特朗普与合理的自由主义者希拉里的对决使美国社会分裂为左右两派,这一伤口将为今后的美国政治埋下了重大隐患。因此,特朗普在胜选演说中强调了美国人的团结与重建,称“国家利益为先”。杰布·布什在早期预选中的败北已经预示了华盛顿精英政治的终结,选举结果没有背离这一预示。最令人担心的是,作为德裔移民第三代的特朗普在企图将美国第一主义、白人优越主义、排斥伊斯兰主义等主张在现实政策中体现出来时,这可能会导致基督教与伊斯兰教之间的宗教战争、美国与盟国在分担防务费问题上的矛盾。

可能是意识到了世界震惊不已,特朗普在胜选演讲中表示,他对外政策追求的是伙伴关系,而不是敌对关系,对此我们还要试目以待。俄罗斯与中国对特朗普的当选寄予厚望。尽管特朗普曾公开承诺要对中国商品征收高关税以解决贸易逆差问题,但他的东亚政策却受到了中国的欢迎。特朗普主张将南海、东海领土争端问题交由日本负责,威胁称如果韩国和日本不承担美国驻军的防务费用,则可能撤回美军。中国的期待是,即使达不到撤走美军的地步,那至少也能削弱韩美同盟和日美同盟。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大选期间与特朗普互表赞赏,这预示着美俄之间将加强合作。普京吹捧特朗普是一个才华横溢的聪明男人,特朗普则回应称将与普京携手发展。

特朗普将封锁伊斯兰分子作为外交、军事战略的重点,对乔治·W·布什政府的反恐战争大加嘲讽,同时他还大放厥词,称可能开展与伊斯兰教的宗教战争。特朗普牌外交政策的真实面目可能最先在中东显露出来。特朗普认为,美国误以为可使中东实现民主化的这一误判导致在中东出现力量“真空”,而这一“真空”正在由伊斯兰国(IS)来填补。特朗普政府的美俄两国战略合作可能先始于叙利亚政策。

特朗普既无知,又鲁莽,并且像金正恩一样令人难以捉摸,但其洞察力非常出色。他在竞选期间曾有一次暗示可容忍韩国和日本的核武装,但在4月27日于华盛顿举行的唯一一次外交政策演讲中却避而不谈,略过了这一问题。特朗普和金正恩的风格有相似之处,因此在核与导弹开发等朝美关系上,或许能够找到突破口,这一期待并非不切实际。特朗普的对朝政策基调是推动中国来清除金正恩,然而他也说过有意与金正恩举行首脑会谈。

特朗普的东亚和韩半岛政策仍是迷雾重重。韩美两国将因分摊防卫费问题产生巨大矛盾。特朗普政府的外交安保班子搭建起来后,立即动用所有渠道让特朗普“改邪归正”是特朗普时代来临后韩国外交的至高使命。现在也有很多韩国人为“崔顺实门”而怒火中烧。开启特朗普时代的愤怒的革命力量或在2017年韩国总统大选中有所体现。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