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08日 (周四)
【中国透视】 韩中关系因美中在战略上互不信任而风雨飘摇
상태바
【中国透视】 韩中关系因美中在战略上互不信任而风雨飘摇
  • 金韩权 国立外交院教授
  • 上传 2016.11.02 18:11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韩中两国在“反对朝核”的原则上存在共识,那么双方缘何在“对朝制裁”等为消除朝核危机而采取的具体措施上一直存在分歧呢?因为双方看待朝核问题的立场不同。韩国站在韩半岛层面看待朝核问题,而中国则倾向于从中美两国在整个地球村展开的布局层面看待朝核与末段高空区域防御(THAAD,萨德)系统。在这种情况下,韩中自然不可能在解决朝核问题上达成共识。那么,我们还有其他方法吗?

朝核与萨德问题并非韩中两国之间的问题。除朝鲜之外,其中还牵扯了美国和中国这两个G2大国的复杂战略利益,如果不能准确认识到这一点,就无法找到解决问题的线索,不仅无助于寻找解决途径,还会徒增双方之间的误会,导致情况进一步恶化。

首先,我们有必要冷静考虑中国对韩国部署萨德的决定做出如此强烈抗议的原因。韩国认为决定部署萨德是面对朝核等重大安全威胁所作出的最低限度的自卫措施,因此认为中国的反应有些过分,并对中国感到颇为不满。

相反,中国则认为部署萨德是韩美同盟和美国在中国南海、东海和台湾海峡构建对华包围圈的一个部分。而中国的这种思考方式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了冷战后欧洲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北约)不断扩大和美国在欧洲构建导弹防御系统过程的影响。

冷战结束前后,俄罗斯的领导人一开始曾对美国在欧洲驻军以及北约的存在持肯定态度,承认美军与北约在维护欧洲和平与稳定方面的必要性。但由于北约的扩张威胁到了俄罗斯的安全利益,因此俄罗斯开始持反对立场。

但是,美国一直在寻求扩大北约的影响力的方法,并在1999年接受捷克、匈牙利和波兰为北约成员国,成功完成了第一次扩张。接下来,美国又在2004年将保加利亚和罗马尼亚等七个国家纳入北约,完成了第二次扩张。

2008年4月北约峰会上最终讨论了接受俄罗斯邻国格鲁吉亚(现在英文名为Georgia)和乌克兰成为北约成员国的议案。俄罗斯对此作出强烈抗议,将北约此举视为对俄罗斯的直接军事和安全威胁。最终俄罗斯在中国北京奥运会开幕当日即2008年8月8日对格鲁吉亚采取了武力进攻的强硬手段。

然而,不顾俄罗斯如此强烈的抗议,美国和北约依然在2009年接受阿尔巴尼亚和克罗地亚为成员国。2014年俄罗斯总统普京之所以在乌克兰清除亲俄领导人后直接下令派兵占领克里米亚半岛,与北约如此大张旗鼓扩大规模的举动不无相关。

除北约扩张之外,美国在欧洲构建反导(MD)系统的举动也是导致美俄之间出现另一场战略矛盾的主要因素。2002年美国宣布解除ABM条约(Anti-Ballistic Missile Treaty),在强化自身导弹防御能力的同时,还着力推动强化海外各地区美军基地的导弹防御能力。

对此,美国国防部2010年2月发布《弹道导弹防御评估报告》,计划在2011年至2020年的十年内分四阶段逐步构建欧洲导弹防御系统。由于俄罗斯的强烈反对,该计划仅进行到第三阶段,废除了第四阶段内容。但分析认为,美国通过报告书已经预告了在欧洲、中东和东亚各地根据地区特点构筑针对性导弹防御系统的计划。

美国这种在欧洲扩大北约组织并构筑导弹防御系统的行为导致中国的认识发生了极大变化。中国认为,美国在2010年左右正式启动的“重返亚洲”和“再平衡政策”等都是为了牵制中国崛起而扩大东亚版北约组织的布局。

因此,中国认为美国在日本和台湾安装早期预警雷达后,接着推动在韩国部署萨德,意味着美国主导的东亚导弹防御系统已经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2014年夏天韩国传出部署萨德的消息后,访问韩国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韩中首脑会谈上立刻谈到萨德问题,做出敏感反应,也是出自这一原因。

韩中关系因美中互不信任而风雨飘摇

中国在韩半岛问题上表现出的姿态便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了美中之间这种战略竞争的影响。因此,中国在对朝制裁问题上必然会表现得非常消极。中国认为,一旦强力制裁导致金正恩政权崩溃,韩半岛成立以韩国为中心的“统一韩国”,就意味着美国将以韩美同盟为基础掌控整个韩半岛地区。

在东北亚地区,牵制中国的美日同盟得到大幅强化。在这种情况下,如果韩半岛也被纳入美国的影响范围,对中国来说无疑是最坏的局面。因此,中国认为,与其为了无核化展开对朝制裁,不如“拥核金正恩政权”,因为对其进行管控,所以在战略上更加有利。

中国之所以主张同时开展“无核化与和平协定”谈判,试图将韩半岛问题转变到对话轨道,是因为中国认为目前的制裁局面有利于美国。中国认为美国并不是真正想要解决朝核问题,而是为了通过强力对朝施压强化韩美日的安全合作,同时将韩国纳入美国主导的导弹防御系统。

中国将制裁朝鲜与改善朝中关系分开对待,也是为了在与美国竞争的局面中对朝鲜进行有效的战略管理和利用。因此,只要中国对美国的战略不信任仍然存在,在朝核或萨德问题上就很难得到中国的协助。

韩国现在应将目光放眼到全世界

那么,韩国如何才能在目前的美中战略竞争结构下,发展有利于为韩半岛无核化与统一奠定基础的韩中关系呢?首先,韩国需要放弃对中国的“幻想”,正视美中的战略布局。也就是说,韩国也应该将目光放大到世界范围。

考虑到大国之间冷静且现实的利益权衡,韩国不能抱着单纯的幻想,认为中国会轻易抛弃朝鲜,站在韩国一方讨论朝核与半岛统一问题。另外,还应明确向中国传达韩国将在稳定的韩美同盟基础之上,发展韩中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国家政策,中国也应该放弃促使韩国脱离韩美同盟,或者使韩国至少在美中之间保持中立的“幻想”。

其次,韩国应设法降低朝鲜对中国的战略价值。中国虽然对金正恩体制感到不满,却依然对朝鲜进行战略包容,其中原因就是因为朝鲜作为美中之间的战略缓冲国家,对中国具有较大价值。

现在韩国有必要针对传统缓冲国家理论的争论焦点之一“中立国家与缓冲国家的差别”进行一番深入探讨。如果韩国能够在与美国保持同盟关系的情况下,发挥缓解美中矛盾的“和平战略性准缓冲国家”角色,就可以大大降低朝鲜作为缓冲国家对于中国的价值。

最终,为应对韩中之间可能出现的军事与安全纠纷,韩国必须设法在经济合作之,强化发展双边之间的社会文化与人员交流。这样一来,即便韩中关系的某个支柱受美中关系影响出现动摇,只要其他多个领域的交流合作系统能够稳定运转,韩中关系的整体框架仍不会遭到破坏。

◆金韩权

获美国康涅狄格州立大学政治学学士和行政学硕士学位,在美利坚大学获国际关系学博士学位,此后曾在中国清华大学与北京大学从事研究活动,后担任峨山政策研究院中国研究中心主任和地区研究中心主任,主要著作有《美中之间的韩国二元外交》(2015年)和《中国心结》(2014年,合著)等。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